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84章 明知是死,为何要去?(1/2)
    “今日,本龙主将在此手刃于你,清理门户。”

    “龙岩王,你可服?”

    叶凡怒语滔滔。

    一腔傲骨,满眼寒意。

    森然怒语,震颤四方。

    只若金石落地,入耳之处,尽皆是叶凡的滔滔怒语回荡。

    在叶凡的叱问之下,岩井禅面色铁青,神色惶恐。

    整个身躯都在颤抖。

    叶凡刚才的每一言,每一句,都仿若一把刀子深深的插入岩井禅的内心。

    或许是惭愧,又或许是愧疚。

    面对叶凡的森然怒语,岩井禅老脸铁青,哑口无言。

    低着头,跪在那里,良久也说不出一句话。

    叶凡见状,无疑更怒。

    走过去一脚便踹在岩井禅的脸上。

    只听轰然一声,皮开肉绽。

    岩井禅就这般被叶凡踹在地上,老脸擦着地面划出去半米,殷红的鲜血当即便溢散而出,流了满面。

    “总会长~”

    众人见状,无疑更加惊惧。

    在这之前,他们根本难以想象,堂堂三合财团的总会长,竟然被一个华夏少年暴打。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面对叶凡的暴打,岩井禅竟然吓得屁话都不敢说。

    “怎么?”

    “敢做不敢当不成?”

    “现在连承认的勇气都没了?”

    “只能说,当初我真是瞎了眼,竟然让你这个怂逼废物执掌日国半壁权势。”

    “我再问你一遍,今日本龙主清理门户,手刃于你,你可服?”

    叶凡怒语滔滔。

    他面无表情,他满眼冰寒。

    一连数问,只若刀剑一般,席卷而出。

    在叶凡怒喝之下,此间天地,竟都有狂风乍起。

    所有人都满含惶恐的看着眼前一幕,在叶凡的威严之下,这些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权贵,竟然都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心中只剩下了惶恐与骇然。

    但是,又有谁能理解,叶凡此刻心中的盛怒。

    他可以背叛,也可以抗命。

    毕竟,生而为人,没有人愿为人下。

    这岩井禅想叛主自立,起码这份胆色与魄力,还是让叶凡欣赏。

    但是叶凡不能忍受这岩井禅像个怂货一样,屁话都不敢说。

    他无法接受,自己会瞎眼到对一个这样的窝囊废委以重任。

    “说话!”

    盛怒之下的叶凡,又一脚踹了过去。

    这次,岩井禅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之后,终于咬牙,站了起来。

    他满嘴鲜血,看着叶凡,峥嵘笑着。

    “好!”

    “龙主,你不是想让我说吗?”

    “我说!”

    “你说得对,我岩井禅能有今天,都是龙主您所恩赐。”

    “从我当初对龙神令抗拒不从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会有今天这个结局。”

    “我岩井禅知罪。”

    “龙主您要杀我,要清理门户,我也服。”

    “我心服口服!”

    “我知道,我斗不过您。”

    “若是您派旁人来处置我的话,我或许还能有些胜算。”

    “但龙主您亲临日国,清理门户,我知道,我岩井禅今天必死无疑。”

    “但是龙主,您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背叛您吗?”

    “为什么,我对龙神诏令视而不见吗?”

    岩井禅满眼峥嵘,那沙哑的笑语之中竟然带着几丝凄楚与悲壮。

    如今的岩井禅,在与叶凡对话之时,已经全然没有了最开始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慢与威严,有的只有落魄与狼狈而已。

    给人的那种感觉,就仿若死刑犯在上刑场之前,交代自己的犯罪心理一样。

    听到这里,叶凡的神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岩井禅。

    “难道,不是因为你不想屈居人下,所以要自立为主吗?”

    古往今来,男人背叛的原因,无外乎两种。

    要么是因为女人,要么便是因为权势!

    在叶凡看来,前者基本不可能。

    他跟岩井禅之间根本没什么感情纠葛,那么剩下的,便是因为权势了。

    “龙主,你说得对,但你只猜对了一半。”

    “我不听号令,确实是为了权势。”

    “但原因,绝不是不想屈居人下。”

    “龙主您雄韬大略,有经天纬地之才,屈居您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