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6章 儒家,强不强?(1/2)
    看到眼前的选择,赵浪顿时露出一个笑容。

    他之前就遇到过这个选项,只可惜是和造纸术一起出现的。

    所以他没有选取。

    现在再次出现,他怎么可能放过。

    至于这个书法精通,也很不错,毕竟上辈子赵浪二十来岁的人了。

    字还是和鸡爪子爬的一样。

    但这和正楷字大全比起来,简直就不值一提。

    所以赵浪毫不犹豫的选了正楷字大全。

    “先生,我不想再写了。”

    赵浪咬咬牙说到。

    顿时,整个院子里的少年都看过来,一旁的赵歇也抬起了头。一秒记住

    孔甲这时候刚刚放下去的戒尺又抬了起来。

    他虽然是被人聘请过来的,但该有的原则,他一样都不会放松。

    更何况,在他心里,这里还是他和秦始皇的战场。

    “为何,你如果不说明缘由,我今天就要罚你打十下戒尺!”

    孔甲严厉的说到。

    “因为...我今日手有些不舒服。”

    赵浪压根儿就没有想和对方争论。

    因为和自己老爹不同,这些老儒生都是些有文化的大喷子!

    你要是和他争论,他分分钟能从上古说起,然后引经据典,把你说得一无是处。

    就喷人这方面来说,儒家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想想,别人可是发明了骂战,这个词。

    把骂人上升到战争的程度,还真有人被骂死过!

    所以,他只想完成任务,拿到奖励。

    孔甲这时候却冷哼一声,说到,

    “我今日就才看到你早上带着人翻墙,身手灵活的很。”

    “继续写!另外罚刻写竹简十卷!”

    听到惩罚,赵浪直接倒吸一口冷气。

    这几天他也试过在竹简上刻字,简直就不是人干的活。

    而且这么弄,任务也没法完成了。

    赵浪只能硬着头皮说到,

    “先生,这个字太难写了,我越写越想睡觉。”

    赵浪的话才说完,他身后就响起一阵笑声。

    赵浪顿时怒目看过去,想看看是哪个不识相的小子,敢笑话他。

    却发现是孔甲带过来的弟子,赵歇。

    孔甲也略微皱了下眉头,他正在教育赵浪,你这出声取笑,也不合适。

    赵歇的反应很快,脸色恢复严肃,站起来说到,

    “公子,你虽然是庄子的主人,先生也是被你请回来的。”

    “但求学之道,原本就艰难,但多少人想学而不得,你又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听到这话,孔甲也点了点头。

    赵浪其实也同意这说法,可现在情况不允许他投降。

    继续硬起头皮,

    “我不是不学,只是这个字比划太多,太过于繁杂,要是能简单点就好。”

    他才说完,孔甲就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又有人说到,

    “先生,我也觉得太难了,我学了好几天,现在连名字都还写不出来。”

    “要是字能简单一些,我们一定能学会。”

    赵浪回头一看,是去死。

    好小子,本公子平常没白疼你,知道这时候出来分担火力。

    其他少年也纷纷出声。

    孔甲一看,反而恢复了平静,然后说到,

    “你们都认为这字太过复杂了?”

    少年们几乎是齐齐点头。

    孔甲把戒尺一放,开口说到,

    “也罢,是我着急了,只想着你们年龄已大,让你们尽快学字。”

    “却没有好好给你们讲过字的起源,以及对我华夏的重要性。”

    “你等可知,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宇宙洪荒,人如刍狗...”

    赵浪一听,整个人都蔫了。

    果然,他最怕的来了。

    这老儒生居然从开天辟地开始讲起!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孔甲终于说到,

    “而后仓颉造字,天降异象,每一笔,每一画,都是费尽了前人心血。”

    “你们现在再看看,这字岂能简化?”

    院子里的少年们听完,都露出了郑重的神色。

    这时候就连最他的铁杆去死,都说到,

    “家主,先生说的很对,我们还是好好练字吧。”

    赵浪也痛苦的抓了下自己的头发。

    因为这老儒生讲的还挺对,文字是一个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