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88、收割生命的艺术(1/2)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诉庆尘一个道理:战斗的结果由“未来”决定,千万不要以“过去”的信息去计算,不然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

    明明昆仑通缉的是五名歹徒,庆尘在大巴上也只看见了五名歹徒,但现在对讲机里报数的人却是八个。

    难怪对方那么轻易的就控制了两名昆仑成员,原来对方的队伍也在壮大着。

    这世界上,愿意为金钱铤而走险的人真多。

    昨天林小笑曾找他聊天,对方蹲在椅子上笑着说道:“庆尘,你回到表世界千万记得不要相信任何人,因为利益会改变太多关系,人类是趋利的,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贪婪。你猜猜,你和刘德柱所用的基站通讯器材,是谁发明的?”

    庆尘猜道:“间谍?”

    林小笑乐呵呵的摇摇头:“不是,这是两个一号城市的证券交易员,为了避免被人抓住内幕交易证据,才偷偷发明的。你看,这就是利益的力量,甚至推动了科技的进步。”

    此时,庆尘忽然觉得,表世界或许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将为利益走入这个世界的阴暗面。

    因为有太多人需要这个契机来改变自己的人生。

    他将对讲机揣进兜里,然后跟江雪挥挥手便走进了夜色。

    江雪蹲下身子抱住李彤雲:“刚才有吓到吗?还害怕吗?”

    李彤雲想了想:“本来是挺害怕的,但庆尘哥哥摸摸我的脑袋就不怕了。”

    小姑娘回忆着,刚刚庆尘在黑夜里一气呵成的计算与出手,少年在歹徒面前游刃有余的像是在表演一种艺术。

    收割生命的艺术。

    ……

    人类的脚掌,应该是绝大部分动物里最柔软的。

    想要光脚战斗,这件事情比想象中更难,地面上一颗小石子都可能让人疼的龇牙咧嘴。

    但凡有其他可能,庆尘不想光着脚与人战斗。

    可他没有选择。

    庆尘安静蹲在一颗路旁的枇杷树上,借着浓密的树冠来隐藏身形,把对讲机的声音调到最小。

    院子里摇曳的篝火,时不时会将光芒透过树叶的缝隙,斑驳的照在他身上。

    这是他在记忆中能搜寻到的最好位置,树冠又高,还距离云上客栈有一段距离。

    “院子里有6人,院外应该还有1人在后门放哨,”庆尘心中念叨着,自己要解决七个人根本不现实,尤其是歹徒都聚在一起的情况下。

    他低头看了一眼脚底的血痕,也不知道今晚过后脚会变成什么样子。

    院子里,刘德柱畏畏缩缩的坐在地上,而歹徒为首之人正蹲在他的面前,用枪口抵着他的脑门不知道在询问什么。

    四十多名人质聚在一起抱成了一团,院中6名歹徒则牢牢把持在他们周围,没人有逃生的机会。

    让庆尘意外的是,他看见一名昆仑成员正侧躺在地上,汗水已经将对方的额头打湿。

    昆仑成员小腿上的枪口格外醒目,血液还正从里面缓缓淌出,把水泥地面都染成了深紫色。

    只是,对方在如此痛苦的时刻,右手还悄悄放在了自己的裤子口袋旁,食指与中指有节奏的交替敲击着,仿佛在向外界传达信息。

    哒、哒哒。

    哒、哒、哒……

    食指代表短音敲的很快,中指代表长音敲的很慢。

    像是摩斯密码,但庆尘不知道对方正在把消息传递给谁。

    他的另一名同伴吗?

    庆尘记下了对方的敲击频率,又将目光转向院里。

    这时,却见一名歹徒在人群中寻觅着,然后笑容满面的对一旁同伴不知道说了什么。

    说完,便拉扯着王芸的头发,将她拉出了人群。

    王芸在地上被拖动着,双腿奋力挣扎,然而最终还是被拖进了客栈里。

    同学们畏惧的看着这一幕,胡小牛、张天真几次想要站起身来,却被黑暗又冰冷的枪口抵着蹲了下去。

    那名未受伤的昆仑成员怒目而起,却被一旁歹徒狠狠捶在腹部,他又如虾米般躺倒在地,嘴里倒吸着凉气发不出一点声音。

    除此之外,再无人敢于反抗了。

    但这时谁也不能用道德来进行绑架,人类在危险降临时保全自我是一种本能,学生们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畏惧才是他们应有的情绪。

    只是他们不知道,歹徒一开始就没打算留下一个普通人。

    庆尘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这一切,却并没有动手。

    他觉得这有些不合逻辑,因为歹徒是训练有素的战士。

    这种时候干这种事情,显得过于愚蠢。

    但对方明明不可能这么愚蠢。

    没过一会儿,那名歹徒从客栈里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