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清洗(1/3)
    ♂nbsp;   大宗伯没料到月谣来得那么快,他以为禁军会不堪一击,他以为他手里的兵比月谣的多了一倍不止,定能将她拦住。因此当天快要亮、传来王师已至朱雀大街街口的时候,他才慌乱间下令:“快带上小公子!走!”

    来不及叫家眷们,连行李都没怎么收拾,一行人匆匆从后门而出。

    “啪——!”

    从天而降一个东西,一下子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那是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一路带着血,黑黑的毛发缠绕在一起,叫人一时看不清是个什么东西。

    大宗伯仔细一看,倒吸一口冷气。

    “啊!是人头!”小孩子惊恐的声音传来,像是芒刺扎到了他的背上。

    身侧传来一道清冷凉薄的女声:“大宗伯步履匆匆,可是要去给太子赔罪?”

    黑夜中月谣一身黑衣,隐没在墙角处,只手中一柄长剑,满是鲜血,一滴滴地落在地上,汇聚城一小片水洼。

    “你……!”

    月谣从暗夜里走出来,一头乌发整齐地束好,半点不见大战后的狼狈,尤其是眉心那一点红印,在鲜血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妖异诡秘了。

    “妖女!”

    月谣恍若未闻,目光落在那个稚童上,忽而一笑:“就是这个孩子吧,大宗伯瞒天过海的本事可真叫人大开眼界。”

    知道自己已至穷途末路,大宗伯也就不惧了,冷笑:“要论瞒天过海,哪能比得上左司马,连天家血脉都可以混淆。”

    月谣走了近去,目光落在那名小男孩身上,“天家血脉……呵!大宗伯究竟是要保护天家血脉,还是仅仅想要挟天子以令天下,可就耐人寻味了。”

    一小队人马搜了过来,看见大宗伯,纷纷将人围住。月谣走到小男孩面前,轻轻捏了捏他的脸蛋,尽量让自己和善可亲,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可她再怎么做出和善的模样,浑身上下的血气是盖不了的,小男孩看着她身上的血迹,再看看她脚边掉落的人头,又惊又怕,竟是大哭起来:“我要奶娘——奶娘呜呜!”

    月谣失了耐性,站起来,冷冷地说:“好生看起来!”

    昔日无限风光的大宗伯,此刻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任凭别人推搡了两下,才颓败地往里走。

    “等一下!”

    大宗伯回过头去,只见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剑锋擦着他的耳畔袭来,片刻之后,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夜色。

    他捂着断臂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冷汗涔涔。

    旁边的小男孩连哭都不会了,直直吓晕过去。

    整个帝畿一片混乱,大宗伯虽然被抓了,可旧派不止他一个,十万王师兵力分散,虽做困兽之斗,一时却也难以清缴,她带来的仅仅四万人还是太少了。

    她想回左司马府看看,可眼下局势未定,回去恐给太子带去麻烦,心下一转,便折道往王宫而去。行了一半,忽见棠摩云穿过人群快马而来,面带喜色。

    “大人!援军到了!”

    月谣眉头一皱,“什么援军?”她脸色变了,“你背着我找太华城了!”

    棠摩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反对找太华城求援,但眼

    下也没有细想那么多,忙说:“是息大人和姬掌门,他们回来了!”

    距离三月底还有几天,他们竟然提前结束了战事。

    可是怎么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们在哪里?”

    从大乐城回来,最近的是南门,可他们神兵天降的却是西门。

    月谣大致明白了——定是姬桓早有预料,所以前线速战速决,又一路疾行狂奔,这才堪堪赶上了。

    她道:“你去西门,告诉他们,分兵两万来王宫,两万去玄武大街,尽快清除这两处的叛贼。”棠摩云领了命就要走,又被月谣叫住,“若是抓到将领,别把人弄死了。若是普通士卒,就地杀尽!”

    “是!”

    王宫内的杀喊声已经弱下去了,即便叛军一开始势如破竹,可攻进王宫没多久,不知何处冒出来一小支人马,联合禁军前后夹击,那股人马一看便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双方厮杀一夜,叛军已是死伤惨重。

    “张大人。”月谣看清楚了领军之人,正是右司马张复希。

    那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正是他的府兵。

    张复希满身是血,身上多处受伤,体力消耗巨大,精神却还不错,他冲月谣一点头,道:“外边如何?”

    月谣道:“尽在掌握。”

    张复希松了一口气,喃喃念着这便好,脚下却一个踉跄,差点摔了。月谣下马扶住他,道:“你受伤了?”

    张复希摇摇头,“无事无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他站了一会儿,复又回头张望,十分紧张,“王后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