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剖腹(1/2)
    ♂nbsp;   挨着城主府不远处有一个较为隐秘的宅院,原本是空置着的,后来被月谣用来关押姚圣燕,重兵把守,无人靠近。

    雨季过去后,天气很快暖和起来,燕子衔泥筑巢,百花齐放。然而这个宅院却依旧冷清,好像与世隔绝。

    “大人!”

    张麟是负责看守的人,一早就接到了命令,将一切都准备好了。

    月谣站在庭院中,面无表情,“把他们带进去看看。”

    “他们”指的是她身后两个医者,一男一女,皆上了年纪,那女的是接生婆,而男子却是远近闻名的仵作。两个人的脸色都苍白极了,手指微微发抖。

    张麟领命,将两个人带了进去,没多久他们就出来了。

    月谣站在院中唯一开放的海棠花前,听到沉重的脚步声靠近,问道:“如何?”

    “此妇人肚大如鼓……观之……约莫七八个月。”

    “此时剖腹,胎儿可能活下来?”

    仵作战战兢兢地说:“小人……从未剖过活人,都是剖的死人……这一刀下去,纵使康健的人也难逃一死,更何况是年岁如此大的孕妇!大人!老朽……实在是……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月谣却问:“姚婆婆,你看此时剖腹,胎儿可能活下来?”

    接生婆颤抖着声音道:“妇人生产,不足月时呱呱落地也是有的。应该可……可以活下来……”

    “那就去吧。”

    仵作和接生婆互相看了一眼,全都不敢动。

    月谣道:“里面那个女人犯的是死罪,为了修炼邪术不知道残害了多少人,你们只看她像六旬老妪,实际上她才二十岁。这样的祸害早死早了,只是孩子无辜,我不忍心一同杀了,才叫你们用这种手段取出。你们今日所为说起来也是好事一件,不必害怕。”

    话音刚落,从旁上来两个年轻男子,手上各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满了刀子、剪刀、镊子等工具,无声催促仵作和接生婆快些进去。

    这两个人见此情状,只得硬着脖子进去。

    屋子里黑极了,即便点了满室的烛火,也感觉凉飕飕的。

    姚圣燕手脚都被绑住躺在一张木板上,为了方便剖开她的肚子,已经有人将她的衣服剪开来。此时的她看上去更加苍老了,满脸褶皱和黄褐色的斑,只一双眼睛迸射出怨毒的光芒,不断挣扎。但她手筋脚筋已断,挣扎起来就像一只蠕动的虫子,煞为恶心。

    仵作和接生婆站在一旁,紧张得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完全不知如何下手。

    张麟走进来,对那两人道:“行了,别耽误时间了,快动手吧!”

    姚圣燕怨恨极了。

    “云间月!我诅咒你!我用我的生命诅咒你!这一世你一定会失去所有的一切、伤心情绝而死!下一世、生生世世你都是阴暗角落里的老鼠!人人喊杀!你们!你们助纣为虐!你们也都不得好死,万蚁蚀骨百箭穿心!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仵作心中暗暗道此人果然是一个恶毒

    的女人,此番下手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张麟随手扯下一块布塞进她的嘴巴里,眼角一瞥,仵作已经在她的肚皮上划开了一条缝,随着伤口越划越长,姚圣燕双目暴突,整个人剧烈地抽搐着起来……

    虽然张麟战场杀敌无数,见惯生死,但这样血腥残忍的画面看了也不免心中添堵,稍看了两眼便走出去了。

    月谣依旧站在那朵海棠花前,身姿挺直,负手站立,发间的红宝石簪子在阳光下绽放出熠熠虹光。虽是女子,但她手段之狠让他这个男子也心生怵意。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屋子里的诅咒声也一点点轻了下去。大朵大朵的白云从天边飘过来,遮住了阳光,在院子里落下一大片阴影,风也似乎冷了下去。

    屋子里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仵作和接生婆都出来了,两个人皆满头大汗、神色慌张。张麟原本闲得发慌的表情在看到仵作手上托着的东西时,也一下子变了。

    “大……大大……大人……”

    月谣没有回头,只闻得一股腥臭的血腥味冲进鼻子,脸色微沉,问道:“男孩还是女孩?”

    身后一片寂静。

    月谣回过头去。

    只见仵作和接生婆一起跪在地上,托着托盘高举过头顶,因为身体颤抖的缘故,那个托盘也在轻轻抖着,抖得上面摆着的东西一点点流下血水。

    月谣的手扶住了腰间的佩剑,眉头深蹙:“这是什么?”

    仵作颤颤地说:“好像……是一个瘤子。”

    空气一下子死寂下去,张麟低着头,只听头顶响起月谣的声音,冰冷得好像三九隆冬的冰碴子。

    “她人呢?”

    张麟道:“还活着,在屋子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