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3章 我能买个爵位吗?(1/2)
    “算了吧,我还是把东西留在手里吧。

    ”

    金锋摇头拒绝了庆怀的提议。

    朝廷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吗?

    拿少了吃亏,还不如换玉佩,真要敢狮子大开口,那估计小命都要搭进去。

    至于去匠作府任职,金锋根本连思考都懒得思考一下。

    上辈子一直到死都在给别人打工,这辈子好不容易有机会自己当老板了,傻了才会再去上班。

    “先生想要什么,您只管说。

    ”

    庆怀还不死心:“就算我付不起先生的代价,也可以上奏朝廷,一定会让先生满意。

    ”

    “这个……”

    金锋想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如果我交上此法,可以换个爵位吗?最低的那种就行。

    ”

    成长在红旗下,又接受现代教育多年,除了除夕和清明祭祖,金锋从来没有跪过任何人,天生对封建时期的跪拜之礼非常反感。

    封建社会等级太森严了,作为平民没有任何权利,见个芝麻大点的官员就得下跪,还得自称草民。

    金锋勉强算是个读书人,庆怀也不太计较这些规矩,两人平时见面交流,金锋行个书生礼,自称一声小生,庆怀也不太在意。

    如果庆怀是个较真的,在大康礼法中,金锋这样的表现已经算得上不分尊卑,以下犯上了。

    这种感觉让金锋非常不爽,所以才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一旦成为贵族,哪怕是等级最低的男爵,也算是贵族了,除非见到皇帝皇后,必须要行跪拜之礼,见了其他人,哪怕对方是朝廷一品大员,只要不是贵族,就可以不用行大礼。

    当然,朝堂上的一品大员,基本上全是勋贵,而且是国公之类的顶流勋贵,见了还是要行礼的。

    不过只要弯个腰拱个手就行了,不用行跪拜之礼。

    至于皇帝,金锋觉得自己应该没有机会见到。

    炼铁之法虽然重要,但是如果能换个爵位的话,金锋愿意交上去。

    可惜,庆怀摇了摇头,说道:“大康承平三百余年,积累的勋贵太多了,所以先帝在三十年前就定下铁律,非军功者,不得授爵。

    这个条件我没办法答应,先生你换一个吧。

    ”

    “非军功者不得授爵?”

    金锋重复了一遍庆怀的话,问道:“那是不是说只要我立了军功,就可以换取爵位?”

    “道理没错,可是先生不是军人,如何立军功?”庆怀好奇问道。

    “我不是军人,可你是啊。

    ”金锋问道:“听张凉说,党项人的骑兵一直让侯爷苦恼不已,如果我帮侯爷打败党项人的骑兵,算不算军功?”

    庆怀闻言,霍的一声站了起来。

    冷兵器时代,骑兵就是陆地上的王者,是不可战胜的兵种。

    大康地处中原,不产良马,所以很难组建骑兵,陆战基本上全是步兵。

    兵器和作战方式也非常原始,面对骑兵唯一能做的就是简陋的拒马桩、盾牌、长枪方阵,一旦披着重甲的骑兵冲破长枪方阵,就是一台台绞肉机。

    非常不幸的是,大康的西边党项人和北边的契丹人,都是以放牧为生的民族,遍地都是骏马,组建一支骑兵队伍就像喝口水那么简单。

    所以这些年大康将士被党项和契丹的骑兵虐的很惨。

    几乎就是靠人命往上堆才挡住了对方。

    庆怀从十几岁就开始和党项人战斗,吃过太多骑兵的亏,听到金锋说可以对抗骑兵,如何能不激动?

    “先生有对抗骑兵的办法?”

    庆怀激动的眼睛都红了。

    “是有些想法。

    ”金锋点头。

    “愿闻其详。

    ”

    “骑兵防御高,冲击力强,想要对付骑兵,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杀死在近身之前。

    ”

    “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谁能挡得住披着重甲的战马?”

    “弩弓!”

    金锋说道:“侯爷,你看到的弩弓只是最简单的,我可以做出威力更大的,保证可以在两百步外射杀敌人的战马,甚至更远!”

    听到金锋这么说,庆怀不由苦笑了一下:“先生可能不知,军中已有这样的重弩,可惜数量太少,而且每射出一箭,都要三个力士重新上弦,等上好弦,敌人的骑兵已经冲到眼前了。

    ”

    “侯爷忘了我弩弓上的绞盘了吗?”

    金锋问道。

    庆怀一下子想到了金锋装在弩弓上的那个绞盘和箭匣,羞愧的直拍额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