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12、回归(1/2)
    一旁伫立的叶晚听此话便驱散了旁观的人群,让两人安心交谈。

    “算是刚才赢下残局的奖励?可以,”李叔同回答道。

    “刚才的口琴声是你吹的吗?”庆尘问道。

    叶晚和林小笑明显愣了一下,他们还以为庆尘要借着赢棋的机会问什么呢,结果竟然只是问这支曲子?

    曲子很好听,也没有在外面流传过,但也不至于让庆尘浪费这么重要的机会吧。

    李叔同笑意盈盈的抬头说道:“是我,怎么了,第一次听到这个旋律吗?”

    庆尘想了想说道:“很好听。”

    “嗯,”李叔同见人群散去才点点头回答:“他是我们组织创始人谱的曲,词也是他作的。”

    庆尘怔然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他很想说:我猜你们那位创始人,可能是地球人!

    而且这位创始人好像也有点不要脸啊,搬运歌曲竟当成自己的作品。

    等等,李叔同他们这个组织创立多久了,也不知道那位穿越的前辈是什么时候穿的?

    庆尘再问:“您能完整的给我唱一遍吗?我想听。”

    李叔同说道:“可以,不过这首曲子的歌词并不是太完整,漫长的时光里,总会有东西丢在那条长河中。”

    “没事,我只是听听,”庆尘说道,他想确认,这首歌的歌词是否也跟地球一样。

    李叔同将桌上的大猫抱进怀里,然后轻声唱道:“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离别有时多……”

    李叔同唱完后笑道:“离别有时多这句歌词是后人补上的,据说当初并不是这样,只不过不管怎么补,好像都差了点意思。”

    庆尘伫立良久后突然说道:“换成知交半零落怎么样?”

    “知交半零落?”李叔同愣了一下。

    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只有这五个字才配的上这首歌。

    送别送别,人如夕阳余晖,知己远在天涯。

    彼此年少时开怀畅饮,生命浓烈如盛夏。

    可不知哪一次送别便是最后一面,从此不再相见。

    李叔同仿佛坐在这监狱里看到了橙红色的太阳正在落入地平线,而好友正在远方跟他招手。

    招手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谢谢,”李叔同说道:“这句补的真好,就像是这首歌原本的歌词就应该是这句一样。”

    “不客气,”庆尘厚着脸皮接下了这句夸奖。

    李叔同有些向往的说道:“有时候真的很惊叹,我们那位创始人真是惊才绝艳之人,据说当年他所做的词曲多如牛毛,每一首都是传世经典,只不过在上一个纪元终结的时候都流失了,只剩下这么一首曲子。”

    “只剩一首了吗?那还真是可惜了,”庆尘心说,李叔同直接提及上一个纪元,恐怕那位穿越者前辈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穿越过来的吧。

    纪元并不是一个时间单位,而是一个新文明的开端。

    看样子,这里的人类曾经历过一个纪元的迭代,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有一首是只知道名字,但根本不知道旋律,前辈们翻找过很多遗址,都没能找到谱子,”李叔同摇头道。

    庆尘迟疑了两秒,然后试探着问道:“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李叔同看了他一眼说道:“卡农。”

    如果说之前庆尘对这位创始人的穿越者身份还持怀疑态度,那么这下就完全肯定了。

    不过卡农其实是一种音乐体裁、技法,许多交响作品里都会用《卡农》的技巧部分,比如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巴赫的《五首卡农变奏曲》。

    但如果对方真是从地球照搬的话,那旋律应该就是帕赫贝尔的《d大调卡农》了。

    庆尘在想,以李叔同对那位创始人的态度,自己如果将卡农的谱子送给他,是否能换来超凡脱俗的那条路?

    他不确定,他甚至没法解释自己是从哪里得到这个谱子的。

    再等等吧,现在庆尘也没记过卡农的谱子,还是等回归之后再细细权衡。

    交谈结束,庆尘直接穿过人群去了阅读区,他现在非常需要补觉,哪怕饭都不吃了也要睡一觉再说。

    只有保持饱满的精神状态,他才能够随时分析身边的情况。

    可是,他才刚趴在阅读区的桌子上不久,路广义便小心翼翼的跟了过来。

    路广义想要过来跟庆尘搭话,可有怕被人看见,于是在阅读区外面急的抓耳挠腮。

    庆尘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向对方:“不用这么小心,李叔同已经知道你我的关系了。不过不用担心,他好像并不介意。还有,你先忙你的去,不要打扰我。”

    18号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