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 思贤(1/2)
    月谣从宫里回来就告病了,无论谁来都一律不见,云隐知道她是在等天子妥协,如今局势紧张,她等得住、天子等不住。

    他看着手上的拜帖,本想和其他的拜帖一样让人放在一旁,但看到上面的名字后,转而收进袖中,朝揽月轩走去。

    “母亲,当朝大冢宰——宋大人递了拜帖。”

    多稀奇,百官之首的大冢宰要见一个左司马、且还是带了罪的左司马,竟然要送上拜帖。

    月谣打开帖子一看,冷笑一声便丢在旁边。

    “不见。”

    云隐迟疑了一下,道:“可他是百官之首,若是拒不见,是不是不太好?”

    “他此次来,必无好事。此人曾作为我的幕僚,却一直隐藏实力,可见足智多谋、又善隐忍,对付这样的敌人,不可妄动,且先按兵不动,看看他到底还有什么花招。”

    过了七八日,从北边来了一封信,原来张复希前几日秘密抽调了五万人马,开拔到扶摇城,要想占了扶摇城,却还未靠近就遇到一股阴兵,五万人马一半被吓一半被伤,败了个落花流水。

    信是棠摩云送来的,月谣几乎能想象当时的情况,忍不住笑出来,然而笑过之后脸色就沉下来了。

    所谓的阴兵就是那些人骨,是她从坟堆里强制苏醒的幽魂,这是她的底牌,和深山里无数凶兽一样,不到最后一步,绝不可以示于人前。那张复希倒是利索,直接带人杀到扶摇城,想捣了她的老窝,却忘了她既然敢将所有兵力都集结到帝畿,又怎么会在意区区一座空城?

    不过想必他此番遭挫,宫里那位少年天子,就更坐不住了吧……

    华胥晟已经快炸了,就连看见花解语也十分不耐烦,今早又收到一份战报,齐鹭返回太华城后,就加紧进宫鹊尾城,打得鹊尾城城主一路落花流水,大半地界收入囊中,至于君子城,第一个就被拿下了。

    那便张复希带去的五万人,折损过万,狼狈而归。

    眼下似乎真到了不得不求助月谣的时候。

    他看着宋思贤递上来的折子,耳畔是他昨晚说过的话。

    “……如今局势所迫,陛下且暂先满足了云大人的欲望,撤去张大人大司马之位,待到齐氏之乱平定后,再徐徐图之……”

    “到时可许太华城部分土地与鹊尾城、君子城、共工城三城,下旨由他们共同出兵,勤王保驾,铲除恶党,这一次,务必斩杀云间月。”

    “太华城剩下的土地并归帝畿,由帝畿管辖……其余的城要加紧收拢铁器自营的权力,像那胡与城这般之事,万不可再出现了……”

    宋思贤说的句句在点上,但做起来却极不易,好在此人有几分才智,后来之事可以依仗他,也罢,且先这样吧!

    他召来方小壶,准备拟旨。

    和圣旨一同送来的,还有一道写有大司马府四个字的金漆匾额。

    月谣看着这四个字,心底却没有很高兴。从初入帝畿至今,整整十四年,没有一天她不是朝着这个位置努力的,曾经也无限接近

    过,却因性别之故,被生生拒之门外。

    她抚摸着纯金打造的四个字,忽然冷笑了一声。

    管家站在一旁,听得毛骨悚然,只听她说,“挂上去吧。”

    息微的伤好了很多,平日里走动没什么问题,也能少少地练会儿剑,结果有一回月谣瞧见了,甩了很大一个冷脸,他便立时躺回去乖乖养伤了。

    只是每日拘在小房间里,顶多出去晒晒太阳的日子实在太过无趣,他有些呆不住。

    “接下来有你忙的,现在好好休息吧。”月谣剥了一个桔子,一半自己吃了,一半塞进他嘴巴里。息微脸颊微微鼓起,咀嚼着桔子,甜中带着微酸,美味得紧。他斜躺在床上,眼睛灼灼地盯着她,满是笑意,“何时?”

    月谣看了他一眼,低声说:“快了。”

    圣旨封了她为大司马,张复希必定被撤职,撤职的诏书比她早一刻钟到达张复希手里,没有提及月谣特意呈上的证物,只不轻不重地斥责了几句,然后降为小司马。

    降职的第三日夜晚,张复希便在自己书房中自缢了。

    消息传入宋思贤耳朵里,他浑身一软,坐在椅子上久久都没有动。他的夫人出身书香门第,最是温柔婉约,夫妻二人成婚不到三年,却情比金坚,她从未见他露出这般神情,好像天都要塌了。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莫要吓我……!”

    宋思贤久久才转了转眼珠子,抚上夫人的脸庞,手指微微颤抖着,低沉又坚决地说,“夫人!带上孩子们走!现在就走!趁着天未黑,城门未闭,赶紧走!”

    他不信张复希是自尽的,他昨日还与自己一同喝酒,虽心有不甘,但经过自己的劝慰,已经想开了,怎么可能还会自尽?他定是被杀了,张复希死了,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