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86章 药浴疗伤(1/2)
    模糊之间,一点微光,从黑暗之中照了进来。

    在昏睡良久之后,叶凡终于恢复了意识。

    他缓缓的睁开眼,窗外的光透过细密的百叶窗,照了进来,洒下了满地斑斓。

    “我这是...”

    此时的叶凡,明显脑子有些断片。

    一双无神的眼眸,扫视着周围。

    简单的摆设,却饱含着岁月的厚重。

    前方陈列的老式的桌椅家具,墙上还贴着几张华夏开国领袖的肖像。

    条几上摆放着九十年代流行的收音机。

    叶凡记得,小时候就站在那老旧的收音机前,听一个特别甜美的女孩子,唱当时红遍大江南北的“回家看看”。

    收音机的上方,还挂着一个老式的挂钟。

    里面的钟摆永恒的摇摆着,那滴答滴答的声音,曾经贯穿了叶凡的整个童年。

    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叶凡顿时愣住了。

    有那么一个瞬间,叶凡只觉得,所以的一切,都似乎回到了从前。

    那时候,就是在这么一个小院,有一位早已过古稀之年的老人,陪着一位牙牙学语的孩童,走过了他的整个童年。

    当时光的列车缓缓驶过,早已成家立业的叶凡就坐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过去,却尽是自己,孩童时候的样子。

    远方的期许固然美好,但列车的短暂停,更好像岁月的美丽回眸。

    当时光奏出回家的天籁,历尽沧桑的叶凡就在这里,深情的目光望去,勾勒出曾经那段无忧无虑的动人画面。

    一切都没有变。

    一切,都还是曾经的样子。

    老旧的收音机,滴答不停的挂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眼前这熟悉的一切,叶凡只觉的如鲠在喉,竟然瞬间有种,想哭的冲动。

    “傻孩子,想哭就哭出来吧?”

    “太奶奶这里,是你永远的港湾。”

    耳畔,突然响起一道慈祥的声音。

    叶凡抬头望去,不知何时,那位淳朴善良的老人,便已经来到了门前。

    在看到这老人的瞬间,叶凡心中压抑依旧的情绪,便仿若找到宣泄口。

    他冲过去,像小时候那般,一头钻入老人的怀里。

    叶凡没有说话,只是在老人怀中嚎啕大哭着。

    若是这一幕,让陈傲等人看到,定会震惊吧。

    谁能想到,曾经叱咤江东,横扫日国的天榜强者,此时竟然在这老人怀中,哭的像个孩子?

    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可震惊的。

    叶凡终究只是个刚过二十的少年,其他人在他这个年纪,还是未出象牙塔的学生吧。

    是啊,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哪怕他平日里表现的再强势,这个年纪,在长辈人眼中,也终究只是个孩子。

    更何况,无所谓年纪,哪怕再坚强的人,心中也必然会存在柔软的地方。

    有时候,即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喝醉之后,也会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趴在朋友的肩膀上,哭成煞笔。

    生活,真的太苦了。

    再独立要强的人,也终究会在某个瞬间,情绪崩溃,泪流满面。

    当年的秋沐橙是,如今的叶凡,也是。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更让人动容。

    就像此时的老人,怀抱着面前的少年,听着他的哭声,心如刀绞。

    即便,叶凡没有说什么,但是老人也猜得出。

    这些年,这傻孩子,肯定吃了很多苦。

    要不然,她的小凡,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如此失态。

    不知过了多久,待心中的情绪都宣泄出来之后,叶凡也便止住了哭泣。

    这么多年,叶凡遭受了太多的苦难。

    从小便在宗族之中,受尽羞辱。

    后来更是被逐出楚家,和母亲一道,被宗族扫地出门。

    当时的叶凡,本以为离开楚家之后,噩梦将随之结束。

    可谁能想到,更深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十年,楚家人追杀了他十年。

    这十年间,那种生死一线的危机感,如影随形。

    更令叶凡没有想到的是,为了铲除他,竟然连楚家高层,他的叔伯长辈,亲自对他出手了。

    叶凡想不通,这些人,真的就这么恨他呢?

    真的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置他于死地吗?

    不过,以前的生活再苦,叶凡从没有哭过,更没有因此流过一滴眼泪。

    因为,眼泪,是弱者的专属!

    但在眼前老人面前,叶凡无疑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将自己最真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