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报应(1/2)
    月谣和张复希二人巡视了大营,一切都井然有序。

    “武功确实不错,行军作战方面。郑渊豪更有章法,谢玉全凭一身经验,各有所长吧。我会将此二人推荐给陛下的!”

    张复希点点头,又问:“眼下还缺少一人,不知陛下是否心中已有人选。”

    如今天子罢朝已有两日,对外没有公布任何原因,整个朝野上下已是议论纷纷,有传言是王后病重,可王后早就生病了,天子怎么会现在才罢朝呢?又有人说是天子病了,可天子生病,那些上呈的折子又是谁批的呢?

    知晓内情的月谣佯装不知,望着前路,没有搭话。

    区区一个甘妃,天子再宠爱,死了也就死了,居然还罢朝两日。古怪的是,宫里的消息竟然断了,现在就连她也不知里面是什么情况。

    左司马府大门口停着一顶精美的轿子,轿夫们个个衣着光鲜,看似某个富贵人家的內侍。

    月谣下了马,立刻就有门房出来通报:“大人可回来了!高丰公公来了!正在等您呢!”

    “高丰?”月谣一怔,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停在外面的轿子,脸色沉了几分。

    高丰已经等了她小半个时辰了,也不急,就那么坐在前厅里喝茶。月谣特意在门口驻足了一会儿,只听里面传来高丰询问清和泡茶的方法,气氛十分轻松,她整了整衣衫,抬步走了进去。

    “高公公。”

    高丰一看见月谣,立刻将手里的茶放下了,道:“云大人可回来了!可让小人好等!陛下召您呢!云大人快随小人进宫吧。”

    月谣道:“好!我现在就去换一身衣服。”她现在穿的是便服,既然是进宫觐见天子,便要穿上官服。

    高丰却说:“不必了云大人,陛下已经等候多时,繁文缛节就免了吧!还是快随小人去吧!”他走过月谣身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入宫不能带兵刃,云大人快解了腰间佩剑吧。”

    月谣面色凝重地看着高丰,高丰也在看她,一双眼睛一团和气,叫人看不出任何情绪来,然而四目相对,月谣的脑海里涌起一股很不好的感觉。

    “清和。”

    “是。”

    她将佩剑解下,递过去,“交给姬桓,好生保管。”

    清和低着头接过剑,无声退到一旁。

    从建福门进,笔直走就是无极宫,再往后就是清思殿。月谣坐在轿子里,一路平稳地进了宫,然而预计的时间到了,却还没有停下来,她忍不住悄悄掀帘往外看。只见外面花团锦簇,宫道深长,一排排的琉璃瓦片映照着夕阳的光辉,复道远去,宫殿起伏,哪里会是清思殿?

    “高公公!”她豁然出声,“这是去哪里?”

    高丰回头看了她一眼,特意走得慢几步,神秘莫测地道:“云大人不必惊慌,陛下召见,自然是去陛下那里。”

    轿子在一处陌生的宫殿停了下来,周遭百花不开,春意不至

    ,冷淡萧条。月谣走出轿子,面色肃静,一抬头就看见宫门口金漆大字写着——观海殿。

    “云大人快走吧,陛下等着您呐!”

    她从未听说过这个宫殿的名字,该是一处无人居住的冷宫。

    和曦就在里面等她,天快暗了,整个宫殿里灯火通明,没有一个宫女內侍侍奉,高丰将人带到后,便悄没声息地退出去了,顺手还将门关上了。

    月谣跪在地上,等着天子让自己起来,然而和曦负手站在一幅画前,一句话也没有说。

    整个宫殿内好像空气被一点点抽走,压抑得要将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和曦终于不再沉迷那幅画。脚步声一点点靠近,最终在她面前站定。

    和曦的声音冰冷得好似失去温度,“晟儿的病好了。”

    月谣道:“恭喜陛下。”

    “你该恭喜自己。”

    “……”

    和曦缓慢地开口,一字一句犹如万钧雷霆,“甘妃和你无冤无仇,与王后构不成威胁;整个君子城和太华城、甚至和你相比,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你们就那么容不下她?”

    月谣心头大骇,猛地抬起头,却见天子冷冷地望着自己,眼底布满了血丝,那眼神是她从未看到过的暴怒。

    “陛下……”

    “你以为朕不知道是吗?”

    月谣的脸色一下子白了。

    “为了权,你将朕带入师忝的陷阱,朕容忍了!甚至给你升至左司马之位,你还有什么不满足,连朕的后宫也要干涉?!你害了文薇的孩子,不够!你还要屡次三番地害甘妃!甚至是太子!”他豁然提住月谣的衣领,狠狠地往地上一掼,“你太过分了!”

    月谣浑身的气力一下子流失了,她瘫坐在地上,连嘴唇都在颤抖。

    “陛下……臣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