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78、讲武堂的新教习,庆尘(求月票)(1/4)
    一名庆氏的仆役有些为难道:“老板,山体上遍布的弹痕很多,没法区分哪个是他留下的啊。”

    “我有准备,”庆一平淡道:“让谢彬带你们去找。”

    谢彬,狙击手的名字。

    “所以,老板你是因为想看看他的弹痕分布,所以才让我给他换了子弹?”狙击手谢彬问道。

    刚刚,谢彬拿着狙击枪射击,他起身后,刻意留下了单一的穿甲燃烧弹。

    狙击枪的特种子弹前端,不同的子弹有着不同的纹路,例如穿甲燃烧弹前面就有一条橙红色的圈,用以区别子弹的不同。

    但是,一般人打靶,是不会使用这种特种子弹的。

    现在只需要在标靶后面的山体上,找到这些特种子弹,就知道哪些是庆尘打出去的了。

    有时候谢彬会觉得,自家这位年少的老板当真妖孽,做事情经常会想到他们忽略的细节。

    他忍不住在想,这种妖孽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

    应该没有比这位庆一更妖孽的少年了吧。。

    谢彬带着庆氏的十多名仆役跑到标靶后面,在山体上寻找着弹痕,然后用标记一一标出。

    庆尘总共开了17枪,其中一枪上靶擦过靶纸边缘,其余全部落靶。

    庆一的仆役在谢彬带领下,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将这些弹痕全部找到。

    庆一站在远处看着一个个标出的弹痕,但他怎么也看不出这些弹痕之间的关联。

    “谢彬,你将这里拍下来,发给我父亲身边的智囊分析一下,这些弹痕组成的图形有没有什么关联?”庆一说道。

    “好的,”谢彬把照片发了过去。

    但过了半个小时,庆一父亲的智囊回复:“无明显规律可寻。”

    意思就是说,庆尘在开枪射击的时候,确实没有在藏拙的过程里,偷偷留下自己炫技的痕迹。

    狙击手谢彬想了想说道:“老板,看样子他没有炫技。”

    庆一点点头:“高估他了,以他前面那种炫耀手枪、自动步枪的狂劲儿,也确实不像一个会藏拙的人。”

    “老板,200米内绝对枪感也很厉害,”谢彬提醒道。

    “嗯我知道,”庆一点点头:“但也有限,我不怕一个狂的人,我怕那些躲在暗处的人。”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庆尘甚至连那个狂劲儿都是装出来的,只为了让自己演的没有破绽。

    这世上的英雄与妖孽,从来都不止一个,庆尘虽然还是少年,却很少有虚荣的心思。

    所以藏拙就是藏拙,如果在藏拙的过程里还偷偷炫技,那就是愚蠢。

    此时此刻,浮空车上李长青语重心长的说道:“今天练习狙击枪,你第一次打六百米靶的时候,能上靶都让我感到惊喜了,所以不必气馁。我给狙击场交代过了,以后你来这里练枪,什么时候都可以畅通无阻。”

    说着,李长青拿出一张卡片来:“用你的手机扫描它,这样不管走到哪里,你只要带着手机就可以核验身份,整个半山庄园除了少数地方在戒严以外,你都可以去。甚至可以自由进出半山庄园。”

    “这合适吗?”庆尘疑惑道。

    “合适,你马上就是李氏学堂的格斗教习了,在李氏内部拥有着很高的地位,”李长青说道:“如果有学生不尊敬你,不管是哪一房的你都可以揍他,他还不能还手。”

    “学堂的教习……地位这么高?”庆尘不解。

    “是的,在李氏晚辈不能当面顶撞长辈,所有人都不能顶撞家主,这家里只能有一个人说了算,那就是家主,”李长青说道。

    庆尘明白了,这是一个非常集权的家族,家主的地位与皇帝无异。

    他忽然在想,李氏是不是奉行的儒家思想,所以对‘天地君亲师’这一套如此在意。

    可问题是,李氏家主住的地方叫‘抱朴楼’,这又是出自道家,‘抱朴’二字本就出自《老子第十九章》:见素抱朴,少私寡欲。

    这让庆尘感觉,李氏这里的统治思想稍微有些混杂。

    这时,李长青笑着看向庆尘:“学堂里,讲武堂开设后你一周只需要上两天课。不过,想要在李氏学堂里站稳脚跟,也得有真本事就行。今天不少年青一代都接到你要开‘讲武堂’的事情,所以都等着呢。”

    庆尘愣了一下,忽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李长青笑着说道:“现在还愿意去当教习吗?”

    “愿意,”庆尘点点头。

    “咦,你这次倒是没有推辞,”李长青好奇道:“为什么?”

    庆尘硬着头皮说道:“你都已经放话出去了,我现在推辞你还得临时找人,会显得很没有面子。”

    李长青眼睛一亮:“总算你还能为我考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