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仁慈(1/2)
    ♂nbsp;   今夜无月,乌云遮天蔽日地挡住了所有的星光,连轻轻拂起的风也带了几分森冷。

    所有的姚氏宗亲全都被绑得严严实实地聚集在郊外,每个人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看着眼前这群明火执仗的王师。

    月谣站在暗夜里,望着那些男女老少,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夏叙已经悄悄从北城门回来了,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找了个借口让姬桓去守卫北门。

    那些被被抓的宗亲有年迈的老人,也有年幼的孩子。夏叙心里头不忍,想请月谣放过那些人,但是话一出口便被无情驳了回去。

    “你当这些都是普通人?他们每一个都有可能掌握最精妙的咒术,哪怕是垂垂老矣的老人,说不定也能在片刻之间杀死你。”

    夏叙说了句可是,便说不下去了。

    月谣沉声道,冰冷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冷酷无情:“这世上每天都有很多无辜的人牺牲,可为了王朝的复兴,他们的牺牲又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今日你看到了残忍,可在整个历史长河中,一时的仁慈就是残忍,而此刻的残忍,才是最大的仁慈。”

    夏叙垂下头去。

    月谣从黑暗中走出去,面对这些人怨恨又恐惧的目光,神情冷冷的。

    “你这个魔头!你连个孩子都不放过!你会遭报应的!”

    月谣不理会他们,轻轻抬手,夏叙立刻走上来微微俯身,只听她说:“全部斩首。”又说,“尸体全部烧了。”

    夏叙心头大动,却没有任何迟疑地领命。

    他走到宗亲的面前,眼底里流露出一丝不忍,却不得不硬着嗓子道:“行刑!”

    哭嚎声顿时四起,行刑的士兵手起刀落,动作利落,虽然残忍,却也给了那些人一个痛快,将所有的诅咒和求饶全都斩于这个漆黑森冷的夜色中。

    月谣站在灯火最明亮的地方,脸上满是麻木。

    她的手上已经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从最初的惊慌害怕到现在的习以为常,积石垒壑一样的杀孽怕是坠入无边炼狱也无法洗清了。

    她忽然一阵冷笑,听得旁边举火把的士卒心头一凛,站得更加笔直了。

    这样的场合,她其实完全可以遥遥下达命令,然后坐收成果就好了,可她却从头到尾都站着,直到大火将一切付之一炬,冰冷的脸上才慢慢露出一丝悲悯。

    夏叙微微低着头,并不能看到她的表情。

    “夏叙。”

    “是!”

    “传令下去,王师五日后开拔,返回帝畿。”她的声音异常冷淡,宛如一柄饮尽人血后偃暂时偃旗息鼓的寒剑,“另外挑选一万兵马留下来,协助城伯息微善后。”

    夏叙应是。

    前方传来草木微动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息微慢慢抬起头来,只见月谣已经走远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冲天的火光,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月谣走得很慢,她屏退了随从,只身一人走在这偌大的城主府。虽然夜深了,但整个城主府灯火通明,到处都是巡卫的士兵,将整个城主府守得铜墙铁壁

    一样严密。

    她伸出手去,昏暗灯光下的右手不像寻常女子那般优美,有着好几个茧子,一看就是常年握剑的手。

    小的时候吃不饱穿不暖,总想着长大了或许会好了,却没有想到长大以后的自己,竟要背负这么多的杀孽。

    她慢慢握紧了拳,眼神变得冰冷坚毅。

    这条路既然走了,就不能停下来。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月谣没想到这么晚了息微竟然在等自己,她略恼怒地看了一眼章玉,“为何不让息大人进去等着!?息大人身体刚好,怎能如此劳累?”

    章玉满脸委屈。

    ——不是你不许让任何人进去嘛……

    但他不敢说,只得委屈巴巴地垂下头领罪。

    息微手里捧着一个精美的盒子,月谣认出那是她之前送他药丸时装得盒子,当时的她还在暗格里放了几本秘咒托他抄写。

    “无妨无妨,在床上躺得久了,多站站也好。”

    月谣没有过多苛责章玉,拉着息微便进去了。

    章玉内心满是委屈,却忍不住替姬桓感到更委屈。心道姬大人要是再不能和云大人和好,就要被人挖墙脚了……!

    息微打开锦盒,里面不是月谣预料中的秘咒,而是一只玉镯,她一愣,“这不是昨天下午那个玉镯吗?”

    息微笑了一下:“是,我回去买了来,送给你,你既然赢了我,这彩头是一定要兑现的。”

    月谣内心泛起一丝涟漪,收下了锦盒。只听息微又说,“你若是戴不惯,便放在角落好了。”

    “不会……”月谣拿起玉镯在光亮处看了一会,微微一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