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解救君子城(1/2)
    和曦面部微微有动容,但是向来人前不露喜怒的他看上去除了威严什么也看不到。月谣跪在地上,直到膝盖传来麻木的刺痛感,他都没有再说话。

    此时何山快步从城楼下跑上来,盔甲因为他下跪的动作而发出清亮的声音,他道:“陛下,已经清理完毕,敌军死亡六万三千五百八十七人,被俘五千八百六十九人。请陛下明示如何处理?”

    “尸体就地烧了,幽都城的俘虏全部杀了,至于多首城……好生招待,朕要亲自训话。”

    “是!”

    月谣在听到和曦要留下多首城的俘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话天子是听进去了。没多久之后,天子果然让她起来,神色看上有几分和善,“你也辛苦了,好好下去休息一下吧。接下来还有恶战,若是倒了,朕会心疼的。”

    月谣的脸颊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幸而低着头 ,和曦并没有看到她满是尴尬的神色,挥手就让她走了。

    月谣现下已经是军将了,统领五千新军,因此营帐被单独分开来,但是军中除了她就只有兰茵一个女子,让她和其他男兵一起住不方便,单独再分她一个营帐又浪费物资,于是月谣仍是将她留在自己的营帐中。

    兰茵打了热水来,帮她擦着背一边说,“你说走就走了,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好在你没事。”月谣身上有好处血污,她一脱掉铠甲的时候,兰茵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多处受伤,洗下来才发现那都是别人的血,但是血污洗掉后,她背上多处的伤疤便赫然暴露眼前。

    有几道很长的鞭痕是新伤,伤口已经结疤,那是孟曾试图陷害她的时候被鞭伤的。兰茵喉头一紧,伸手轻轻摸了一下, “还疼吗?”

    月谣趴在桶边沿,摇头说不疼。兰茵这才发现那些新伤下面还有数道伤痕,全都是旧伤,疤痕边缘干净清晰,看上去像是被利刃所伤。她看了一眼趴着假寐的月谣,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擦背的动作越发轻柔了。

    王师在丰都镇停留了一日,当晚和曦就密诏月谣,增派一万五千王师给她,去支援东面的君子城。君子城向来以礼行事,不喜杀戮,因此辖地千里竟然没有一个精锐的军队,整个城加起来只能凑出五万兵马来,一日之内就被殷鹤华带人破了主城,甘氏上上下下都被囚在城主府,进不去也出不来。

    和曦的意思很简单,打退驻守君子城主城的敌军,救出甘氏上下,带领留存的君子城卫兵和王师自东南面进发,逼近幽都城主城的南面,与背面他所带领的王师前后发起进攻。

    兰茵听说月谣连休息一晚都不行又要连夜出发,心疼不已。

    “陛下怎能如此不通情达理,好歹让你休息一晚。”

    月谣一边快速穿上铠甲,一边说:“王师不宜久战,时间宝贵,一分也浪费不得。”想了想又补充,“这些话你出去不要对任何人说,我不在,你自己小心。”

    “嗯。”

    夜色中,包括五千新兵在内的两万王师已经集结完毕,就等着月谣一声令下,秘密东进。

    燕离远远地站着,看着月谣一身戎装利落地上马,两万士卒全部安静地跪下,心里头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有什么东西胀开来,充满了胸腔,游走在四肢百骸,连眼眶也胀胀地发热,有着落泪的冲动……

    自从来到了女兵营,她吃了多少苦,天子与朝臣的斗争就是改革与旧制的矛盾,首当其冲的就是女兵营,当初自己的一番豪情壮志,害得巧儿失踪,月谣差点被杀,现在终于苦尽甘来。只希望她此去平安,才不枉费坚持下来的辛苦。

    深夜。

    和曦一身黄袍站在临时搭建的台上,底下是被俘的俘虏,深蓝色的是幽都城俘虏,灰黄色的则是多首城的,左右各自成堆地全都灰头土脸地跪在地上。随着他一声令下,所有的幽都城俘虏全部被提出去,不多久,空气中传来利刃割断骨肉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沉闷的人头落地的声音,血腥气铺天盖地地飘入了多首城俘虏们的鼻子。

    和曦高高地站在台上,眼神就像即将出鞘的寒兵利器,直直地看着下面或惶恐、或大义凛然的俘虏们。

    “多首城的将士们。朕不杀你们!”他看着下面因震惊而纷纷抬头看自己的俘虏们,冷峻的面庞上透着坚毅刚强,令人望而生畏,“因为朕知道,你们都只是服从你们的将官,并不知道真相。殷氏欺骗了你们、欺骗了你们的将官,欺骗了整个多首城,他们卑鄙地利用你们的善良和忠诚,打着恢复祖制、光复大虞的旗号,谋取自己的私利!他们谋的不是百姓的利益,而是殷氏门阀的利益!自朕登基以来,朕推行新制,希望百姓富庶,民富则国强!任何妄图阻挠的,朕绝不轻恕!”

    明月高悬,月光冷得就好像出鞘的寒兵利剑,洒在和曦银色的盔甲上,反射着冷毅的光。

    “幽都城输了,王师必将扫平一切叛贼;幽都城赢了,五服九城必将出兵讨伐!多首城区区千里辖地几万士兵,顷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