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交战(1/2)
    ♂nbsp;   “大人……?”

    棠摩云看见月谣走进来,脸色十分古怪,有些偏红。等她走近了,他才发现那一层红色,竟然是血雾,不仅脸上,她浑身上下都是这样薄腻的雾气,好像刚刚穿过了一座巨大的血雾森林。

    月谣将药给他服下,又分发开去。

    “所有人,休整三个时辰。天一黑,随我出发,前往帝畿,捉拿叛贼!”

    棠摩云下意识地应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问道:“大人,这……外边还有一万……”

    月谣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都死了。”

    帝畿四门,全部被大宗伯等人控制了,他们只有四万人,和叛军的十万之众比起来,人数并不占优,所以要集中兵力,攻打其中一门。

    城中百姓无辜,所以这一仗,要尽可能地降低对百姓的伤害。

    暮色渐沉了,四门的守卫越发紧了。

    月谣站在大树下,望着明火执仗的南城门,慢慢抽出了剑……

    “大人……真的不找太华城求援吗?若是……”太华城距离最近,若能等到援兵,风险会低很多。

    月谣道:“闭嘴。”

    棠摩云默然缄口。

    昨夜她就已经派人潜入了帝畿,如今已在四门埋伏好,只等放出信号,里应外合打开城门。

    “什么人——!”

    “有人偷袭!”

    “放箭——!”

    黑夜中的箭矢就像流星一样划破静谧的夜空,落在地面上,落在树丛里……顿时引起一片骚乱。

    南门便是由周钧父看守的。

    他看着凭空冒出来的几万王师,暗恨自己一时心慈手软,结果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四架投石车和弩车在城门前一字排开,随着棠摩云一声令下,无数箭矢和巨石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度,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地朝着帝畿城郭落去……

    但是月谣手里的箭矢和巨石并不多,大部分已经被周钧父移到城内了。周钧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并不着急反攻。

    眼看箭矢即将耗尽,月谣忽然抬手,棠摩云策马靠近,只听她说:“待我取了周钧父项上人头,你立刻发射信号,连放三次。”

    “是!”

    月谣一转马头,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城下,城楼处火光通明,照亮她发间的红宝石蛇头金簪熠熠生光,光芒直逼周钧父的眼睛,让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她。

    “快!放箭!浇火油!烧死她!”

    周钧父心口砰砰跳着,一下子有些慌神。

    月谣缓慢地抽出剑去,剑光寒冷,反射着火光,像是北地极寒的冰锥,直刺人心……箭矢合着火油兜头扑来,直朝她而去。她靠得那么近,几乎无处可躲。

    棠摩云惊得张了张口,几乎就要策马去救她,却见月谣突而一件当空劈去,夜色中似凭空生出一道巨大屏障,将箭矢和火油全部隔绝在外,而后软绵绵地滑落在她的脚边。

    一地狼藉。

    “继续放箭!不要停!”

    周钧父狠狠

    地给旁边一个小将甩去一巴掌。

    棠摩云看得箭矢铺天盖地地全往月谣扎去,心头登时一紧。然而密密麻麻的箭雨落下来,却近不得月谣的身。她反手握住三支箭矢,手腕一用力,那三支箭矢便改了方向,直直冲着周钧父而去。

    周钧父闪身躲开,那三支长了倒钩的箭矢便深深没入了身后石墙。

    他脸色惊变,按住一旁同样惊呆的将士,“还不快放……”未尽的话全部被再次袭来的箭矢打断,他勉力躲开,那箭矢便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再次钉入了石墙内。

    他背后无端端冒起一层冷汗,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站在自己背后,还不等他回头,眼角闪过一道凛光,像是无边黄泉路上引路的明光,寒冷且彻骨。

    脖子上传来异样的感觉,很痛,很冷,好像有大量的热水从脖子里涌出来。直到他看到自己失去头颅的身子轰然翻下城墙,他才明白自己死了……

    城墙上的将领和士卒下意识地围着月谣退开半步,直到她捡起周钧父的头颅,这才一个个反应过来,举着刀剑扑将过来。

    砰——

    砰——砰——!

    连着三道烟花在漆黑的夜色中炸响,整个帝畿的人都注意到了。大宗伯看着余烟未尽的天空,低语:“南门……”

    他的身边坐着一个小男孩,不过三四岁的模样,正是贪玩的年纪,正抱着一个粉红色的布老虎玩得开心,忽然看到天空中炸响烟花,忙拍拍手笑起来:“过……过年了……!花花,花花好看!”

    大宗伯示意丫鬟将人带下去。

    “来人!”他厉喝,很快上来两个小将,“不要管什么虎符了,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