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章 不过是贱民(1/3)
    要想到达目的地,要么从这里直接飞到对面去,要么绕远路。前者他们不会,至于后者,这座瀑布太过巨大,左右目测根本看不到尽头,若真要绕远路,怕是没个两天根本绕不过去,更别说时间根本不够了。

    他打开地图,懊恼不已地看着画图极为简略的地形,本以为这里是一座峡谷,没想到竟然是一处巨大的瀑布。可恨的是,出题者竟然全然不加说明,害他们贪图近路,结果被堵在这座巨大的瀑布面前,进退两难。

    相柳绯急得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连声问怎么办,惹得姜青云心烦不已。三个人一筹莫展之际,月谣忽然注意到长在悬崖边上的一棵老松,苍古挺拔,郁郁葱葱,就像一个忠实的守卫守护着这个人迹罕至的瀑布。

    她脑子里灵光突现,四处张望着寻找起什么来。姜青云正苦恼无法越过这天堑去,却见月谣像一只猴子一样走来走去,心里烦躁,便走过去一把拉住她,低声呵斥:“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现在是重要关头,你要是给我惹什么麻烦,我就弄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

    月谣心尖一颤,脸色微变,只听他冷笑一声,继续道来,“鹊尾城的小贱民,我看你是忘了几年前那顿揍了吧!”

    八岁那年的惨痛经历猛然袭入脑海,令她浑身不可自遏地一颤,嘴唇失了几分血色,哆嗦着问:“是你?”

    姜青云报以嗤之以鼻,转身回去了。

    “等等!”

    姜青云没料到月谣还敢叫住自己,正欲发火,却听她道:“我有办法可以过去。”他转过身,狐疑地看着她,显然并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贱民竟能有办法突破这天堑一样的山坳。但现在进退两难,不妨听一听她的办法。

    月谣的办法很简单,但也很冒险。

    “这棵十分高大,对面的悬崖高度也不如我们这边,只要我们有足够长的绳子,我们也许就能荡过去。”

    相柳绯听得几乎花容失色,两处悬崖少说也有七八丈,先不说哪里有那么长的绳子,就是有,这样恐怖的高度和宽度,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她万万不敢跳过去。

    然而现在除了这个办法,也没有其余更好的主意了。月谣早就找好了能替代绳子的藤条,方才她走来走去就是在找这个。

    相柳绯说什么也不愿意尝试,哆嗦得脸色都白了。姜青云这一次却没有反对,甚至帮月谣一起将藤条扯上来,绑在老松上。

    一番忙碌下来,天色已经不早了,他们坐在地上草草吃了点果子果腹,便准备第一次跳崖。

    姜青云拽了几次藤条,感觉十分牢固,便想让月谣第一个上。

    “这是你出的主意,你先去。”

    月谣心知他这是拿自己当马前卒,,怕的就是有闪失。她抬头看一眼藤条,虽然看上去牢固,但若没有试过,她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于是走过去搬起一块大石头,吃力地挪过来。

    “你想做什么?”

    月谣使出全身的气力也只能搬动一点,只得暂时放弃,直起身道:“此石大约与我一般重,姜大哥若是不放心,不妨拿此石先试一下。”

    姜青云思忖片刻,走过去帮她将巨石拖过来,三人一同使劲,很快就将石头绑在了藤条上。

    “一、二、三!”

    月谣和姜青云一同使劲,将石头用力抛出去,只见那石头在空中划着优美的弧度,笔直向下冲去,长度就跟计算好了一般,刚刚好可以达到对岸。月谣爬上树检查了一下藤条,发现依旧十分牢固,便放下了心。

    然而姜青云却不愿意让她第一个过去了,自告奋勇地走过去将藤条绑在自己身上,月谣也不与他争,只好心提醒道,“姜大哥记得不要将藤条系死了,否则人到了对岸,来不及解开,便会向刚才那颗石头一样,被甩回来撞在峭壁上。”

    姜青云正打算系死藤条的手一顿,改为打了个活扣。他尽量往后站了一段距离,一边深呼吸消除紧张感,一边活动筋骨以免落地后因受到撞击而受伤。

    “姜大哥……”相柳绯的声音仿佛风中残破的树叶一样,已经不成句了。

    姜青云没有理睬他,深深做了几次深呼吸后,暴喝一声陡然发力,像一只豹子一样冲了出去,飞快跳出悬崖,直冲对岸而去。而就在他发出暴喝的那一刹那,相柳绯的神经终于跟断了线一样,突然大声尖叫起来,幸而瀑布声隆隆,她的声音被淹没在其中,否则姜青云还没跳出去就被她这个尖叫声吓得泄了气。

    藤条在空中吃力地甩动,最后有惊无险地拉着姜青云到达对面,而姜青云除了在落地时手脚受到冲击而一时有些难以站起来之外,别无他伤。他很快站起来,冲月谣和相柳绯摆摆手,示意安全。

    月谣高兴地也挥了挥手,正打算第二个过去,却看到相柳绯紧张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便动了恻隐之心,将藤条收回来走到她面前,道:“相柳姐姐,不如你先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