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63、姓秦的荒野猎人(1/3)
    团子坐在车里认真思考着:“我能不能再问你一个问题?”

    庆尘搓着冰冷的双手,一边往手里哈气一边说道:“好啊,你们愿意载我一程,这跟救我一命一样,想问什么都可以。”

    团子想了想说道:“联邦每年受到西南季风、东南季风影响的时间,分别是什么时候?”

    庆尘一副愕然的样子:“联邦只受东南季风影响啊,没有西南季风。”

    这道题很明显是团子专门为甄别时间行者所选,表世界中国夏季受两种季风影响,一个是西南季风,一个是东南季风,然而里世界幅员辽阔,且西南雪山群海拔比表世界更高更壮阔,已经将西南季风全部阻挡了。

    如果是表世界的好学生,来里世界后谁会闲着没事专门去看季风这种东西,如果下意识回答的话,那就会暴露一些信息。

    但偏偏,庆尘就是那个闲着没事看过教材的人。

    倒也不是闲,毕竟他还有一个李氏学堂老师的身份,虽然是体育老师。

    团子见庆尘回答的如此精确,便立刻笑道:“看来是我记错了。”

    不过她也不担心,既然庆尘不是时间行者,那也不会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只可能觉得是口误了。

    “看你提的这些数学问题都不简单啊,你当初是因为什么落榜的?”庆尘无辜且单纯的问道。

    “啊?”团子愣了一下:“我……我当时发烧了,所以考试发挥的不好。。”

    里世界的高考机会只有一次,考不上就去打工或者学习技术,根本没有复读这一说。

    其实一开始是有的,只不过很多学生知道,只有高考才能帮助他们跨越阶层,所以有人复读六七年就不去工作。

    这种事情一点都不符合财团的价值观,他们需要的是工人,不是努力改变命运的人,所以三十多年前的议会法案就通过了禁止复读的事情。

    庆尘看向他们:“大家都是落榜生吗?不知道我能不能考上青禾大学,不过听说进了青禾大学也未必能出人头地。”

    孙楚辞在后视镜里看了庆尘一眼:“总归要比当工人好一些的,不用像我们一样来荒野辛辛苦苦讨生活,当个白领衣食无忧,考了法律系以后说不定还能出来当议员。”

    此时,团子、孙楚辞他们已经确定面前的‘庆小土’是个里世界原住民考生了,于是放心了许多。

    毕竟一个学生能有什么威胁呢。

    团子感慨道:“你朋友估计以为你会在这个季节死在荒野上吧,这种时候如果不是遇到我们,你必死无疑了,这种事属于谋杀。你到了10号城市第一时间报警,pce治安管理委员会对这种事情还是会管的,考生身份要特殊一些。”

    所谓考生身份特殊,是因为不确定他们未来会不会有前途,很多青禾大学的学生成为了白领,也有一些学习法律的成为了议员,做着财团的代言人。

    虽然是傀儡,但也是社会地位很高的傀儡,所以pce治安管理委员会面对考生报案,一般还是会重视一点的。

    起码不像在下三区那样晚一个小时才来处理案发现场。

    庆尘认真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嗯,我肯定要去pce报案的,等我拿回了自己的钱财,到时候就感谢你们载我这一程。”

    事实上,他不是被人突然抛下的,而是在离开002号禁忌之地后就与李恪、胡小牛分道扬镳。

    他把越野车给那两位回18号城市,而他则孤身一人前往10号城市报道。

    临别时,李恪与胡小牛都想跟着他一起去10号城市,但庆尘全都拒绝了。

    一个庆氏密谍司的密谍,带着李氏大房的继承人之一四处瞎溜达,画面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原本庆尘是闲着没事打算徒步走去,刚巧路上遇见了这支荒野猎人队伍,那就试着搭个车吧。

    说实话,这车队里七人是时间行者,这确实有些出乎他意料了。

    想来自己在密谍司报道后少不了也要与郑城的时间行者们打交道,现在刚好是个了解的契机。

    郑城常住人口规模比洛城多很多,按理说应该会涌现非常多的时间行者组织才对,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相对整个国内来说,时间行者都非常低调。

    庆尘好奇:“我以前没有去过10号城市,那里真像外界说的一样,社会名流齐聚,到处都能见到明星和政客吗?”

    孙楚辞平静回应道:“那是10号城市光鲜亮丽的一面,在我看来10号城市反而是联邦最混乱的城市之一。名利场的混乱与奢靡,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人权与乱七八糟的权力诉求也在这里彰显。”

    庆尘这次穿越前,在表世界网络上搜索过一些关于10号城市的相关信息,他发现那是个非常奇怪的城市。

    在联邦里,每个城市都是相对独立自主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