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9章(1/1)
    很快,画桃就领着一个四、五岁跟小宝差不多大小的孩子走了进来。

    孩子生得单薄,细长的眼,皮肤苍白,像小鸡崽似的估计风吹就倒。

    男孩进门有些怯懦的看了眼上首的周薇钰。

    周薇钰却是把手里的佛珠往桌几上一扣,慈和地朝小孩子招了招手,“本宫的彰儿,快来母亲这里来。”

    “瞧着都瘦得快成骨头了。”谢庭彰走近,周薇钰就亲切地握住了他的双手拍了拍,心疼地看着他苍白几乎能看见皮肤下血管的小脸。

    看向齐静月,“你看看本宫的彰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吃过饭了。再这样去,本宫是真担心。”

    是真担心还是假担心,齐静月不在意!

    她来只是为了给这个叫彰儿的看病。

    顺利地看完病走人,今日长公主府之行就算圆满结束。

    齐静月听了周薇钰的话,起身行了个礼,走到谢庭彰面前半蹲下,“小公子,让我替你把脉可好?”

    齐静月的目光清澈明亮,谢庭彰原本对齐静月给他看病很抵触,但当眼神相对时,就自然听话的把手伸了出来。

    都说孩子最能分辨真情假意。

    齐静月伸出两指,扣住了谢庭彰手腕。

    少倾,她站起身,继续柔和的对谢庭彰道,“小公子,我想看看你的舌头,可不可以张嘴?”

    谢庭彰看了眼周薇钰,见周薇钰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谢庭彰抿了抿唇,就很乖巧的对齐静月张开了嘴。

    齐静月仔细观察片刻,又让人请来照顾谢庭彰的贴身侍女跟奶娘。问过之后,基本已经确定原因。

    齐静月对周薇钰道,“小公子得的是疱疹性咽峡炎,病因是病毒感染。”

    “病毒感染?”周薇钰不解。

    齐静月意识到自己说的现代名词,想了想道,“简单来讲就是不干净的东西,通过手口鼻进入到嘴里,从而引起的病。”

    “据奶娘说,小公子近日不仅有拒食,还有流涎等其他症状,这病并不复杂,我等下会给小公子施针,再配合着喝几副药,应该就能大好。”

    “如此,就有劳鬼医圣手了。”周薇钰淡淡点头,让奶娘抱起了谢庭彰。

    “长公主客气。”齐静月客套道。

    齐静月先开了方子,而后随着画桃,以及谢庭彰奶娘到隔壁偏殿替谢庭彰施针。

    瘦瘦软软的谢庭彰倚在微胖的奶娘怀里,显得更是小得可怜。

    谢庭彰在看到齐静月打开药箱拿出那套银针时,身体本能的瑟缩,继而将小脸埋在了奶娘怀里。

    齐静月瞧了,难得心生不忍。开口说道,“你不要怕,施针很快,只要施完针很快就能吃东西了。”

    “痛吗?”听了齐静月的话,谢庭彰把埋在奶娘胸口的头抬了起来,说了自齐静月见到他以来第一句话。

    怕痛恐怕是所有小孩子的天性。

    齐静月鼓励道,“有点痛没关系,咱们男孩子要勇敢,怕痛是懦夫的行为!”

    谢庭彰闪着他那双细长的眼,似懂非懂,但最后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不错!”齐静月表扬,开始施针。

    施第一针时,谢庭彰下意识想要躲,最后还是勇敢地没有动,两二针时明显比第一针放松。

    齐静月瞧着他的变化,嘴边笑容扩大。然而等到齐静月施第三针时,意外突然发生。

    原本好好的谢庭彰突然两眼翻白,身体抽搐很快就双眼紧闭。

    “小公子,你怎么了?这……这是怎么回事?”事出突然,抱着谢庭彰的奶娘率先反应过来,手足无措的求助。

    齐静月心中一凛,沉着脸,“你把小公子先给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