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点将(1/3)
    月儿悄然爬上中天,一轮娥眉弯月细细地悬挂在黑色的天空中,星辉璀璨得就好像一条波江大河,缓缓地淌过整个苍穹。

    月谣坐在庭院里,倒了两杯小酒,送到姬桓面前。

    徐徐清风沁凉入骨,她却觉得浑身上下暖洋洋的。

    自从她在那本《厨娘娇俏》上留了两句话,清冷出尘的姬掌门终于停止了剽窃他人智慧的举动,说话慢慢恢复了以往的言简意赅,只偶尔还会不由自主地蹦出几句甜腻的话,虽和平日形象有些格格不入,倒好歹是原创了。

    姬桓喝着酒,微微笑起来,一双眼睛明亮温柔,就好像这漫天的星辰。月谣最喜欢看他笑起来的样子,他的眼睛就好像藏了一整个世外桃源,被他注视着,犹如拥有了这样一个安宁的世界。

    “今日怎么了,有什么好事吗?”

    话音刚落,清和便端了两个盆子的祝萸果过来,无声一礼又退下。

    月谣将整盘祝萸果推到他面前,“这是陛下今日赏赐的,你剥给我吃。快点!”

    “祝萸果。这不是鹊尾城的特产吗?”他放下酒,熟练地拿过小锤子轻轻一锤,果壳便应声裂开,露出里面晶莹剔透的果肉来。

    “是啊!只可惜我从来没吃过,也不会吃。所以你要剥给我吃!”

    她在宫里吃过几个,觉得美味极了,可旁边天子的视线叫她如坐针毡,哪里敢多吃。这时候便露出些许精光,贪婪地盯着晶莹剔透的果肉。

    姬桓笑了,伸手去摸她的头,却被她一缩脖子躲开,笑着催:“我的头发脏!快剥果子吧!我等着吃呢!”

    姬桓极有耐心地剥,祝萸果的果肉都是小颗小颗的,两大盆全都剥完颇费时间,他望着小山一样高的果盘,眉头微微拧了一下,复又端回来,“这么多,你都吃?当心肚子疼。”

    月谣却推开他,整个儿端到自己面前,用大勺子直接舀着吃,两个腮帮子都鼓鼓的,“若是能吃得肚子疼,倒也不负姬掌门你剥果子的恩情了。”

    “若是真不负我的恩情,晚上你便自己把自己剥了,方不负我费了这般心思才将这果子的坚硬外壳去掉,露出里边美味甘甜的果肉来。”

    月谣闻言只觉得一股甜汁直冲肺里,猛地脸色涨红,剧烈地咳嗽起来。

    姬桓忙搂住她拍她的背。

    她咳了好一会儿,才断断续续地道,“你……怎的又看那些书……堂堂掌门,真是轻浮。”

    看她这般狼狈羞恼的模样,姬桓反而大笑起来。

    那些书看了这么多,也不是全然没用的,至少姬掌门偶尔灵感突至,还是能说些叫人羞恼的原创词句出来。

    然而过了半个时辰,也不知是不是姬桓的乌鸦嘴使然,月谣果真腹痛难忍,折腾了一夜,直到天将大亮了,才缓过来,囫囵睡了个觉。

    开春天还没热起来的时候,后宫忽然传来噩耗——太子生母甘氏一夜暴毙,近身侍奉的人也陆续高烧死去,甚至连太子也高烧不退,经疾医诊断,竟是鼠疫,一时间整个后宫人心惶惶,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仪元殿。

    有人说是仪元殿与冷宫挨得太近,甘妃被打入冷宫后又一直身体羸弱,这才感染了鼠疫,连带感染了身边侍奉的人和太子。

    天子罢朝一日,小太子被紧急送往文懿宫,由文薇看顾。

    所有的消息都是被

    封锁的,大部分外臣都以为是天子抱恙,少数知情的如大宗伯等人,全都三缄其口。

    天子罢朝,底下人却不能不干活,各自在官府里办公。

    月谣低头看公文,都不是什么大事,王师大营早已尘埃落定,硬要说近来有什么大事,便是城伯轮换,尚需挑选三名合适的人。

    师忝谋反,连坐了许多人,放眼整个夏官府,人才青黄不接,再要挑出三名胆识过人,有勇有谋的人,确实难办。

    偌大一个夏官府,她的办公处就挨着张复希的,几步路就到。

    “云大人的意思我懂了,我倒是有两个人选。”张复希道,“一个是军司马谢玉,原属王师大营,任千夫长,师氏作乱时立有大功,被调任至军司马一职,为人忠信机敏,熟知兵法,功夫了得!另一个是师帅郑渊豪,郑氏三代都是武将,可以说是一股清流,正因为郑氏三代不依附任何一个门阀,祖孙三代才始终都是下级士官,也正是如此,才显得郑氏代代忠心为主。”

    月谣点点头。

    “好!不过出任城伯,尤其是荒服的城伯,要小心再小心,最好考验之后再做定夺。”又说,“只可惜还差一位,不知夏官府中,可还有沧海遗珠。”

    张复希想了一会,道:“或许可以办一场文试和武试,择优入选。”

    “若是以前,尚算一个法子。但师氏一党刚刚清除,夏官府人才不济,十一城和百姓们都在盯着帝畿的防卫力量,若此时再用这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