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章 幽冥(1/2)
    那是一个春/情如诗的午后,微风徐徐扫着人的面,飞花拂绿,燕子低掠……月谣看见一个女孩子走在一大片油菜花地里,像是一只小狐狸一样肆意逛,一双眼睛横生媚态,却又有几分清恬之意,四处转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她的身后忽然出现一只手,一转身便迎上一大捧油菜花,继而是一个少年笑盈盈的脸庞。

    隔得太远,她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只看到女孩捧着油菜花和少年一块儿走远,说说笑笑,似乎十分开心。她伸出手,想叫住他们,眼前却起了一大团浓雾,慢慢地将一切都隔绝开来……

    “息微……息微!”

    她豁然睁开眼睛。

    明亮的房间,明窗净几,窗外传来鸟儿啼啾声,伴随着不知名的花香飘入房间。

    ——没有息微。

    ——那只是一个梦……

    云隐和清和守在床边,难掩忧容,看到月谣醒来俱是一喜,忙上前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可月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床顶,一句话也不说。

    “大人……您可别吓我们。”清和尾音颤抖,无意识地攥紧了五指,看了一眼云隐。

    云隐靠过去,低低喊了声母亲。

    月谣的眼珠子忽然动了一下,视线落在云隐身上,一刹那裹上了一层严冰寒霜,像是千年化不去的冷意,“我睡了多久?”

    云隐道:“两天。”

    月谣坐起来,嘴唇一片干燥,喉咙里火烧火燎的,连带说话声都嘶哑起来。她就着清和的手喝了一杯水,淡淡地说:“我饿了,去准备点吃的。”

    清和应是,无声退出去了。

    云隐又坐了近些,酷似姬桓的脸上写满了担心和后怕,“母亲那日又是吐血又是昏迷,孩儿真的吓到了,母亲现在觉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若是不舒服,孩儿去找廖神医。”

    月谣看着这个与姬桓无比相似,却从头到尾都向着自己的儿子,嘴巴微微一张,抚上他的头发,“隐儿,母亲没事……已经好了。”

    她的眼睛还是红的,嘴唇是白的,看人的目光是灰暗的。

    云隐心里头很难过,却不得不表现得高兴一点儿,他不想再叫月谣伤心难过了。

    “母亲,孩儿这两天有努力打理府里,一切都没乱,您大可放心。”

    月谣点了点头,终于露出了一丝浅浅的微笑。

    吃了东西,她的体力终于有些恢复,只是精神还不好,时常感到胸闷,像被人掐住了气管。清和这两天将息微的东西都整理妥当,原本就十分干净的房间经过收拾,更加显得空旷寂静了,月谣坐在床边,手指轻轻抚摸着被褥、枕头,眼眶里微微发热,一滴眼泪倏地落下来。她死死抿着嘴角,无声抽噎着……

    枕头下露出一个很小的蓝色纸张一角,极不起眼,像是不小心露出来。她眉头微蹙,将枕头掀开去。

    那是一本十分小的簿子,区区三两页纸,都是手抄的。她随意地翻开,目光却顿住了……

    ——古有移患术,可转移伤病至他人,施此术者,非心甘情愿不可为,否则逆天行事,必遭天谴。

    她轻轻翻过去,一道漂亮的符印跃入眼前,继而是施咒的方法。她却无心往下看了,盯着那符印久久移不开眼,手指颤抖着,一点点抚上了自己的胸口。

    那里有息微送给她的护身符,上面画着古老的符印,与手抄簿子上的……一模一样!

    耳畔似乎响起息微的声音,幽远模糊,像是海岸边退潮时沙沙远去的涛声,只在沙滩上留下大片大片的水迹。

    “……它能护你平安,你戴上了就不能摘,即便是沐浴、睡觉也要戴着。”

    “这一次,就不要再丢了……”

    她猛地捂住嘴巴,眼泪水落下来。

    这个笨蛋,竟然将移患术施加在自己身上……无怪乎她当初手臂中箭却安然无事,这个笨蛋……他有几个身体又有多少鲜血,挡得住那么多的伤么!

    她捧着护身符贴紧胸口,试图感受上面残存的最后一缕关怀,深深的后悔就像烈火燎原一样灼烧着心肺,便是再多的眼泪也无法浇灭。

    云隐站在门外,听得里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本欲敲门的手一顿,最后退开半步,默默地守在外边。

    这几日华胥晟简直做梦都要笑醒了,王师战败,本该是个愁云惨雾的消息,可息微死了,简直就是这半年多来最好的消息!

    月谣召集了帝畿内一万王师,沿途与战败的王师会和,亲自领军前往太华城。

    云隐本想跟去,却被她留下来。

    “你虽还小,但母亲需要你留在帝畿,帮助母亲看着帝畿。除了环环,还有三千甲兵留在府里,你自己要小心。”

    云隐强忍着不舍和担忧,点点头,“母亲早些回来,孩儿和清和姑姑等着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