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148、不是枷锁(1/2)
    “奇怪,做割喉这种挑衅的动作,可不符合你这种谨慎的性格,有什么目的吗?”

    树林里,庆尘与李叔同汇合在一起,后者有些好奇问道。

    庆尘解释道:“我担心他们跑了。万一仇恨不够,他们不来追我,那我的计划可能就不好用了。”

    “奥,”李叔同点点头:“这就能说通了。”

    当这师徒二人并肩走着的时候,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就仿佛这里并不是什么禁忌之地,而是一片普通的树林。

    “对了师父,”庆尘问道:“那群荒野人进来了吗?”

    “只有火塘的进来了,以目前他们的路线来看,是正在直奔禁忌之地腹地,我总感觉他们突然出现在中原附近,很有可能也是冲着庆怀来的,”李叔同说道。

    “冲着庆怀来的?”庆尘疑惑。

    “当然,影子之争里又不是只有你想杀他,”李叔同解释道:“也许是庆氏有人跟火塘交换了利益,让他们来帮忙除掉庆怀。当然这才正常,只有你和庆怀打来打去反而不像是影子之争了。”

    “联邦跟荒野人也有联系吗?”庆尘不解。

    “当然有联系,只要有利益驱使,什么稀奇的事情都可能发生,”李叔同解释道。

    庆尘看向李叔同问道:“之前那个火塘长老说的,先祖的嘉奖是什么意思,我听他的语气,好像是有实质的好处?这些人怎么才能得到先祖的嘉奖?”

    李叔同看了庆尘一眼:“先祖怎么嘉奖他,那是他先祖的事,你能做的是,以后如果他想杀你换嘉奖,你就送他去见先祖。”

    庆尘:“……”

    这时候李叔同说道:“不过,小尘你记住,跟联邦一样,哪里都存在好人与坏人。或者说,荒野与联邦积怨已久,其实你早就分不清谁对谁错了,比如秋狩就是猎杀荒野人,在荒野人看来这些财团子弟跟恶魔也没什么区别。”

    庆尘若有所思。

    这时,李叔同也掏出一支密封袋来:“拿去自己解决吧,不过记住,你自己开了扎密封袋的头,也要防止自己的密封袋被人找到才行。”

    “嗯,”庆尘去一边解决了生理问题。

    就在他拎着密封袋回来,打算思考把这东西埋在哪里的时候。

    目光忽然就挪到了自己的老师身上。

    李叔同一下就恶心了:“你给我滚远点啊,我不帮你保管这个。”

    庆尘认真说道:“可这密封袋放在哪,都没有放在老师你身边安全啊。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在心里拿您当父亲看待,您也说拿我当儿子看待,这世上哪有父亲嫌弃儿子的?”

    “你说的好有道理,”李叔同瞪直了眼睛:“我现在收回之前说拿你当儿子的话行不行?”

    “怕是来不及了,”庆尘说道。

    李叔同叹息,他指着一棵大树的树冠:“扔上去。”

    庆尘不明所以,但依旧照做了。

    只见密封袋飞上天空后,那树冠里竟然伸出一支毛茸茸的小爪子来,接住了密封袋。

    紧接着树冠一阵晃动,那毛茸茸的小动物借着树冠隐藏身形,一路往禁忌之地腹地飞驰过去,隐约间庆尘还看到对方硕大雪白的尾巴。

    庆尘一阵好奇:“老师,那是什么动物?”

    “以后你就知道了,”李叔同说道。

    少年奇怪的看了一眼老师,他忽然发现,这位老师在002号禁忌之地里不仅拥有绝对的规则豁免权,好像还有很多奇怪的朋友。

    这就是骑士的主场吗?

    “对了,”李叔同说道:“你要小心那个曹巍,就是庆怀身边的人。”

    “哦?”庆尘疑惑,自己这位老师还真是把所有细节都调查清楚了才来杀人的,连曹巍这个名字都知道了。

    “我看了这个曹巍的资料,远要比庆怀难对付一些,是个能征善战的好手了,”李叔同解释道:“我感觉那小子在藏拙,等着你犯错呢。”

    “嗯,谢谢老师提醒,”庆尘看了李叔同一眼:“那我去继续搞事情了?”

    “去吧去吧,”李叔同挥挥手。

    他看着庆尘的背影,忽然想起来一句话,所谓父母子女,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目送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自己应该是个合格的师父吧?

    李叔同也是第一次当师父,所以一直有点担心自己当不好。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任性一次:“要不老师帮你直接杀掉他们吧,算是老师送你的礼物?”

    然而就在此时,庆尘忽然转身回望着李叔同说道:“老师。”

    “嗯?”李叔同愣了一下。

    “这次我说自己先试试,倒不是因为自己的倔强,”庆尘平静说道:“小孩子被人扶着走路,长的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