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章 亡灵(1/3)
    夏日炎炎,吹过来的风都带着一股燥人的热意,七八日不曾下雨,地面干得只需一阵小风就能扬起呛人的尘土。走在黄土大道上,依稀可见远方碧黄盎然,那是前些年开垦的新田,庄稼正生机勃勃地长着呢。

    穿过黄土大道,绕着帝畿城外走,很快就看到一大片土地,坟头乱立,杂草丛生,这里埋的都是一些流民或是罪犯,一眼望去,尽是土包,有的时间长了,甚至已经平了,露出里边一节节的尸骨来。

    夜色暮去,一大群鸟儿乌压压飞起来,盘旋在上空,呀呀地乱叫着,像是地狱里的妖魔鬼怪,落下一大片阴影来。

    棠摩云和夏叙站在月谣身后,看着那一大片坟地,沉重地说:“当初我们拼死逃了出来,可是其他兄弟们都被斩首了,我们只知道他们就埋在这里,但是不知究竟是哪座坟头……可能,连个坟头都没有,就那么草草埋了。”

    夏叙望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坟头,忽然用力抹了一下眼睛,棠摩云低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哑着嗓子说,“别哭,弟妹要是知道了,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的。”

    “是我对不起她,对不起她们娘俩,她还怀着孩子……就……可我连她的坟头在哪里都不知道……”

    月谣盯着眼前林立的坟头,听到夏叙的话,狠狠攥紧了五指,露出一根根青白的指骨来,她压着嗓子说道:“你们放心,兄弟们和他们的家人不会白死!”

    夏叙已经是三十多岁的男人了,从军多年,性格坚毅能忍,此时却眼睛通红,眼泪走线一样地掉着,呆呆地看着月谣的背影,忽然就跪了下去,“大人!只要能为兄弟们,能为阿秀报仇,就是粉身碎骨,我也愿意!”

    若是月谣回头,他们就可以看到她同样发红的眼圈,还有死死抿着的嘴唇。她用力忍着,低斥:“起来!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有眼泪也该让仇人流!”

    棠摩云一把拽起夏叙。

    “大人,如今帝畿虽然被五城之乱牵制,暂时不能管我们,是我们招兵买马的好时机,可光光一个扶摇城,就是将城里的男丁全招了,也不足五万。”

    扶摇城不比其他城,已有几百年历史,所以人丁兴旺。那里地域狭小,人口不多,再怎么征,也征不出多少人来。

    天色慢慢地黑了,偌大的坟地在白天都能透着一股阴冷来,到了夜里更是阴森可怖,风儿一吹,鬼火四处可见,幽幽然飘着,若是那胆小之人,怕是早就吓尿了。

    月谣缓缓抬起左手,五指微微弯曲。

    棠摩云和夏叙站在她身后,看到她的指尖生出一点黑芒,那是不同于黑夜的黑,而是一种能吞噬一切的黑。棠摩云见过这样的黑,就在逍遥门底下、终极渊的深处,那无边无际的魔域中……

    “世人奉正道为尊,却不知正邪相依相存,有正道,便有魔道。正魔互依,方能覆阳载阴,成化千象,生灭万物,成就太上之道。昏君无道,万民皆苦,人间正阳式微,便是那幽冥魔道大开,万鬼齐出之时。”

    无数黑芒从指间飞出,杂乱无序地落入广袤坟地,只闻天空中阴风狂啸,百鸟齐惊,一座座坟头像是沸腾了一样躁动起来。

    夏叙倒吸一口冷气。

    坟头底下深埋的尸骨,就像被注入了灵魂一样,挣扎着从地底下钻出来,

    其中不乏有残肢断头的,累累白骨在黑夜里蠕动僵行,真当是百鬼夜出,让人头皮发麻。

    “大人……”

    夜风中送来月谣的声音,似鬼母低语,“活人的大军,如何比得上幽冥鬼军呢?我们的兄弟们,回来了。”

    夏叙还想说话,却被棠摩云一把按住。棠摩云道:“可是大人,这些鬼……兄弟如何控制?如何安置?”

    月谣转过身来,将一件东西塞入他手中,冰冰凉凉的,棠摩云低头,是一个古铜色的铃铛。

    “以铃声为令,一声行,二声息,三声杀。”月谣平静地说,“夜幕而行,日出而息,驱往扶摇城。”

    “是!”

    夏叙望着一副副人骨僵尸一样摇摇晃晃或站或爬,胃里一股酸水反流,差点要吐出来,他努力咽了下去。忽然想到什么,脸色微变,张口道:“……大人!”

    他还没说完,手心里便被塞进了一张符文,月谣道:“若是找到阿秀的尸骨,贴于眉心,便可让她入土为安。”

    夏叙望着手心里的符,视线慢慢模糊了,半晌才不住地点头。

    帝畿的夜晚早早就歇了万家灯火,只有城楼上火把通明,即便站得远了也能瞧见。甲兵正密切地来回巡逻,忠诚地守卫着这偌大的城池。

    棠摩云看了一眼城楼,低声问:“大人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月谣收回视线,淡淡地说:“我另有要事,你们先行回去。”

    一旁的环环原本趴在地上打盹,忽然站起来舒展了四肢筋骨,足下轻跃,一下子就跃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