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暴露(1/3)
    冬,十一月。

    帝畿姜妃产子,举国欢庆。

    这个消息过了半个月才到幽都城,月谣收到使者报信,脸色顿时阴了下去。

    这真不是一个好消息。

    天子子嗣薄弱,只有华胥晟一个儿子,因此不得不立为太子,王后和太子相互倚靠才能稳固地位,如今姜妃生了一个男孩,若是悉心培养,将来一定会威胁太子的地位,继而威胁到齐后的地位。

    “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兰茵的话戛然而止,只见月谣坐在椅子上,头歪在书架上已经睡着了。她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盖上一层轻薄温暖的锦衾。

    天冷了,她的肚子也日渐大起来,已经快遮不住了,前天还有一个粗脑筋的将士问她中午吃了什么才把肚子撑起来。随着月份变大,她也越来越容易感到疲惫,以前不眠不休三天三夜都能撑住,现在和和将士们讨论一个时辰就已经开始露出疲态。

    于是军中开始出现月谣病了的传闻。

    本来将士们长期驻扎在幽都城不出兵,就已经让人内心产生疑虑了,如今主将病了,人心一下子就摇晃起来。偏偏这个时候月谣开始闭门不见客,所有的命令全都借由棠摩云和夏叙二人传达。

    殷芝兰碰了三次壁,再也不能忍了。

    “大人,若是这事被云大人知道了,您又要挨骂了。”殷芝兰的妾室姚氏看着殷芝兰飞笔疾书,忍不住劝说。

    殷芝兰黑着一张脸,道:“整整五个月不出兵,就算她有再多的理由,也都不是理由!这一次我一定要上奏天子!”

    “可是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军报上呈到帝畿,天子若有心惩罚,早就罚了呀!”

    殷芝兰看了爱妾一眼,若有所思片刻,继续提笔往下写:“之前的奏报都是她写的,一定会写对自己有利的内容。不能让天子被她蒙蔽了。”

    姚氏见劝不动他,也就不说话了,本本分分地继续研磨,只是稍稍皱起的眉头泄露了她的担忧。

    帝畿今年的初雪来得非常早,阴绵层云叠嶂之下,雨雪就像棉絮一样无声地落下来,仅一夜就将整片大地都染白了。复道立于王宫半空之中,站在复道遥遥看去,可以将半个帝畿都纳入眼下。如刀的北风刮过人的皮肤,似乎要将皮肤连着血肉割开去,直接冷到骨头里去。

    年轻的侍卫快步小跑过来,在离和曦三步远的地方单膝下跪,双手奉上一封奏报。

    “陛下!幽都城密报!”

    和曦双手裹在毛绒绒的衣袖里,闻言奇了一下:“前线奏报不是前天刚过来么?”说罢转身看了一眼侍卫手里的密报,又看了一眼高丰。

    高丰会意,将密报从侍卫手里接过送到他手里。

    翻开第一页时,和曦目光微微一变,无意识地嗯了一声。

    天上的云层越来越厚,似乎又要下雪了……

    和月谣每隔一段时间上呈的奏报不同的是,殷芝兰在密报中不加掩饰地指责月谣一味地进行城防,整整五个月的时间没有出过一兵一卒,每当他产生质疑的时候,动辄以他不懂兵法为由呵斥,虽口口声声说有密探潜入地方军营,他却从来没见过密探与幽都城通过消息,甚至半个月前开始闭门不出,使得军心不稳了。种

    种迹象让他不得不怀疑月谣的用心,因此上呈密报,希望天子能彻查。

    如果真的如殷芝兰所说,那月谣的用心可就太值得琢磨了。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月谣,但是他更信任月谣,并非信任她的忠心,而是以她如今的处境,建立军功立足朝堂才是最要紧的,所以她没有必要做一些不利自己的事。

    但如果她真的有异心呢?

    这个想法很快被他否了。

    帝畿现在如日中天,她所有的荣耀都是他给的,区区八万兵马就想推翻帝畿,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十一城的城主也不会服她。

    谋反就是找死。

    清辉阁里暖和极了,和曦只穿了一件中衣,连衣带都没有系好,露出小半个胸口来,就那么半躺在榻上,眉心微微蹙着,似乎在想什么费解的事。

    脑子里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漏掉了。

    高丰从宫女手里接过一盅补汤,挥手就让宫女退下,继而轻手轻脚地走到塌边,小声地说:“陛下,姜妃娘娘送来补汤,请您享用。”

    和曦缓缓睁开了眼,没有任何表情地说:“放桌上吧。”

    高丰无声地走过去,将补汤放在桌上,那里已经有一盅补汤了,是齐后送来的,一直都没有喝,已经冷掉了。

    “高丰。”

    “是。”

    “朕记得前两天姬桓回来了,是不是?”

    高丰道:“是,陛下。姬掌门现在就住在左司马府。”

    “他怎么不去幽都城找云卿,反而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