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对策(1/2)
    孙苟有些慌张,一脸地哭腔:“大人,这真的不怪小人……大司马做事严谨,小人也只见过他一次。”他长了一张方脸,说话的语气十分诚恳,看上去老实地不能再老实了。

    月谣低叹一口气站了起来,语气竟然有些温和:“既然招了,那便是人证。夏叙,先把他们三个带到隔壁的营帐休息一下。”

    “是!”

    那三个人很快就被好生带下去了。月谣停留了一会,走到边上正在被行刑的人面前,一抬手,无数鞭雨便停下了。

    她的声音冷酷得好像来自地狱的恶鬼:“已经快正午了,你们想好了吗?谁能提供物证,我便饶了谁的性命。”

    “……冤……冤枉啊……”

    “我们……没有与……大司马……勾……勾结……”

    月谣掠过那些声音,静静地等着,然而许久也不见有人说出她想要的答案。她抬起左手,手指招了招,行刑的士官立刻上前。

    “都杀了。”

    行刑官身躯微微一震,更低地弯身应是,等她离开后,抽出腰间利刃,下令,“全都杀了。”

    走出营帐,带着淡淡泥土和青草味道的空气一下子清新起来,月谣深深吸了几口气,脚步一顿,往隔壁的营帐走去。

    夏叙一掀开帘帐出来,就看见月谣走过来,忙上前,道:“大人?”

    “他们伤势如何?”

    夏叙如实说:“刚刚上了药,小人正要去找军医。”

    “不必了。”月谣冷眼看了营帐一眼,“都杀了。”

    夏叙愣了一下,“他们不是……”

    月谣冷笑:“言辞含糊,无凭无据,他们只是想糊弄我,好活着等到大司寇来。留之无用,反而还会害了兄弟们。”又说,“想不到师忝培养出来的人,倒个个忠心耿耿。”

    夏叙觉得有道理,正打算进去,却听月谣又问:“从昨晚开始还没吃过东西,也没休息过吧?”

    “是。”

    月谣不说还好,一说就感觉肚子有些饿,但眼下事情还没处理完,哪里是休息的时候。他忙道,“当初跟着将军平叛,好几天不睡觉也是常有的事,眼下不过是一晚上不睡而已,不妨事。”

    月谣低低叹一口气,“都是我御下不严,否则也不会连累大家。时间不多了,要在大司寇来提人之前把所有的物证人证都灭了。”

    可即使这样也未必管用,这个窟窿太大了,涉及的人员纷杂,不是一时三刻能处理掉的,极其容易被大司寇抓住把柄。

    她眉头深深地蹙起。

    夏叙点点头,无声一礼,又再次返回了营帐。

    月谣回到营帐,李寅江等人已经写好了名单,她一一过目后快速收进袖子里。

    “你们听好,接下来大司寇很快就会来提人,你们所有人他都知道,或许连你们收了多少钱都一清二楚。这一切都是大司马做的局,所有行贿之人都是他的人。所以你们坚决不能承认你们受贿。我会想方设法为你们脱罪,在此之前,你们要记住!你们无罪,不曾受贿!所有的事,你们一概

    不知情!”

    “寅江!唐剑!”月谣道,“你们听着,你们寄回家里的钱,是我给的。”

    “是!”

    “是!”

    日晷上的阴影逐渐落在正午时分上,与月谣料想得不差,大司寇带着人很快再次回来,与他一同来的还有大司马师忝,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杀回来,整个新兵营顿时风声鹤唳。

    月谣早已让人清理了用刑过的营帐,被杀的几十人也全部清理了尸身,横陈在教练场上。

    大司马万万没想到月谣早已有了准备。使人假意错手杀了杜伟,目的是为了引起大司寇的注意,也是为了麻痹月谣,让她以为此事不过是寻常的斗殴。之后犯人招供的受贿案才是重点,若是利用好了,便能将她治罪,没想到她竟然会提前有所准备!?

    那些被杀的人,除了个别,其余的全都是他想方设法安插进来的内应,就这么被连根拔除了!

    他内心震惊,面上却是淡淡的。

    “小司马这是做什么,是想威胁谁吗?”

    月谣微微笑着,“当然不是,大司马何须紧张。只是你们来的不凑巧,这些人因为违反军纪被处死了。”

    大司寇高声道:“云大人,昨夜提走的三位犯人,供出了新兵营行贿受贿一事,本官是来捉拿涉案人员的,你这样将所有嫌疑人都杀了,是欲盖弥彰吗?”

    月谣一脸地不知情,道:“行贿受贿?此事下官并不知情。这些人私下里聚众赌博,严重违反军纪,这才处死,以儆效尤。”

    大司马冷笑一声:“聚众赌博?可有人看见,可有物证?云大人,做事是讲证据的,你无缘无故将人杀了,莫非是在掩饰什么?”他对司寇道,“大司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