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绝不自裁(1/3)
    姬桓什么都没有说,大步流星地走了,月谣听着他的脚步逐渐远去,一连串咯咯的笑声从喉咙里发出来,慢慢地伏下了身子趴在地上,额头贴着手背沉默下来。

    不知道隔了多久,脖子上的伤口渐渐地凝固。她猛地直起身,面若冰霜地爬过去拿起姬桓的佩剑,望着寒光凛冽的剑身喃喃低语,“姬桓,这就是你错误的决定。”

    夜深了,守卫水牢的弟子本打着盹儿,忽然听到一串巨大的剑戟交接之声,仿佛是什么东西被砍断了,细细一听,那声音竟是从水牢传出来的,当即走进去查看,然而刚拐进最后一个弯,还没看清楚是什么呢,就被迎面而来一道气劲打在身上,整个人如风筝一样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墙上人事不省。

    打斗声引来了附近其他看守的弟子,纷纷前来查看情况,但全都如第一个人一般,还没看清楚是就被打晕了。

    月谣拿着剑快速又谨慎地跑出水牢,一抬头,外面已经是后半夜了,今夜是朔月,天空上繁星点点,十分地静谧。月谣没跑几步就听见前方有脚步声传来,动静很小,显然对方也是压着步子的。她一个矮身藏进矮冬青后边,看得那个身影走过去后忽然出手,那人竟是有准备的,听到身后有动静,下意识地一闪,一转身就看见了月谣。

    “息微师兄!”

    “月谣!?”息微低呼,四下看了看,忙和她一起躲到一旁,“你怎么跑出来了?”

    月谣挑着重要的话说了,问他怎么会深夜来此,说到这里,息微就一肚子气,“我看姬桓师兄根本没有要救你的意思,我就自己来了,想试试看能不能救你。没想到你自己跑出来了,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天上星光明灭,照不明终极深渊的黑暗,月谣和息微一同逃到终极渊边,身后忽然灯火通亮起来,伴随着高高低低的呼喊,无数逍遥门弟子潮水一般追了出来。月谣和息微握紧双手,提气运功,飞速掠离了终极渊……

    “掌事师兄!”

    众弟子眼睁睁看着他们逃离,纷纷止住脚步,对闻讯追来的姬桓一礼,显然是征询他的意思。

    姬桓望着很快消失在夜色中的月谣,脸色阴沉至极。

    再一次……她骗了他。

    从带她进逍遥门,教她武,授她兵书,帮她欺瞒养父一事,到听信她的哀求留下剑让她自尽。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是错误的决定。已经太多错误的决定了,决不能再错下去了!

    他攥紧了五指,指骨发白。

    “追!追到了带回来,如若反抗,格杀勿论!”

    月谣和息微一路逃到阳污山,身后追兵不绝,渐渐逼近,最后在山腰处将他们全线包围。

    “月谣师妹,息微师弟,快跟我们回去接受处置!否则就休怪我们手下无情了!”

    月谣垂着剑,意料之外地没有反抗,反而对息微道,“息微师兄,你跟他们走吧,掌事师兄不会过于苛责你,不要再为我继续错下去了。”

    息微大急:“那你呢?”他横剑身前,望着昔日的师兄弟,毅然做了决定,“我不会走的!我们同生同死!”

    月谣仰天笑起来,提剑直指无数敌人,道:“好!我们同生同死!若有来生,我为你当牛做马,报答恩情!”

    逍遥门派出弟子二十人,其中就包括三年前与月谣比武输了的徐泽,三年的沉淀,令他修为更上一层楼,已突破上元阴阳境,转入小元成化境了。当年的比武输了以后,他曾特别关注过月谣,可月谣之后不仅退赛,更是在藏书阁三年没有出,他辗转打听,才知道她涉嫌以卑鄙的手段赢取比赛而被罚,那三年的时间根本没有人再教过她一招一式。

    二十人围攻二人,月谣和息微占不得半点便宜,息微更是狼狈应对节节败退。徐泽盯紧了月谣,出手极重,剑剑致命。然而本以为轻松可以拿下的人,却在他连续使出原流泉浡、枯木生花、明幽行炎三招之后反而渐渐占了上风。

    铮地一声厉响,双剑交击复又分开,徐泽被击退十来步,内里有些受伤,面子上佯装无事,暗暗心惊。

    三年的时间,他在掌门的亲自督导之下突破了小元成化境,速度已经十分快了,月谣只是在藏书阁自己偷偷学习,进境莫非比自己还高!?

    息微堪堪截下左右两方的合杀,眼前一晃,身体便被一股霸道的力量带走,等站定时,已经被月谣带到了合围圈之外的断崖边上,相比较他的疲竭,月谣却力量充沛,手中剑幽幽泛出黑光。

    “这是你们逼我的……!”她将息微护在身后,迎着提剑群冲而来的昔日同门,缓缓提剑凝气,只见那剑身通体黑光极盛,似有巨大的力量蓄势待发,徐泽心中一紧,还来不及呼喝同门后退,就见前方陡然凝聚起无形巨浪,排山倒海一样向众人俯冲而来……徐泽等几个功力高的勉强提气护住自己,几个功力低的当即就被拍翻在地,一时间难以起身。月谣没有给他们反击的机会,剑身的黑光逐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