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破(1/2)
    ♂nbsp;   刚刚被清理过的幽都城城门外寒凉颓荒,一眼望去寸草不生,满地都散着未洗净的血腥气,呼啸而来的北风中好像还夹杂着厮杀声……

    一行人随着月谣走上城楼,面面相觑,不知道月谣所谓的小节目在哪里。

    月谣低下头和等在城外的棠摩云对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后者会意,步履沉重地走进了城门。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一排俘虏穿着白色的囚服被押了出来。

    一排又一排,整整一千人,形成一个小小的方阵站在月谣等人的面前。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死灰之气,双手双脚都被镣铐沉沉地锁住,没有逃脱的可能。

    月谣嘴角弯起,转头望着殷芝兰,轻声细语地讲:“殷城主,这些俘虏都是曾经跟随殷天华叛逆的人,其中不乏殷天华的旧部,这些人如果不斩草除根,不仅威胁的是您的地位,也会撼动陛下的威严。”

    殷芝兰忙点头:“是!云大人考虑周到。”

    月谣遥遥望着这些俘虏,缓缓抬起了手……

    整整一千人,齐齐被斩落头颅,血随着伤口喷洒出来,溅湿了行刑的人的脸,很快汇聚成小股小股的血流,缓慢地流动……

    殷芝兰眼睛瞪成了铜铃,震颤地望着月谣,又惊又怒,“云大人!你这是干什么!”

    月谣头都不回地盯着天然而成的行刑场,眼睛里闪烁着令人心惧的光芒,“当今天子仁德服众,却仍有不知好歹之辈企图挑战天威,我这是向世人昭告——凡是心怀不轨者,其罪当诛。”

    “这些犯人要杀就杀!有的是行刑场来处置。云大人却故意在这里行刑,是想让我幽都城变成人人不敢出入的鬼城吗?!”

    他设下庆功宴,是为了庆祝,月谣却当着他的面斩杀俘虏,分明是驳他的面子。他再面、再胆小,也不能由着一个女人屡次三番地削了面子!

    月谣忽而侧目看了他一眼,那一眼犹如世上最可怕的寒冰利器,被看上一眼就好像被剜肉挫骨一样,瞬间削去了他的所有怒气。

    “殷城主好胆气。当年幽都城第一次叛乱,夺占了君子城,我在甘城主面前也是这样斩杀俘虏,只可惜甘城主仁厚了一辈子,似乎有些受不住……好在现在的君子城,百姓安居乐业,如获新生。”

    说话间又一批俘虏被带上来,那些俘虏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然而在看到城门口满地分离的尸首,还是吓得狂乱起来,一个个奋力挣扎着要逃跑,却偏偏手脚被束,没几步就被抓住。

    他们挣扎得太厉害了,一时之间难以行刑。月谣微微眯起眼睛,握着剑柄的手渐渐用力,片刻之后,对身后的夏叙道:“把剩下的俘虏全部押上来!”

    “是!”

    殷天华辛苦征集了十万人马,其中一万是月谣安插的间谍,六万战死,剩下的将近三万人变成了俘虏。

    一批又一批的人

    全部被押上来,密密麻麻地占据了整个幽都城西门,看得人头皮发麻。

    殷芝兰张口就要说话,忽然听月谣道:“说起来,似乎砍下俘虏头颅的事,是幽都城先有的惯例吧。”又说,“瞧我这记性,殷城主怎么会知道呢?当年幽都城叛乱,您又不是叛军,怎么会知道叛军是怎么虐待王师战俘的呢?”

    整整三万多人,全部被按在地上,瑟瑟发抖,恐惧地惊叫……

    耳旁闪过剑刃出鞘的声音,犹如琴音破弦尖锐,只见寒光闪过,原先站立看戏的月谣犹如弩箭一般破空飞去。那剑在她手里仿佛充满了邪气,一剑横劈下去便是气吞山河的霸气,仅仅一瞬间的功夫,所有人的人头便在同一时刻落地,猩红的血顷刻间染红了整片大地……

    刹那间一切像静止了,仿佛连山川大地都被她一剑杀死,只余下狂风猛烈,将这巨大的血腥气挟着死者们的怨气袭向她,却只能够吹乱她的衣角。

    月谣轻轻踩着环环的背立在半空中,单手执剑,背对着所有人,风吹得她的衣袖和裙角疯狂地扬起来。一眼望去,天地间仿佛只余下她一个人,却不是救世的神女,而是来自幽冥鬼府的恶鬼。

    殷芝兰再也忍不住,捂着胃狂吐起来,不只是他,大部分的殷氏子弟全都吐了,就连上惯战场杀敌无数的将领胸中也有一股恶心之意。

    高丰全程看在眼里,他不像殷芝兰那些人吐成了一团,而是一眨不眨地盯着月谣,眼底里充满了震惊和担忧,手指无意识地捏紧了。

    ——这样的女子,其狠毒和冷血远远超出了一个常人的范围,如果不能完全控制,将会成为王朝最大的祸患……以她的孩子为筹码挟制她,不知是对是错。

    幽都城的夜晚特别冷,呼啸的狂风好像白日里被杀死的无数冤魂的哭嚎,砰砰地撞着门窗,撞得人难以入眠。月谣似梦半醒地躺着,脑海里纷乱不已,一会儿是小时候在鹊尾城大街上被人追打的情景,一会儿是在阳污山走投无路的情景……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