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64、夜幕,枪声(1/3)
    这次危机的起因是,‘白昼’的老板在何小小群聊中,两次利用‘一只小鸭子’、“刘德柱”一起演戏,给恶魔邮票持有者幻羽拉了巨大的仇恨。

    最终导致幻羽的id暴露,以及所有人对幻羽的防备之心增加。

    外界虽然还不知道‘白昼’这个名字,但已然确定这是一个组织。

    庆尘多次在想,如果他是幻羽的话会怎么做呢?

    当然是绑架白昼成员,然后审讯出关于白昼“老板”的信息。

    对于幻羽来说,直接重创白昼并不符合他的游戏规则和行事准则,找到这位白昼的老板,让白昼的老板成为他的奴隶,这才是最迫切的事情。

    庆尘平静的从围墙处翻出学校。

    不出意外的是,当他刚走出学校两分钟,便已经在视野中发现了那名中年人的踪迹。

    算上这一次,对方已经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四次。

    夕阳余晖中,庆尘穿着校服在前面走着,而中年人则悄无声息的在后面跟着,始终保持着上百米的距离。

    中年人右侧耳朵上带着蓝牙耳机,他一边跟踪着庆尘,一边汇报着去向。。

    当庆尘走进行署路4号院家中时,中年人在外面低声说道:“目标已经回到家中,他家是一楼,前后窗户都有防盗窗,只能从大门出来。小区里还算安静,如果有人拆卸防盗窗,我肯定能听见动静。”

    “附近待命,”蓝牙耳机里传来声音。

    “明白,”中年人说道

    此时此刻,庆尘在屋中慢条斯理的换上一身,买了却从未穿过的衣服。

    待到遥远的西方,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熄灭在天际,他轻轻打开家门,当右脚从门里迈出的那一刻起,脸上已经变换了模样。

    庆尘往外走去,他与中年人擦肩而过,而对方毫无察觉、毫无防备。

    中年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条狭窄的楼道出口。

    就在双方身影交错的刹那,天色从昏黄转为灰暗的瞬间,庆尘骤然伸手,右手精准的摘掉了对方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大拇指捂在了耳机的收音口上。

    左手则如雷霆,敲击在中年人的脖颈大动脉上。

    这位中年人身体缓缓软倒,而庆尘则在对方身体刚刚倾斜的时候,便轻轻拖住了他,将他扶回家中。

    庆尘一边警惕着周围,一边缓缓关上家门。

    没人注意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就算有过往的行人,也因为庆尘动作太快,根本没发现什么异常。

    庆尘静静的站在黑暗里,看了一眼处于关闭通话状态的蓝牙耳机。

    他现在需要知道这个中年人的名字。

    这时,壹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你没有杀他,是想对他使用提线木偶吗?”

    “嗯,”庆尘回应道。

    “但你想这么快就审讯出他的名字,可能不太容易,”壹说道。

    “可能不用审讯,”庆尘说着,便在中年人身上搜寻起来,然后从对方身上找到了一张身份证……

    就像里世界的身份id一样,表世界没有身份证简直寸步难行,没法坐长途车,没法住酒店,庆尘怀疑这中年人根本就不是洛城人,而且也不是职业杀手。

    对方身上没有枪械,只有刀具,庆尘觉得,这不过是被幻羽控制住的普通时间行者罢了。

    所以,对方的身份证有一定概率是直接带在身上。

    当然,如果搜不到身份证,那就只能使用审讯手段了。

    提线木偶的前置条件是知道人名才行,庆尘一边翻看中年人的其他口袋,一边嘀咕道:“壹,有没有什么禁忌物是可以直接知道别人名字的?”

    “没有,你想多了,”壹回答道。

    庆尘打量起对方的身份证来:陈思恒,37岁,户籍所在地,咸城文艺南路荣城小区。

    果然是从外地赶过来的。

    庆尘默默的猜测着,幻羽极有可能不是洛城居民,对方在洛城的力量根系并不强大,所以才需要从外地调人过来。

    也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人。

    他轻轻抖动手腕,却见提线木偶透明的丝线甩出,紧紧缠在了陈思恒的左手手腕上。

    黑暗里,中年人缓缓站起,眼睛却毫无焦点。

    庆尘将耳机重新给对方带上,然后操控着中年人走出家门,站在对方原本监视自己的位置上。

    隔了30分钟,耳机里有声音响起:“陈思恒,汇报情况。”

    中年人说道:“无异常,对方还在家中。”

    “继续待命。”

    庆尘通过提线木偶分辨着电话里的声音。

    是的,是他曾在老君山上听到过的声音。

    年轻男人,声线偏阴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