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偷入藏书阁(1/2)
    “来,我瞧瞧!”明月拉着月谣穿上弟子服,左右看顾,比自己穿上弟子服还要高兴,“真不错呢!”

    月谣眼看天已经大亮,忙拉住她不让她胡闹下去。

    “快走吧,今日是第一日,不要迟到了!”

    于是二人紧赶慢赶,总算在迟到之前到了广场。最后一个到的是相柳绯,最是注重容颜的年纪,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素颜出门,因此到的时候,所有的新弟子都已经在了。

    姬桓看着她小跑过来,面色一沉。

    “入我春秋宗,就要遵守春秋宗的守则。每日卯时起床,三刻到广场集合晨训,若有迟到者,重罚。”

    相柳绯脸色一变,有些花容失色。果不其然,姬桓朗声叫了她的名字:“今日第一天你便迟到,罚举鼎一个时辰。”

    相柳绯极不情愿,杵着不愿意动。姬桓眉头一拧,又道:“既入我春秋,凡事便听我命令,若不从,即刻可走。”

    好不容易通过考试,相柳绯当然不会甩头就走,不得不走过去打算举鼎。可那青铜鼎少说也有千斤之重,她如何能举起?

    “你们七人,一同拜入春秋宗,便是生死与共的师兄妹,将来更要同心协力,有苦一起扛、有荣一起享。今日相柳绯师妹无力一人举鼎,你们该当如何?”

    答案是呼之欲出的,登时剩下的六个人心里哀嚎一片,一时间谁也不愿意站出来第一个说话。没人表态,姬桓也不着急,负手站在众人前,等着他们说话。

    最终齐诗华第一个出列,对姬桓一礼,道:“诗华愿意同相柳师妹一同举鼎。”

    紧接着是殷慕凌和殷宝凌俩兄弟,姜青云虽然不情愿,也第四个站了出来,明月和月谣是最不愿意为相柳绯说话的,毕竟当初在第二轮考试中,相柳绯曾想至月谣于死地。但是眼下情势看来,她们不得不也站出来。

    于是七个人一同扎着马步,围着青铜鼎吃力地举着,太阳一点点升起来,尽管并非炎炎夏日, 每个人的背后却都流下了汗水,好在月谣和明月是几个人中最矮的,受力最小,倒是轻松些。饶是如此,一个时辰过去后,每个人皆感觉体力不支,尤其是双手双脚,仿佛失去了知觉,连走路都走不稳。

    然而姬桓不等他们休息完毕,便令他们分别站好,开始教入门心法。先教的是呼吸吐纳之功,七个人头顶太阳全部席地而坐,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殷宝凌一时坐不住,被柳絮所迷,挥手拂了一下,立刻便被罚扎马步一个时辰。

    要知道他们一大早才蹲着马步举鼎一个时辰,再扎一个时辰的马步,简直要废了他的腿。眼看着殷宝凌被罚扎马步,所有人都不敢再存什么小心思,立刻端坐一动也不敢动一下。月谣这才了解那日照春说的姬桓是个严厉的人,究竟是怎样一个严厉法。

    眼看日头到了头顶,姬桓却没有让他们去吃饭的意思,众人饿得饥肠辘辘却没有人言语,直到天色转黑,姬桓才使人将他们全部叫起来。

    “今日是第一日,掌事师兄关照各位,所以缩短了练习时间。从明日开始,每日练习六个时辰的呼吸吐纳之功,风雨无阻。”

    众人虽有异词,但是经过上午相柳绯和殷宝凌之事,没有人再敢提出异议。

    日后每日六个时辰练习呼吸吐纳,一开始虽然艰苦,但到了后期,人人都觉得神清气爽,好像将身上所有的污浊之气全部呼出去了。

    月谣听说逍遥门有专门的藏书阁,里面的书籍之多,可以说全天下之最。她早就神往非常,于是每日歇了练习后,便去找看守书阁的师兄息微,然而规矩在前,不管她如何央求,息微始终不让她进入。

    这日吃过晚饭,月谣悄悄在厨房做了一大碟龙须酥,趁夜悄悄离开了弟子房。

    息微惯例守在藏书阁一层的偏房里,忽然听到外边传来咚的一声响,循声打开窗子,却见黑夜里除了风吹动树叶沙沙的声响,什么也没有。正嘀咕着关上窗子,一转头却见桌子上放着好大一碟龙须酥。他虽然贪嘴,但也知道事出必有因,天上不会掉馅饼,于是走过去看着那碟龙须酥一会儿,清了清嗓子,背着手喊道:“出来吧!”

    “师兄!”

    一个着黑色弟子服的女子从柱子后面跳出来,正是月谣,她笑眯眯地走过去,“师兄果然机敏,这么快就猜到是我。”

    息微佯装无奈地叹气,“你不必拍马屁,我早就说过了,没有掌事师兄的手令,藏书阁谁也不能进。你与其在这儿跟我耗,还不如去找掌事师兄。”

    提及姬桓,月谣脑海里浮现出平日里督促他们练习的那张冷脸,顿时脖子一凉,仿佛被一把刀架住。平日里看见姬桓都已经够战战兢兢的了,哪里敢去请示他准许自己入藏书阁呢。

    她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将龙须酥往息微面前推了推,道:“息师兄误会了,我是来赔罪的。前些日子给师兄造成了麻烦,我很是愧疚,听说师兄喜欢家乡的龙须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