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贪污(1/3)
    夜渐渐地深了,营地内安静得连虫鸣都没有,呼呼的风声就好像女鬼的哀嚎,听的人不舒服。月谣面前摊开了五份敕甲,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除了已死的大司寇外甥,其他都是贫苦人家出身。

    她坐在营帐内,外面忽然行来一阵脚步声,来的人走得很快,连通报也没有就直接掀开帘帐。月谣抬起头,面色并无蕴怒。

    “我连夜找了燕大人,这是有关易云更详细的资料。”息微将一本小册子放在桌子上。

    月谣打开来,上面的内容不多,但每一条都很精辟,这和被动过手脚的敕甲上的内容大相径庭。

    都说易云是一个老实人,可在这份资料中,他不仅是个游手好闲的败类,更加滥赌,欠下巨额债务无法偿还,差点被剁手,可不知怎么回事,忽然有一天他将全部的债都偿还清了,没多久就应征做了新兵。他还有一个相好,是一个寡妇,每次休假他都会去找这个寡妇厮混。

    “此事不简单,易云是大司马的人,挑起此事不是偶然。大司寇来的这么快,连陛下的旨意都拿到了,一定是有预谋的。这三个人落在他手里,我太被动了。”

    “那怎么办?”

    月谣支着头想了一会,道,“你去把这个寡妇抓来,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好。”

    天渐渐地要亮了,月谣一夜没有合眼,棠摩云连夜审了三十几个兵,写了长长的六十页纸,全部交给月谣。

    “大人,从兄弟们的口供上来看,此事是谢三先挑衅的。谢三趋利轻义,知道杜伟是大司寇的外甥,就攀上了他。杜伟轻狂,凭着姨父的关系,在新兵营里拉帮结伙,处处与邱彪等人过不去。昨天早上,有人听到谢三说要给邱彪和莫武义好看,杜伟本来是要去看戏的,但是打起来的时候被殃及池鱼,就这么被打死了。”

    月谣一边听着他说,一边看着长达六十几页的供词。

    营帐内弥漫着长时间的静默。

    “谢三和李寅江关系不错?”月谣指着一行字,忽然抬头看向棠摩云。棠摩云思考了一下,点头道,“是,寅江有几次在我们面前说过他不错。”话未说完,他眉头一皱,又解释,“寅江读书不多,可能是被蒙蔽了。”

    “把他叫来。”

    李寅江昂首阔步地一身戎装很快就来了,对着月谣跪下:“大人!”月谣嗯了一声,摆摆手示意他起来说话。

    “你和谢三是什么关系?”

    “谢三?”李寅江道,“这小子很上道,挺机灵。”

    “哪里机灵?”

    李寅江想了很久,道:“就……做事很勤快,嘴巴很甜,平时训练的时候也很努力。跟弟兄们处得挺好的!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就是可惜了。”

    “他和杜伟平时的交情,你可知道?”

    李寅江道:“杜伟是大司寇的亲戚,我认识谢三,就是……就是通过他……”他的语速忽然慢下来,似乎在思考什么,眼神略有闪烁。

    月谣盯着他的神情,忽然道:“你受贿了?”

    棠摩云愣了一下,不知道月谣怎么会得出这个结论,他下意识地看向李寅江,后者满脸错愕,黝黑的脸色瞬间暴涨红色,“我……我……”他吱唔着,忽然跪下去,“大人……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求大人恕罪!”

    八尺男儿往地上扑通一跪,羞愧地垂着头,看上去有几分可怜。棠摩云气得冲口而出,“你怎么这么糊涂!”

    近十年天子下重手整治贪污,多少赫赫威名的门阀世家因此被灭族,即便是现在,只要有哪个官员被查出贪污,立即就会被大司寇抓进刑狱,而刑狱这个地方,进去了就别想在出来了。

    “我……我也是没办法啊!今年初我收到家书,我娘生病了,需要很多钱才能治好。我……我就一个娘,俸禄不够用,我就……我就收了点……”他殷切地恳求,“大人!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求您饶了我吧!”

    月谣又气又恨,“你贪了多少?谁向你行贿?除了你,还有谁受贿了?”

    李寅江本来还有一丝犹豫,月谣随手抓过一支笔筒丢过去,劈头盖脸地直接砸中了他的脑门,整个人嚯地站了起来,厉声呵斥,“你以为你不说是仗义吗!你现在不说,是想等进了刑狱再说吗!”

    李寅江被笔筒砸中的地方开始血流不止,他伏在地上,吞了吞口水,开始将自己知道的行贿者和受贿者和盘托出。粗数下来,竟然将近百人,其中二十几个受贿的,全都是当初即谷山幸存的她的亲信。

    月谣慢慢地坐了回去,营帐内弥漫着可怕的寂静。

    棠摩云偷偷看了眼月谣,忽然听见她喊自己,忙绷直了。

    “你有没有参与?”

    “回大人!小人没有!”

    “你知道这件事吗?”

    “回大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