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64章 那与畜生何异?!(第2更)(1/2)
    第264章那与畜生何异?!

    公羊儒生,在儒家学派中,其实极为独特。

    遇到不平事,敢于挺身而出。

    但也有缺点,便是遇事一味的强硬应对。

    用赵浪上辈子的话来说。

    和愤青有些类似。

    但赵浪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少年活泼,青年愤怒,中年老成,老年淡泊。

    这是人的天性!

    相反看看,如果一个种族,没有那么一批愤怒的青年。

    那可以断言: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种族!m.

    只要把方向引导对了,就是一股热血的力量!

    所以,赵浪看着一个个面色倔强,想要他和苏辩论的公羊儒生。

    他没有被激怒,更没有在意其他儒生的目光。

    脸色反而露出了一个笑容。

    上次的辩论,因为他自己的激奋,也留下了一些不太好的尾巴。

    今天正好解决了。

    赵浪看着面前的公羊儒生,淡淡的问道,

    “你叫什么?”

    公羊儒生没有退缩,和赵浪对视,回到,

    “公羊敢。”

    赵浪怔了一下,这还是公羊派的正统传人!

    他很快回过神,说到,

    “你为何一定要我与苏辩论?”

    公羊敢不由的愣了一下,这理由他不是说了么?

    但还是回到,

    “公子浪,我等公羊儒生,有仇必报,如今怎么能不战而逃?”

    赵浪等的就是这一句话,看了看周围的公羊儒生,笑着问道,

    “你等也是这么想的?”

    这次不只是公羊儒生,其他儒生也都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大家平常可没少吃这些公羊儒生的亏。

    也尽量不和他们产生冲突。

    因为这群人,有仇必报!

    而且从上次赵浪的辩论之后,就越发的如此了。

    赵浪顿时对公羊敢笑着说到,

    “那我问你,我等和苏有何仇怨?”

    公羊敢再次愣了一下,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么?

    “就因为我等与他意见不同?”

    赵浪说着话,同时往苏一指,众人便齐齐朝他看过去。

    苏冷不丁的被这么一看,都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就有些恼怒的看向赵浪。

    你说就说,指我做什么?

    赵浪这时候继续说到,

    “如果就因为想法意见不同,我等同是儒家门人,也要视为仇敌。”

    “那我问你,天下人各有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只要不同,我等都要视为仇敌?”

    听到这话,所有的公羊儒生都是齐齐怔住。

    他们虽然无所畏惧,可是,谁也不会说,要与天下人为敌。

    要知道,公羊学派中,除了大复仇主义之外,还有大一统的思想。

    公羊敢听到这话,只是隐约的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皱着眉头说到,

    “可这大复仇,是我公羊儒生的根本所在。”

    没了复仇,还算什么公羊儒生?

    赵浪笑道,

    “谁说要放弃复仇了?但我等的复仇主义,却是要对外!”

    公羊敢略带些疑惑的说到,

    “公子浪,您是说其他诸子百家,才是我等的仇敌?”

    赵浪笑着摇摇头,说到,

    “你的眼界还可再大一些。”

    公羊敢细细的思索了一番,突然,眼睛一亮,手就朝天上指过去,说到,

    “公子浪,你说的可是那...”

    赵浪这时候看在眼里,来不及多想,直接上手。

    抓住公羊敢的手,朝北边一指,说到,

    “不错!我等的仇敌,就在北方!”

    “匈奴扰我大秦边境,伤我大秦百姓,可为仇敌!”

    公羊敢眨眨眼,他刚刚不是这意思,还想说什么,就听到赵浪继续说到,

    “南方不臣之属,可为仇敌!”

    “大秦内,为祸乡邻,不法者,可以为仇敌!“

    “我辈公羊儒生,岂可只守小节,而忘大义?有小礼,而缺大德?那与畜生何异?!!”

    这时候赵浪的心都差点炸了,他看着公羊敢手往上指的时候,就知道这货在想什么了!

    还真应了这个名字,真他么敢想啊!

    今天是怎么了?

    先是李叔要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