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来自帝畿的神秘客人(1/2)
    昏昏欲睡之际,头顶的阳光忽然被遮挡住,环环不耐地甩了甩尾巴,发出低低的吼声。月谣睁开眼,却见正上方突然出现一张极为俊俏的脸蛋,微微俯身低头看着自己,那大片大片的阳光,正是被他挡住的。

    四目相对,月谣突然就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姬桓的情景。

    她凉凉地看着,不动也不说话,那人看了月谣好一会儿,哈哈一笑,“叨扰姑娘雅兴,万分抱歉。小生和曦,有礼了。”

    月谣一跃而起,拍了拍手心里的土,道:“先生找我?”

    和曦笑眯眯地:“是。”

    此时馆主一团和气地从外边进来,笑得如一只招财猫,人还没走到跟前就热情地冲月谣打招呼,好像半辈子没见的老朋友一样。

    月谣涌起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馆主随口寒暄几句之后,满是笑容地道:“这位先生有要事要出远门,你也知道现在天下不太平,路途遥远容易出意外。我们馆里最出色的就是你了,这个任务还真是非你不可。”

    “哪儿?”

    “丰沮玉门山!”和曦爽朗地说出地名,冲着月谣笑得一团天真和谐又无知。

    月谣怀疑自己听错了,眉头一下子皱起来,又问了一遍,“你说哪儿?”

    “丰沮玉门山。”

    “丰沮玉门山……那个日升月落的地方?”月谣觉得不是自己听错了就是眼前这个人疯了,然而和曦慎重其事地点点头,又说,“多少钱都可以,只要你能保护我到达那里。”

    “那是传说中的地方,住着神明,怎么会是我们凡人能去的地方?”

    和曦只微微地一笑,态度十分地坚决:“只要姑娘能沿途保护我,至于如何去,我自然知道。”

    见月谣诸多疑问,馆主忙将她拉到一旁,低声道,“怎么去是这位公子的事情,你只要负责沿途保护他就好了。他是听到了你的名气慕名来的,光定金就给了这个数。”馆主将手掌翻覆了一下,“一千两金,我先给你一百金。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两百金,如何!?你刚来我们武行,就能赚三百金,说出去这事谁相信!?机会就在面前,可不能错过!”

    月谣不说话,馆主见她态度犹豫,正想说服她,却听她开口讨价,“我现在就要五百金,事成之后他给你多少,你要给我一半。”

    馆主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什么?五百金!说什么玩笑话!给你一百金已经是优渥的待遇了。”

    “这一次那么远,能不能活着还是个未知数,要你五百金不算亏了你。你什么都不用做,就能保底拿五百金,已经是很好的买卖了!”

    馆主气得发笑:“你别忘了,你已经和我签了契约,契约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你的年薪,我给你一百金已是优待你,你要知道我可以什么都不给你!”

    月谣看着馆主,笑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馆主,你要是想要那剩下的钱,最好还是给我五百金,否则此去路途遥远,我也不能保证这个金主是不是能活着回来付清所有的钱。”

    “……!”馆主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可是偏偏月谣的威胁很有效用,若不给她五百金,他最多只能拿到一千金;若给她五百金,事后和曦再给三千金,他就能获得三千五百金的钱。至于回来后是不是要给一半给月谣,另说。

    “好好好!给你五百金就五百金。”

    两人商议完毕,馆主拉着月谣笑眯眯地对和曦说:“这事没有问题,公子你放心,有我们月谣保护一定能平安来去!您要什么时候出发?”

    和曦敛了方才的笑容,一本正经地看着月谣,道:“现在。”

    出了城门,一路往东,日头渐渐稀薄,急行了一下午也不过走了四十里不到的路程。由于出发得急,月谣没有怎么收拾衣物,主要是银钱干粮还有一套换洗的衣裳,至于那个年轻的公子,除了一个侍从什么都没带,当真是轻装便服轻松得紧。

    那个侍从名唤何山,是个忠厚实在的人,只是不知为了什么缘由,看月谣相当不顺眼,一路上从未正眼看过她,甚至还防备着她。倒是和曦十分地信任月谣,还特别喜欢环环,总想逗弄环环,把环环弄得不耐烦之后又找月谣挡,一路上也算轻松。

    眼看着天黑了,四周都是荒山野岭,三人不得不停下来露宿一晚。捡柴火的事本是何山干的活,可何山把背上三个大包袱往地上一摆,脸一沉,指挥月谣去捡。月谣看了眼他,也不与他争,带着环环就去捡柴火,她知道怎么快速地拾柴火,顺手还摘了许多好吃的果子,当她抱着柴火果子回去时,却看见何山和和曦争执着什么,她压低步子走近去,只听何山急不可耐地说:“那个女人靠不住,主人,我真的听得清清楚楚,她要在半途杀了您劫财!”

    月谣一愣,屏住了气息不说话。

    “好了,眼下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你若是不放心,一路上多观察她便是。时候不早了,她应该快回来了,不要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