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七章 明月(1/2)
    ♂nbsp;   千里暮云低,浓沉沉地落了一夜的雪,天一亮,千岩尽素,晴光凛冽,虽无一丝风儿,却静静地让人感受到彻骨寒冷。

    即便快要午时了,湖面上仍结着厚厚的一层冰,虽万物寂静,然而园子里的梅花却独占鳌头,悄然绽放出一颗颗花骨朵,从二楼往下看去,犹如画者笔下信手泼墨的晴雪寒梅景。

    月谣趴在窗前,单手支着脑袋,静静看着满庭白皑。

    她耳尖地听到外边传来脚步声,心头一紧,忙要回去,然而身形刚动,听得那脚步声轻轻浅浅的,显然是个不懂武功的女孩子,便又坐了回去。

    清和捧着炭回来,看见她竟然坐在窗口吹寒风,忙道:“大人!您怎么起来了,这刚下过雪,外边冷,快回去歇着吧。廖大夫说了,您千万别冻着。”

    月谣道:“哪里就那么娇弱了,再说了,你不是烧了炭吗?再不出来透透气,我可就被憋死了。”

    清和无奈,只得说,“您要是不听婢子的,婢子就只能……只能去请姬掌门了。”

    月谣转过身来,一把按住她,满脸悻色,“叫他做什么?我才是这里的主人,怎么你们现在一个个都听他的了。”虽然抱怨着,却还是坐不住了,站起来往里边走。

    清和忙将窗户合上,只露出一小点口子透气,又重新换上炭,道:“您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劝不动,总要找个人做主吧。”

    月谣坐在床沿上,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话,笑起来:“你现在说话倒是越来越大胆了。”

    清和一怔,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睛含笑,知道这是开玩笑,但还是恭谦地低下头去,柔顺地说:“是婢子越矩了。”

    月谣脸上的笑容有些敛了,慢慢地目光沉了下去。

    兰茵走了,明月失踪了,文薇姐被关在文懿宫不得出,巧儿被赶到扶摇城……她的身边好像一下子就空了,很久没有人会这样和自己说话了。

    “无事,我许你这样说话,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姐姐。”

    清和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很快又垂下头去,闷声嗯了一声,过了片刻又说:“婢子知道了。”

    添了炭,屋子里一下子暖和不少,月谣歇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发热,见清和跟尊雕像一样守在一旁,道:“去把我那件白裘拿来。”

    “您要出去?”

    月谣擦了擦汗,起身坐到了梳妆镜前,“院子里透透气,一会儿就回来。”清和刚要说话,她又说,“行了,老是闷在屋子里也不利于伤势恢复,你别说了,跟我一起出去走走吧。”

    清和犹豫了一会儿,默默取了那件白裘出来,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又塞了一个暖炉才作罢。

    外边冷极了,就连空气就好象带着刺刀扎进人的心肺里去,月谣掩着嘴闷咳了几声,还好没被清和听见,否则少不得又是一顿唠叨。

    雪积得厚厚的,一脚踩下去没及脚踝,松松软软的,像踩在棉花上。

    她掬了一大捧雪,粗粗拢出一个胖球的形状来,清和见她手都捧得红了,忙说,

    “我帮您堆吧?”

    “好啊!你来,我们一起堆!”

    院子里的雪不够,清和便从外边取,连着取了七八回,终于将雪人的样子堆出来了。

    月谣瞧了一会儿,忽然道:“清和,你说这雪人儿胖乎乎、圆溜溜的,像不像你啊?”

    清和睁大了眼睛,呆呆看了好一会儿,脸颊有些鼓起来,想说话又什么都没说。恍神间,肩膀忽然被什么砸中,冰冰凉凉的雪水贴着衣料渗进来,冻得她一阵哆嗦。

    “大人……!”她有些无奈,觉得今日她怎的性情这般反常,跟个孩子似的。

    月谣手里举着又一团雪球,眉眼弯起来,“你也来砸我,来!来!”

    清和哪里敢,抖去肩上的雪,不住地劝:“大人,您说出来走走,也够久了,回去吧,否则要着凉了!”

    月谣却跑开去,又一团雪球砸过去,“快来!快来!”

    清和捡起一团雪球,捧在手里,却多少拘泥自己的奴婢身份,不敢往外砸,犹豫间已经是好几个雪球落在自己身上了。

    她抿了抿嘴,直到手里的雪球都快化成水了,才下定决定要砸,然而刚举起手,目光却一变,将雪往地上丢掉,屈膝一礼。

    月谣回过头去,脸上的笑一下子僵在脸上,仓促间脚下打滑,直往那人身上扑去……

    姬桓一把接住她,一双眉毛深深地拧了起来。

    “谁让你出来的?”

    清和忙碎步跑过来,低着头十分温顺乖巧地说:“姬掌门,您来了就太好了,快些劝大人回去吧,这天这么冷,要是冻到了,就不好了。”

    “清和!”月谣没想到她竟这么直接向姬桓告状,想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