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752章 到底什么关系?(1/2)
    叶凡听到这些话语,当即便笑了。

    那笑声之中,带着无尽的讥讽与失望。

    “楚渊,亏你还是唐韵的老师,是楚家辈分最高之人。”

    “我本以为,历尽岁月沧桑,便是世事洞明。

    在这世间存活百载,便能人情练达。”

    “可我现在觉得,你这一百年春秋岁月,怕是全活狗身上去了。”

    “放肆!”叶凡摇头笑着,但是他话语刚落,这漫山遍野便是对叶凡的勃然怒斥之声。

    “你这弃子,乡下小儿,怎敢有辱老门主?”

    “还不快跪下道歉!”

    ....

    “简直狂妄!”

    “神境面前,也敢如此无法无天?”

    楚深等人尽皆暴怒呵斥。

    刚才面对叶凡,还是噤若寒蝉的众人,如今一个个的都跟打了鸡血一般,义愤填膺。

    是啊,楚渊已经出现了。

    他们这些人,已经不再惧怕叶凡了。

    但是楚渊并没有因此动怒。

    到了他这个年纪的人,情绪早已收放自如,心性也是稳如泰山,自然不会因为一个小辈之人不敬之话,便影响道自己情绪。

    楚渊摆了摆手,示意四方众人安静下来。

    他看向叶凡,看那样子,似乎是想让叶凡说下去。

    他倒是要看看,这楚家弃子,还能说出些什么来?

    “楚渊,你只看到这满地的狼藉,看到那遍地的尸首,看到我楚天凡去而复返卷土重来。”

    “可你怎么不问我,我为何又上楚门山?为何要再次屠戮你楚家之人?”

    “我楚天凡自问不是嗜血成性之辈。”

    “若不是被逼到绝路,我又怎会与你楚家死磕?”

    叶凡还想说下去,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便被楚渊给打断了。

    “任何理由,都不是你屠戮我楚门山的借口。”

    楚渊的一句话,便断了叶凡所有的幻想。

    “哈哈哈....”

    “这就是楚家吗?”

    “这就是楚门吗?”

    “亏你们还自称天下第一豪门势力,说到底,只是一群蛮横不讲道理的流氓罢了。”

    “我记得楚家组训,乃光明磊落四字。”

    “楚渊,你不妨问一下自己,现在你领导下的楚家,还对不对的起这楚家组训!”

    叶凡笑声回响,冷冷的目光之中,尽是嘲讽。

    “住口!”

    “你一个黄口小儿,鄙贱弃子,何有资格提我楚家先祖?”

    “任你牙尖嘴利,任你巧舌如簧。”

    “这一次,我楚渊都绝不会再容你存活于世。”

    楚渊厉声而喝,低沉喝声有如排浪一般,铺天盖地,呼啸而去。

    寒风乍起,卷起漫天飞石落叶。

    叶凡站在风中,一身衣袍,猎猎作响。

    对于楚渊的这个态度,叶凡早有预料。

    他很清楚,无论是自己的仇怨,还是安琪的仇,指望楚门内部自己解决,那都是痴心妄想。

    叶凡毫不怀疑,就算是楚渊知道是楚正良摘去了安琪的双眸,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庇护楚正良。

    像这种不顾是非,一切以自身利益家族利益的人,还能指望他能有什么原则立场?

    说不定他不仅不会怪楚正良,还是认为楚正良是家族功臣。

    碧眼金花瞳体质,可是世所罕见。

    将如此圣物收入楚家,楚渊怎会不乐享其成呢?

    眼见着楚渊浑身威势开始萦绕凝聚,那点点的寒意最终在眸眼之间,汇聚成无尽杀机,一股极强的压迫,有人江河湖海一般,朝着叶凡所在呼啸而去,万千气机,将叶凡重重锁定。

    可就在此时,一直作壁上观的月神,莲步唯移,曼妙娇躯有如红叶一般,飘然而至,路挡到了叶凡之前。

    楚渊的那些威势压迫,在碰到月神之后,便如烈火碰到江河一般,瞬间湮灭。

    “月读,上一次我给你面子,放这弃子离开。”

    “这一次,是这弃子主动寻衅滋事,你莫非还要纵容庇护于他?”

    再见月神,楚渊的神色,顿时阴沉下来。

    无穷的怒意,在内心深处急剧攀升。

    显然,月神这屡次与他们楚门对着干的行为,已经让楚渊很是愤怒。

    “楚渊,是你们楚家出尔反尔,也是楚门不仁不义,方才逼得他杀回楚门山。”

    “若是有错,也是你们楚家,你们楚门之错。”

    “我虽然不理俗事多年,但还分得清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