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封先生的醋坛子(1/2)
    []

    兰花香?

    念念不忘的人?

    封祈雁拧紧眉头,能夹死蚊子。

    嘴里的香烟突然不香了。

    所以……常乐其实有喜欢的人了?

    还是……类似于白月光一样的存在?

    为什么常乐从没提起过,他也不知道,之前更是没有多想,这会儿才有些迟钝地反应过来。

    难怪常乐平时闲着没事干时挺喜欢打理院子里的花草,对于这些兰花更是上心,偶尔封祈雁看到时,都能撞见少年纯真的眼里布满了温柔。

    因为他念念不忘的人身上有兰花香,所以常乐也喜欢兰花,那么平时看着兰花是否会想起对方?眼里那些温柔……其实都是因为那个人么?

    李叔从房子里出来见他在院子里盯着兰花发呆,便笑盈盈地说:“这些花能长这么好,有不少功劳都来自于常乐呢,如今开得真是漂亮啊,靠近了都能闻到淡淡的香味,先生很喜欢吧?”

    封祈雁的脸更臭了,将嘴里快吸完的烟捻灭丢进垃圾桶里后,重新点了一支抽:“不喜欢。

    ”

    李叔:“……”

    李叔不明白他臭脸的点子,但还是笑道:“很多人也不喜欢,不过我还以为先生会喜欢。

    ”

    “怎么看出来我喜欢了?”封祈雁嘴里叼着烟靠在椅子上,依旧臭着脸,“我什么时候说过?”

    “……确实没说过,”李叔莫名觉得他今天似乎有点不开心,“之前常乐不是送过先生礼物么,是一瓶香水,虽然不是什么大牌子,但当时先生似乎挺高兴的,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兰花香呢。

    ”

    封祈雁:“……”

    哦,不说他还忘了,常乐送过他一次礼物,是一款小众牌子的香水,弥漫着淡淡的兰花香。

    妈的,这小家伙还真敢。

    亏他当时还忍不住窃喜,觉得这个对他如避蛇蝎的人终于有一点点心了,不会像个机器人一样看到他就只会打招呼了,还知道送他礼物了。

    “我当时还高兴了……”回忆起来封祈雁都有点恍惚,而后拧紧眉头,“操,我竟然还高兴了?”

    李叔:“……”

    封祈雁越想越生气,心里越是不对味。

    他摘下一朵兰花放到鼻子闻了闻,淡淡的清香,不会太浓烈,而后又皱眉把花丢地上走了。

    “不好闻,”他说,“这味道我不喜欢。

    ”

    李叔在身后有点懵:“啊,先生,你……”

    多年以前,你不是挺喜欢的么?

    “哎,”李叔轻轻叹气,“果然都是会变的。

    ”

    沉着一张臭脸的封祈雁回到楼上,站在常乐卧室前的廊道上徘徊,心情很糟糕,他没想到常乐第一次送他礼物,送的却是别人喜欢的东西?

    “妈的。

    ”封祈雁觉得自己都没这么憋屈过,平时别人送他礼物,不都是特意调查了解他的兴趣爱好,再花着大把钱给他送上最昂贵的礼物?

    常乐倒好,送别人喜欢的。

    封祈雁打开门来到床边,看着盖着被子软乎乎睡得正熟的人,依旧能从他脸上看出疲惫来。

    也是,被自己那样索要,怎么会不疲惫。

    不对,等等……

    如果常乐心里有其他喜欢的人,那么他们两人如今这是在干什么?常乐为什么还会与他……

    不对,不对。

    封祈雁想起来,不管是一个月前,还是如今,常乐只有在喝醉或者脑子不清醒时才会黏着他,与他撒娇与他接吻,并心甘情愿与他缠绵……

    如果常乐清醒时呢……还会愿意么?

    并且让封祈雁最复杂的是,在他们两人黏黏糊糊的暧昧亲密相处及沉浸在欲海里的放纵……

    从始至终,只有他自己是清醒的。

    封祈雁僵在原地,心里不上不下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也不知如何缓解。

    他弄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此时脑子混乱,也不知道常乐又是怎么想的,死要面子的他自然也不可能会在常乐清醒时询问他是怎么想的。

    太丢人了,不要脸耍流氓的人是他。

    常乐只是意识混乱……什么也分不清。

    是他自己,趁人之危。

    完了,好丢人,怎么办。

    常乐清醒后,他该怎么面对常乐?

    难不成要像上次一样,二话不说,趁着常乐还没清醒时,赶紧打包就走,出差一个月算了?

    封祈雁已经待不下去了,赶紧转身就走,手腕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抓住,把封祈雁给吓一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