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斩首俘虏(1/2)
    月谣手握利剑穿梭在尸体和残骸之间,由人带领着走向关押甘氏上下的宫室。

    一打开宫室大门,一股浓重的异味便飘入耳朵,腐烂的、骚臭的所有味道混合在一起,差点没让走在前头的士卒晕过去。

    月谣捂着口鼻走进去,命人将先前被钉死的窗子都打开透气。明灯点亮的一刹那,她才看清整个宫室的情景——殷康将城主甘辰的一杆妻妾和子女全都驱赶到这里,一个月来几乎不给吃的喝的,可怜一代城主,到老了不仅要经历这样的巨变,连保暖都得不到保障,最后只能靠尿来支撑。

    月谣注意到角落里有一具尸体,看上去已经死了一段日子了,在这个被闷着不透气的宫室里丢弃着,已经开始腐烂了。满屋子的腐臭味,除了有一屋子人的排泄物,最多的还是来自这具尸体。

    她健步走到甘辰面前,命人将甘辰好生搀扶起来,退后半部恭恭敬敬地弯身一礼,“甘城主,末将身负王命,特意来解君子城的围。幽都城叛军已经全部清缴,城主大可放心了。”

    甘辰原以为来解救的是一个善战的将军,却不想居然是一个女子。

    “你是女子!?”那一声质疑之意过于明显,月谣不悦地皱了一下眉头,但没有表露什么。甘辰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善,干咳一声又说,“都……都清缴了?好!太好了!殷氏一族竟敢谋反,杀我君子城子弟,害我爱妾,我……我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骨血。殷康呢?殷康死了没?!”

    月谣道:“未曾。”

    “带我去见他!我要……我要亲手宰了他,为我爱妾报仇!”说罢哆嗦着脚步就往外走。月谣后退一步拦在他面前,背仍是微微地弯着,语气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冷漠:“城主被关押一个月想必有些不舒服,不妨先去洗漱一番,吃些东西,再去见殷康也不迟。”

    月谣不说还好,一说甘辰就觉得浑身上下无力,肚子更是饿得发痛,他想了想,点点头:“你说的在理。”

    月谣抬起头来,偏头对手下兵卒低声道:“把夫人们和公子小姐一起请下去好生梳洗,吃点东西。”

    “是!”

    一干妻妾被人好生地请走,月谣走出这座臭气熏天的宫室,外面的空气虽然还飘着血腥气,但比起那座宫室里的要清新太多了。她随手招了招手,立刻有士卒小跑过来。

    “所有的宫室都挨个搜查一遍,把所有被关押的甘氏子弟全部都救出来。一个时辰之后,把甘城主和各位夫人们都请到云麓台,就说……”她歪着头想了想,忽然一笑,“本将请他们报仇。”

    云麓台上,士卒简约地搭了几个席位,第一个自然是留给老城主的,月谣的就挨着老城主的左下方。除了老城主,还有他后院里所有的夫人们,以及年幼的世子。

    殷康被五花大绑地押送到月谣面前,为了防止他暴起伤人,负责押送的士卒狠狠在他的脑袋上砸了好几下,直到他鲜血淋漓地再也没有气力反抗为止。老城主看着殷康被绑着押上来,整个人愤怒地发着抖,“贼子!你也有今天!”说罢挥舞着拐杖就要上去打人,然而阴沉木拐杖在半空中就被人当头拦住了。老城主恼怒地看向半途拦截的人,只见月谣单手握住了拐杖,正微微笑着看自己。

    她缓慢地将拐杖拿下来,“甘城主不必动怒,气大伤肝。像这样的乱臣贼子,大人用拐杖,怕是会脏了您的拐杖。”她脖子微微一偏,立刻有士卒上前一步,解下配件递过来,她反手抽出利剑,将剑柄朝向甘辰递过去,笑意加深,“城主不妨亲手斩了他,以报甘氏族人受的屈辱、以及……天子的信任之恩。”

    甘辰脸色骤然变了,色厉内荏地瞪着月谣,迟迟没有接剑。

    半晌,月谣稍稍收敛了笑意,看了眼寒光凛冽的宝剑,很是体贴地说:“是我疏忽了,城主一向宽厚,想必是没杀过人。”她将剑随随意意地垂下,剑尖正好点在汉白玉铺就的地面上,“可是大人,殷氏谋反,杀的是甘氏的子弟,辱的是您的脸面。今日您若是不杀他泄恨,将来任由他人欺负头上,只会害自己的族人再次被杀……城主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甘辰脸色变了又变。

    他不是没杀过人,但那都是他下命令,底下人去执行。

    月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年幼的世子面前。甘辰已老,但他唯一的儿子却才九岁。月谣蹲下来,看似温柔却强硬地将剑放入世子手里,“不如世子试试吧。”

    年幼的世子睁着一双大眼睛,茫然无知地盯着月谣。夫人们中突然尖叫着冲出一个美妇,一把搂住了世子,顺手将那把剑打开,半是哭着半是呵斥:“你想对世子做什么!”转头又对城主哭,“城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甘辰面红耳赤地望着月谣:“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月谣甚是惋惜地叹息,捡起利剑,慢慢地走到了殷康面前,此时他脸上的血已经止住了,血迹半干涸地凝固在头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