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11章(1/1)
    朱氏很是惊讶,看起来如此柔弱的姑娘,怎么这般残忍?

    不过她除了对莫云绾手段的惊讶之外,对陈大柱的死并没有多少难过。

    成亲时的感情,早在年复一年地家暴中消磨殆尽。

    这个男人借故打她离开,来到柴房,打得什么主意,她心知肚明。

    甚至,她还感觉到一丝高兴、解脱。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她一定睁大眼睛,死也不会再嫁给陈大柱。

    “哈哈,死了,真好!”

    朱氏最终没有按捺住,只是她脸上在笑,眼角却浸出了泪。

    齐静月理解不了她如此复杂的情绪,陈大柱已死,她就没有必要再理会。只是把朱氏捆了起来,重新带了回去。

    这边,齐景秀再见到齐静月,再也顾不得矜持,喊道:“齐静月快帮我松绑!”

    齐静月没有动,方才她不是忘记,而是有意晾一晾齐景秀。

    从几次打交道可以看出,齐景秀虽然蛮横,本质却并不坏。

    像她这种性格,一个人出门在外,身上带着大把金银,就是移动的菜牛。

    看在齐景言几次帮过她的份上,这个闲事她需要管上一管。

    “喂,齐静月你聋了吗?你有没有听见!”齐景秀生气,她都放下·身段了,齐静月竟然还敢不理她。

    “你是在叫我?”终于,齐静月回头。

    齐景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回道:“难道这里还有第二个人叫齐静月?你帮我把绳子解开。”

    “你是在求我?”齐静月好整以暇。

    “想得美,谁求你了!”齐景秀气急败坏,她怎么可能求齐静月,齐静月是她最讨厌的人。

    “不是,那就算了!”齐静月无所谓道,说完不再理会她。

    “喂……齐静月你什么意思。”齐景秀叫嚷,齐静月的态度令她抓狂。

    “没有什么意思,除非你求我,我就放开你。否则,一切免谈。”

    齐景秀气的胸口起伏,要她求齐静月这一点绝无可能,她可是定远候府大姐,平日里多少人争先恐后地向她示好!

    “好吵呀!”一直昏睡的乞丐坐了起来,困惑的环顾四周。

    当他的目光落在满地狼藉,以及死去的陈老汉身上时,跳了起来。

    “啊——杀人了!杀人了!”乞丐的尖叫出声。

    一个大男人声音能如此尖锐,也是极少见了,齐静月冷眼瞧着他把话说完,点了点头。“没错,死人了!”

    “你杀的吗?”乞丐害怕得后退。

    “没错,但这是一家黑店。”齐静月解释,等待乞丐接下来的回答。

    “那他们是劫匪?太可怕了,我好怕。”

    闻言乞丐瑟缩,寻找庇护地拉住齐静月的袖子,感激的道:“大善人,所以是救了我,你现在是我的救命恩人了?”

    大善人这个称呼,听起来怪怪的,齐静月从未想过做善人。

    当初请他吃饭,只是想在客栈里安插一个变数,万一出点纰漏,也不至那么被动。

    齐静月张口否认:“不是,我不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只是在救我自己。”

    “大善人,你就别否认了。我知道,像你这种大善人,都习惯做好事不留名。假如没有你,我肯定在劫难逃,所以你还是救了我,我一定要报答你。”

    乞丐真情意切。

    “不用。”齐静月拒绝,不习惯别人如此热情,何况跟这个乞丐还是第一次见,一个乞丐说要报答自己听起来也有点搞笑。

    所以齐静月没再答应他,径直将疼晕过去的陈二柱绑了起来,跟朱氏她们一起丢在角落里。

    最后只剩下陈三柱了。

    齐静月走到陈三柱面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