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好狡诈的丫头(1/2)
    流言在门中传的沸沸扬扬,连掌门都惊动了,正如姜青云预料的那样,逍遥门不会在意一个弟子的出身,但绝对会注重弟子的品行,一个弑父的弟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留下来的。

    然而召集了几个在门中掌事的弟子,姬桓却以当初带人来之前,已见过其养父,并给与银钱,彻底洗清了月谣的嫌疑。

    此事传入月谣的耳朵时,她正低头扫地,一朵杏花飘落下来,堪堪落在她的脚边,徐徐的微风带来几许花香味,柳叶如女子温柔的手轻轻拂向水面,泛起懒懒涟漪。她抬头抿嘴一笑,春天是真的来了……

    窗外日光弹指过,四季交替,时间如白驹过隙,匆匆又是两年。月谣已经不再是那个干瘦无姿的小女孩儿,因在藏书阁拘束多年,日子过的清净,出落得倒有几分清恬雅意,只一双眼睛如狐狸般横生媚态,一动一静之间秋水横波,勾人心魄。

    春意慢慢,飞花拂绿,燕子衔泥去,美人侍花下……息微捧了一束油菜花兴致勃勃地跑过来,蹑手蹑脚地走到月谣身后,轻轻一拍。

    “月儿!”

    月谣眉眼一弯,接过明动娇俏的油菜花束,低头浅嗅,“谢谢师兄。”

    极随意地一个动作,让息微心头一慌,移不开眼去。他深深地看着她,自以为什么都没表露出来,坐下来抓起一根狗尾巴草把玩,望着一望无穷的苍穹,忽然道:“三年一次的大武试又开始了,不知道这一次又是哪些弟子胜出。唉,什么时候要是你也能去参加比试就好了。”

    月谣闻花香的动作一顿,顿时意兴阑珊地将油菜花放在一旁,起身望着遥远的东南方,隐隐可听到比剑之声传来。

    “区区一场比试而已,有什么好可惜的。迟早有一天……我要摘下天下第一的桂冠!”

    息微哈地一笑,站起来拍拍手里的泥土,“天下第一?我看你还是想办法让掌事师兄先把你放出去吧!”说到这儿,他又替月谣觉得冤枉,“说来也怪,这都三年了,你到底做了什么让师兄这么罚你?”

    三年不教武功,不授文课,就好像将她彻底遗忘了一样。

    月谣冷冷地说了句不知道,转身就走了。息微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喃喃地嘀咕:“臭丫头,脾气见涨啊……”

    白日里刚提起姬桓,到了晚间他便忽然来了。眼下正是大武试的时间,藏书阁一般没人来,再加上这三年月谣偷入七层小心谨慎,从未被人发现,她也就失了警戒心。

    姬桓推开七层的大门,眼尖地发现前方角落里忽得有火光晦灭,紧接着一阵细微的动静自空气中扣弦而至,一切快得就像幻觉一样,他猛然变色,袖风撩动间气刃倏忽至,快得仿佛闪电一般追去。只听东侧窗户发出狼狈的被撞开的声音,一道黑影趁夜飞快逃去……他大袖一甩,流星一样追上去。

    然而对方的轻功十分了得,对逍遥门也极为熟悉,即便姬桓全力追击,竟一时也拿不住人。他眉头一皱,脚尖在柳叶上松松一点,广袖猎猎拂动,刹那间又是十几道看不见的气刃破空而去。

    月谣狼狈逃避,根本无暇与姬桓对战,忽听身后传来剑雨一般的破空之音,还来不及道糟糕,身后便中了好几记无形的刀刃,顿时皮开肉绽,整个人再也无法提住气,仿佛湿了翅膀的鸟儿一样直直跌河水,溅起巨大的水花。

    姬桓倏忽追至,却只看到水面上泛起巨大的波纹,至于刚才那个刺客,却是一点踪影也没了。他站在原处望着水流走的方向,思考片刻之后,果断沿河搜寻。

    月谣只觉得背后痛得要死,咬着牙忍受初春河水彻骨的冰冷,憋着一口气好不容易潜水迅速逃离后,一浮出水面却发现自己竟然就在弟子房附近,而后面姬桓正穷追不舍而来。她不敢松一口气,手脚并用地爬上岸,狠劲扯掉一片衣袖,沾上自己的血,随手往弟子房院墙扔去,然后才拖着受伤的身子飞快踏风而去。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息微早已歇下,她几乎是用跌的才进的屋。为了不被人察觉,也不敢烧点热水。眼下虽然已经入春了,可深夜在水里那么一泡,再加上背上数道伤口,即便是火炭也被冻凉了。月谣冻得瑟瑟发抖,哆嗦着指尖将黑衣换了,再拿干毛巾擦干身子,身子稍微干爽点后,原本因为冻得有些麻木了的伤口便开始发作起来,疼得让她几乎要咬碎了牙齿。

    想不到姬桓功力如此深厚,随手一击便是削骨切肉的狠劲。伤口泡了水,边缘有些发白了,一碰就疼,她背着手没法够到,便只能拿一大块干净的帕子倒上金疮药,小心翼翼地贴着整个背包住,虽然已经极尽小心,但因为上药的动作幅度过大,好几次撕扯到伤口,疼得她冷汗涟涟。

    好不容易将药上好了,她趁夜将黑衣埋进花坛之后,便不顾仍旧湿嗒嗒的头发就埋头倒在了床上……

    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夜,藏书阁竟一夜安好到天明,一方面是因为月谣及时将沾了血的衣角丢进弟子房,吸引了姬桓的视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