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05、第十条龙鱼(求月票)(1/4)
    这几天,李恪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打游击战,换了各种地方集合,就为了躲避那些想要重新融入这个跑操队伍的同学。

    其实在第六天的晚上,就已经有学生父母提着礼物登门拜访。

    那时候他父亲还在枢密处加班,是他和他妈妈招待的。

    这大宅院里,也不是人人都过的非常如意,也有家庭是祖上犯过错,所以被家族在权力上边缘化的。

    所以对于这些家庭,他们很清楚权力到底是个怎样诱人的东西,自己被边缘了,便期许孩子能够未来在家族内部担任要职。

    只有这样,他们这一支才算是重新有了希望。

    那对母子在李恪家中做客,寒暄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说出目的:希望李恪能跟先生说一下,让孩子重新回到跑操队伍里去。

    不得不说,这位母亲倒是很聪明,那时候李束等人甚至都还没从军队中归来,她只是听说李依诺也去跑操,便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然而,庆尘也曾专门给李恪说过,这条路如果让取巧的人走了,并没有什么意义,说不定未来还会泄露修行之路。

    而庆尘这种简单筛选一下吃不了苦的人的方法,也是老叟同意了的。。

    这时候,或许庆尘自己都还没意识到,这种筛选的权力,其实是影响力非常大的。

    有些聪明人甚至可以预见到,未来几十年里,那些掉队的人,和那些没掉队的人,前途会是天壤地别。

    分水岭从这一刻就开始了。

    李恪当时客气的拒绝了那对母子,并说这件事情他做不了主,还得先生说了才算。

    穿越第七天的上午,李恪刚进学堂,便有一个小胖子冷笑道:“哟,看谁来了,这不是喜欢吃独食的李恪吗?”

    “李恪你真行啊,为了躲我们,都能跑到后山的狙击场上?”

    “都是李氏的兄弟姐妹,你至于这么做吗?”

    他们根本不管这是不是庆尘的交代,反正他们也不敢攻击庆尘,那就攻击这个负责执行的李恪。

    学堂里,大部分孩子都被筛选掉了,大家早上让仆役分散出去找了半天,都硬是没有找到李恪他们在哪里集合、哪里跑步。

    结果闹了半天,今天李恪干脆吧集合地点设在了后山的狙击场,谁能想到大早上跑步会去那种地方啊?

    还有人直接5点半就堵在李恪家门口的,这方法倒是受了高人指点,你不是打游击吗,我直接堵你家门口不就行了,你总要出门的吧?

    结果他们发现,李恪那天晚上压根就没在峰峦别院里睡觉,而是直接跑去了李依诺的青山别院,就睡在庆一的隔壁。

    这一手很多人都没想到,有人猜测这绝对是那位教习先生指点的。

    这个时候,其他同学们已经知道,那些坚持跑步的人身上将会有事情发生,于是心里已经有些掩饰不住的嫉妒了。

    就连那些跟他一起跑步的同学,也都没有帮忙说话。

    大家都任由着唇枪舌剑,朝李恪攻击过去。

    然而,李恪面对这些冷嘲热讽,依然面无表情的上课听讲,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干扰似的。

    下午第一个课间,李恪去上厕所回来坐下,却惊愕间发现自己椅子上不知道何时被人泼了水,以至于他坐下的时候,半天裤子都湿了。

    现在是冬季,一条湿漉漉的裤子需要人体来暖干根本不可能,那冰冷的感觉,像是一柄刀子似的扎在李恪身上。

    有一名小胖子嬉笑起来:“李恪尿裤子了!”

    李恪平静的看了对方一眼,仍旧没有说话。

    这一次,跟着李恪跑步的几名学生忍不住了,他们站起身来对小胖子,以及小胖子身边的那群人怒目相视:“你们自己掉队的怪谁,再动他一下试试?大家都是李氏的兄弟姐妹,不要太过分了!”

    李恪拉住了一名同学:“算了。”

    回归倒计时,7:00:00.

    剩余七小时。

    傍晚,他独自一人走向秋叶别院。

    进了院子之后,发现庆尘依旧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李恪想了想,照旧去厨房做饭,做鱼,期间一句话都没有说。

    今天,他做鱼的时候格外认真,因为昨天先生不知为何没去龙湖的缘故,今天这是第九条龙鱼。

    李恪知道,先生吃下今晚这条龙鱼,说不定会有些惊人的变化。

    只是,做着饭的时候,李恪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情绪,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他赶忙仰头,以免眼泪掉进锅里。

    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14岁的孩子,同学们一起对他冷嘲热讽,不管他有多么强大的内心都有些扛不住了。

    他偷偷看了一眼院里的庆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