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 抓人(1/2)
    那大姐说的痛快了,一股脑儿将苦水都吐出来,在这儿,高税负只是其一,还有那横行霸道的府衙亲信,占人良田,打死个人都是小的,大冬天,拖着一家三口扔进冰窟窿去,直将人冻死,仅仅就是为了一个赌注,关键是没人出面主事,说盖就盖过去了。

    大姐瞧着赵瑜是个相貌俊的,看体魄也是结实有料的,忍了半天还是好言说道:“这位小哥,听姐一句劝,别进城了,你这模样的,当心被那陶夫人掳了去。”

    赵瑜一头雾水,“谁是陶夫人?”

    大姐却是不肯往下说了,月谣看着她丈夫,在听到陶夫人三个字的时候,脸色明显更差了,好像想起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月谣见那妇人说得差不多,也没其他好说的了,便起身告辞。

    赵瑜跟着她回去,眼看城门在即,想起方才大姐劝自己不要进城,心里有些犯疑。月谣似漫无目的地走着,看看这个,逛逛那个,一天就那么过去,眼见天黑了,竟往那烟花柳巷走去。

    “大……主子!”他拦了一下,没拦住。

    “去看看。”

    刚入夜,青楼妓馆里还没热闹起来呢,老鸨子出来相迎,看见月谣,奇了一下,一时竟觉得有些雌雄莫辩,再一看赵瑜,更惊了一下,心道现在竟然还有这般青壮男子敢明目张胆地上街?

    转念一想,八成是外地来的,便笑盈盈迎上去了。

    月谣点了个看上去乖巧不会来事的姑娘,拉着人便关上门。

    老鸨子被砰地关在门外,吃了一鼻子灰,心道这是什么奇景,一男一女点个姑娘,莫非里头那女贵人,是个男女通吃的不成?

    “哎呀!管他呢!这白花花的银子才是正理哟!”

    那小姑娘名唤芳芳,刚来青楼不过月余,看着年岁不过十四五,说话的时候垂着头,是个胆小的。

    月谣坐在一旁,单手支着头瞧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让赵瑜按着她坐下,说道:“你别怕,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现在我问你答,答得好了,我今晚便赎你出去,给你个自由身;答得不好,便叫来老鸨子一顿毒打,可明白了?”

    小姑娘唯唯诺诺地,“是!是!”

    月谣问完她的个人情况,便切入正题,小姑娘懂得不多,但是也够月谣想知道了。

    小姑娘瞥见她脸色不好,斟酌着言辞,软绵绵地说:“哪里敢往上告?先前有人告到城主府,被活活打死了……也有人想告到帝畿去,出了城就被抓了。后来大家也不敢告了,那些稍有颜色的,无论男的女的,几乎都不敢出门。家中少了青壮年出去做活,本来收成就难,税负又高,大家真是苦不堪言。”

    赵瑜看着月谣的脸色,就是他听了都生气,月谣却忍着还没发作出来。

    小姑娘连夜就被赎了出来,老鸨子敲了好大一笔银子,笑嘻嘻地放了人,月谣本想叫她回家,她却不肯,怕又被卖了,哭着要跟月谣走,月谣没多规劝,叫客栈老板娘另开了一个房间,让她一个人住着。

    赵瑜回去没看见章玉,有些奇怪,按理说只是跑几个集市探听物价,早就该回来了,眼

    下都下半夜了,也不知道人去哪里了。他等了足足一夜,直到鸡鸣时分,章玉还是没回来,心里开始着急,月谣一起床就着急不已地告诉她章玉不见了。

    月谣听了半点不急,将红宝石蛇头金簪插入发间,道:“没事,他会回来的。”

    话说完没多久,章玉果然回来了,只是衣衫尽破,脸上、身上多了好几道瘀伤,红红紫紫的,煞是可疑。尤其是里裤破破烂烂的,就那么半遮不掩地跑了回来,两条腿打着颤,要不是看他是个男子,这幅模样真有几分娇花被摧残的模样。

    赵瑜见他惊魂未定,连洗澡都手抖,就帮他一起搓干净身子,顺道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却跟个蚌一样不开口,最后还是月谣坐在旁边问他,才欲哭无泪地开了口。

    昨日他本来好好地在集市走,惹来了很多人侧目,心里正古怪着,忽然就被人在小巷里堵了,对方人多,手段又下作,等他醒来后,发现自己眼睛被蒙了,也不知身处何时何地,叫了半天,对方只送来些饭食和水,吃过之后人就不对了,好像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火苗,烧得他燥热难当。

    也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女子,抓着他就来了个猛虎扑食,加上他被下了药,这下天雷地火,整整一晚上差点没要了他小命,第二天药效一退,他就假装自己四肢无力,趁着对方不备跑了出来。

    他说得委屈,赵瑜在一旁差点憋不住笑。

    自古采花贼都是男子,却不想还有女子当个采草贼。怪不得这城里看不到青壮年,该不是青壮年都被抓去了吧?那采草贼,倒也真是荒原千里、饥渴得很啊……

    月谣投过去一个凌厉的眼神,赵瑜立刻绷住五官,只听她说:“你可知抓你的是谁?”

    章玉摇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