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决胜(1/2)
    东城门是距离王宫最近的门,张复希本想让燕离攻打东门,然而来的人是月谣,他就后悔了。

    以她的性格,如今真的会救陛下吗?怕是前脚赶走了狼,后脚迎来了虎。

    他想了很久,决定让王师绕道东门,月谣攻打北门,不管天子怎么想的,他不能让天子有一丝一毫的危险。

    然而不及他将部署与月谣商讨告知,扶摇城七万大军休整不过半日,竟趁夜直接向东门发起了进攻。

    张复希大怒,“他们远道而来,不顾人马疲惫强行攻打,若是胜了也罢,若是败了岂不是自伤兵马,扰乱全盘计划?!”

    报信的小兵垂着头,好像犯错误的是自己。

    一旁的将领听了,眉头皱起,问道:“大司马,既然盟军已然发起进攻,我们是不是也尽快攻打北门?”

    张复希虽恨月谣为争功贸然出兵,但此刻已箭在弦上,自己就像被强行架到了烤架上,不得不出兵了。

    齐鹭早就得到消息,知道自己城内不足十万的兵马未必挡得住,便将华胥晟从清辉阁里提出来,当做箭靶子一样竖在城楼上,大有一旦城破就拿天子祭旗的气势。

    “月儿,虽华胥晟死不足惜,但此刻他不能有事。齐鹭如此卑鄙,我们该怎么办?”息微压低声音,仅能让月谣一人听到。

    月谣遥遥看着天子四肢摊开绑着,像一只任由猎人剥皮抽筋的熊崽子一样竖在城楼上,目光变了变,“你带人在此牵制齐氏的注意力,我去救他。”

    息微看了一眼她,尽管知道她不会有事,仍是露出担忧的神色,“你要小心。”

    “知道。”

    她调转马头,悄无声息地退到后面,环环像是心有灵犀一样从树丛后边出来,琥珀色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泽慢慢伏下身子,让她骑上来。

    今夜无月,云朵像是大块大块被剪坏的棉被一样遮住了所有的星光,入秋的夜晚,天空中连一只鸟儿都没有,寂静得只剩下肃杀的风声,没有人注意到高空中飞速掠过的环环,没一会儿的功夫,就绕到了城楼的侧后方,浑身白毛尽竖,张口无声地一吼,足下生风,像离弦的箭一样俯冲下去……

    “天上……!?”

    “放箭!!”

    不知谁喊了一声,待到部分弓箭手回过神来要射箭的时候,环环已逼至城楼上方,结实高大的身躯就像铁球一样撞落突起的檐角,霎时砖瓦飞溅,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像夏日里的雷雨一样,让这个本就充满了紧张气息的城楼一下子炸开了锅。

    距离如此近,弓箭手施展不开,便退至后方。无数的兵卒涌了上来,凶兽虽然可怕,但不是无敌,这么多人一人一刀,总能将她剁成肉块。

    然而还不及他们靠近,迎面一道金色的剑气袭来,冲在前方的人像麻袋一样被横扫了出去。

    那是一个黑衣瘦高的女人,眉心一点暗

    红色印记,像是不慎沾染了谁的血,神色冷戾,眼神像刀子一样凛冽,只站在那里不动,就让人心生退怯。她手里的剑古怪极了,散发着金色的光泽,霸道凶狠,好像无需主人持剑,便会自己大杀四方一样。

    红印、女人、凶兽……有人一下子明白了她是谁,大叫,“前左司马——云间月!”

    曾有流言说她是上古战神九天玄女转世,虽然很多人起初并不相信,但三人成虎,人云亦云得多了,再加上她几乎未有败绩,这九天玄女转世的形象便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起来。即便她被治罪,一时消失在世人的眼前,但没有人忘了。

    弓箭手以最快的速度站好位,飞箭像冰雹一样砸过来,环环嗷地一声扑到绑着华胥晟的架子上,爪子猛地一拍便将架子拍翻,当场咚地一声巨响仰后倒在地上,避开了无数箭雨。

    华胥晟一开始不知道身后这么大的动静是发生了什么,只能猜到大概是有人来救自己了,一颗心稍稍放了下去,然而还没彻底放下去,一颗巨大的、张嘴露出獠牙还淌着口水的白毛虎头冲到眼前,琥珀色的眼睛就像巨蛇之眼一眼阴戾地盯着自己,当下哇哇大叫起来:“救命啊——!别吃我别吃我!”

    他吓得嗓门都变了声,就像一个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鸭一样。

    然而预料之中的疼痛没有袭来,环环低头一口咬住拴着他的绳子,甩头猛地一扯,便将绳子咬断了,因脑袋太过巨大,咬断绳索的时候头顶的白毛蹭到了华胥晟的脖子,惹得他一阵瘙痒狂笑。

    月谣一剑横劈,挡住当空袭来的箭雨,厉喝:“环环!带陛下走!”

    环环仿佛听的懂人话,獠牙一露叼在华胥晟的衣领上,当空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也不管是不是会将人的肋骨摔断,便将人甩到自己的背上,足下用力一点扑出城楼,朝着息微所在的扶摇城大军飞去。

    没了顾忌,月谣的招式便大开大合起来。少和剑本就是仙剑,剑气强盛,剑风所及之处伏尸遍地,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