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三姓兄妹(1/2)
    燕离忽地笑了,尽管脸上挂了花,红一块紫一块的显得狼狈不堪,但仍旧难以掩饰他英俊的容貌,尤其是笑起来那无害的模样,让月谣减了几分敌意。

    “姑娘接下来要去哪里?既然无处可归又无门派,总会有个去处,能留下些信息,日后也方便……”

    月谣眼神一下子落寞起来,望着脚边随风摇曳的小草,随手拔了起来,淡淡地说:“无家可归,无处可去,你不必报恩了,我也只是顺手。”

    燕离望着她孤冷的模样,放松了身子也同她一起靠在断墙上,遥遥望着天上的明月,轻快地说:“天下之大,原来我和巧儿不是个例外。”

    月谣奇怪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我和巧儿和你一样,无家可归,无处可去。不知道明天会在哪里,不知道下一顿会不会饿肚子。”

    月谣喉头一动,心底里一股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燕离又说,“眼下天下动荡不安,凶兽尽出,人有的时候比凶兽还要凶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兴致勃勃地坐起来,“姑娘,既然你也无处可去,不如和我们一起去帝畿吧!”

    “帝畿?”

    燕离眼睛亮得好像天上的明星,道,“是!帝畿!天子下了征兵令,无论是男是女都有资格入伍!我和巧儿都打算去!”

    月谣眉头一皱。

    “天子继位后,废除贱民制、轻徭薄税,眼下十一城各自为政,城主府派系林立,只有帝畿才是欣欣向荣的姿态,才会欢迎我们这样的人。帝畿推行新法,只要有战功、只要斩首够多,谁都可以当将军!就是大司马也能做!”

    ——你的能力不能浪费,帝畿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以你的能力,禁卫队长是唾手可得的。你不必受谁的威胁,不必为了生存东奔西走……

    月谣猛然想起分手前和曦说过的话。

    燕离这番话若是在一个月前说,月谣或许并不会为之心动,可现在她没了环环,又只身到处流浪,才发现这个天下有多不安,危机有多难以设防。燕离的提议……或许值得一试?

    天渐渐地亮了,这个充满了罪恶的夜晚终于要过去了。

    姑娘们经过一夜的惊魂不定,此时都面有倦容,月谣靠着墙壁小小地眯了一下,抬头看见东方天空露出了鱼肚白,于是起来走到那四具尸体的身边,粗暴地搜索他们的身体,从他们身上各自搜出所有的银钱,粗粗分了分,交给燕离。

    “……?”

    “给她们,回家的路费。”

    燕离回头看了眼抱成团的姑娘们,点点头接过,然而要站起来时却发现脚上完全不能使力,低吟一声又坐了回去。

    “你的脚……”

    燕离疼得直抽气,即便这样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没……没事……可能是断了……”

    月谣蹲下来摸了摸他的脚,摸到伤处时,燕离忍住没有出声。“没事,还没断。”月谣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手在他的脚上轻轻摸了两圈,陡然发力,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猝不及防地袭击了燕离的头皮,疼得他冷汗直流。

    月谣站起来,道,“好了。”

    “谢……谢谢。”

    月谣拿着钱走到姑娘们面前,将钱往地上一丢,道:“这里的钱你们自己分,就当是回家的路费。”

    姑娘们一开始怯生生地不敢拿,后来有一个壮着胆子拿了,接下来就全都放开了胆子拿钱。姑娘们拿了钱,怕月谣反悔,三三两两地结伴很快就走光了,整个废旧的村子只剩下他们三人。

    “你的脚还好吗?”

    陈媚巧扶着燕离站起来,他已经好了很多,道,“没什么大事,只是走路可能……”

    “马车还在,你不用走路,来。”月谣走过去,一把架住他,她个子比陈媚巧小,但是气力不知道大上多少,当即把燕离整个人架住,轻松地上了马车。她见陈媚巧一脸倦容,面上虽冷,但言语却多了几分关怀,“我来驾车,你去休息吧。”

    车轱辘在破旧的石子路上印出两行浅浅的印子渐行渐远,整个村子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就在月谣她们离开不久,这个荒无人烟的小村子再次迎来了一批人,不同于的是来的人个个训练有素,似乎是某个门阀豢养的死士。他们的目的性极强,在小村子里搜寻了一圈后,最后找到了月谣一行人昨晚休息的地方,只见那四具死尸犹自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血液早已凝涸,尤其一个人还被割了双眼。

    “好利落的手法,看来应该就是少城主要的人。”

    “追?”

    “追!”

    月谣驾着马车一路向北,沿途虽然没什么人烟,但胜在风景优美,加上走之前搜走了悍匪们所有的干粮酒水,很长一段路他们都不用担心饿肚子,因此他们一路几乎可以说是游山玩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