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刺客(1/2)
    李寅江等人的贪污案在帝畿引起的轩然大波并没有太大地影响新兵营,得益于月谣在营内禁止士兵讨论此事、违者军法处置,大部分的士兵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姬桓第一次进入新兵营时,发现这里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纪律严明,整整十万人的营地安静得好像无人之地,巡视的队伍有序地穿插在个个营地,没有一个人互相说话,每个人的表情都十分严肃。

    月谣一身银色的甲胄,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十分晃眼,姬桓就站在教练场下面,远远地看着她。十万新兵全都被聚集起来,雅雀无声地听着月谣说话。

    “……二十三名士官受贿,是我御下不严之过,不可置身事外,当受军法处置!”她的声音掷地有声,宛如金石敲击,十分冷酷,“刑以军棍一百,向诸位将士谢罪!”

    姬桓原本还信步悠闲,欣赏着她的英姿,乍一听闻此言,勃然变色,身形刚动就被夏叙伸手拦住。

    “姬掌门!大人有令,就让您在这里,请不要乱动。”

    姬桓眼睁睁看着月谣脱去厚重的甲胄,只着白色的单衣跪在地上,行刑的是棠摩云,那是她最信任的心腹之一,然而下手却没有任何保留,每一下都是实打实地打下来,即便隔了几百步之远,姬桓还是能听到棍子打到身上发出的闷声。

    就好像直接打在他的心口上一样,浑身都疼痛起来,他狠狠地攥紧了拳头,若不是夏叙拉得紧,一遍遍说这是月谣的意思,便要冲上去将人救下来。

    普通人承受二十军棍已经很艰难了,更何况是一百,就算她内功深厚也难以承受。尽管已经是秋天,太阳却晒得人一身身地冒出冷汗,偌大一个校练场上没有一丝声音发出来。

    时间漫长得好像渐渐要停止一样。

    当行至八十棍的时候,月谣陡然一口血喷出来,绷得笔直的背一下子瘫下去,双手在地上支撑着,好像随时要倒下去。棠摩云停下手,颤抖着声音喊了一声大人。

    月谣费力地喘着气,声音嘶哑地催促:“——继续!”

    棠摩云咬了咬牙,高高地抬起军棍,又狠狠地落下……

    姬桓再也不能忍受,一把推开夏叙,大步往前走。

    他真要走,夏叙是拦不住的。他跟着追了两步,一剑横在姬桓面前,厉色道,“这里是新兵营,是令行禁止的地方!姬掌门就算不理解末将,至少也为大人考虑,当着十万新军,大人亲口说要受一百军棍,难道姬掌门要大人好不容易积累的威信就此丧失吗?!”

    姬桓猛然住脚,手攥得咯咯响,理智像一根快要断了的琴弦死死绷着。僵持了片刻,终是没再前进一步,只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月谣,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只等着行刑结束便冲上去将人救下来。

    整整一百军棍,当全部行完的时候,月谣的神志已经不清晰了,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尤其是背部,早已皮肉绽开,血肉模糊成一片。棠摩云一把扔掉军棍,跪下去要去扶她,眼角一道黑影闪过,月谣已经落入了姬桓的怀抱,只是她一靠在他的怀里,便喷出一大口血来。

    因伤口在背部,不能抱她,姬桓只能将她背起来。月谣的意识还有些清醒,眼睛费力地睁着,声音轻得只有姬桓能听见。

    “这些日子,一步……也不要离开……我……”随后便人事不省。

    姬桓背着她,心像是被人生生撕裂了。他才发现自己是多么无力,不仅仅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即便他看到了,他也无力帮助她一分一毫。

    深深的挫败感笼罩着他,头一次他对自己的存在产生了怀疑。

    月谣身受重伤的消息很快传开来,天子第一时间派出了宫内最好的医师,然而伤情过重,情况令人担忧。

    和曦坐在清思殿内,面无表情地听着医师在下面禀报月谣的情况,一言不发。医师刚刚禀报完,高丰便走了进来,道:“陛下,王后娘娘来了。”

    和曦眼珠子动了一下,轻声道:“宣吧。”

    文薇一身与天子同色的玄红后袍快步而来,面上却无平日的雍容端庄,“陛下!陛下!妾听说云大人受了重伤,如今伤情如何?”

    天子有些烦闷,眉头皱得紧紧的,见到文薇,第一句话便是呵斥:“王后,云卿是朝臣,你怎可公然逾制?!”

    文薇一愣,忙要跪下请罪,请被和曦抬手拦住,“罢了。朕知道你和云卿交情深厚,云卿受伤,你出于关心才会失态。”他指了指医师,“王后想知道什么,就问他吧。”

    文薇谢过了天子,细细问询月谣的伤势,听到她后背皮开肉绽,内伤极重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凉气,“可能治好?需要多久?”

    不等医师回答,身后忽然传来高丰的惊呼,常年服侍在和曦身边,他早就练成了一身宠辱不惊的淡定,然而此时却惊得声音都变了调,“陛下!陛下!”

    文薇回过头去,只见和曦一只手捂着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