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变天(1/2)
    齐氏宗亲,三百余具尸体,被陈列在荒野外,付诸一炬。

    王师大获全胜,留下两万驻军,其余人马班师回朝。

    月谣负手站在小土坡上,因大火的缘故,周围似乎特别地热。她沉默地看着黑烟滚滚,喉咙里像是被堵住一样难受,眼泪水不期然落下来,糊花了视线,迎着风中的黑烟吹拂眼睛,刺目得紧。她抬手拭去眼泪,深深地吸气,转身走了。

    华胥晟还躺在床上头晕眼花,太华城的攻陷速度快得惊人,加上来回时间,竟然半个月也没有。他前一日刚收到捷报,第二日王师便抵达帝畿。

    他没有留意为何捷报和王师抵达的日子这么相近,只惴惴不安地想着,是不是要兑现承诺,将太华城更名易主,由月谣接管?

    如此一来,她的势力岂不是更大?

    云隐一早就候在了城门口,远远看到道路尽头尘土飞扬,是王师回来了!

    他策马上前,一眼就看到了月谣,她的左手受伤了,上了夹板,看上去有些笨拙,神情肃穆阴冷,不似其他将士意气风发,好似此行并未获胜,反而是惨败一样。

    他发现跟随王师一道回来的,还有一具精致的楠木棺椁。

    “母亲……您受伤了?”

    月谣在他身边停住,仔细打量他,见他精神很好,似乎还又长高了,空了一路的心稍稍有些填满,微微地笑了:“没事,小伤而已。这些时日辛苦你了。”

    “不辛苦。母亲一路劳顿,孩儿已经准备好了酒菜热水,您可以先休息一下。”他与月谣并排策马慢行,目光落在棺椁上,好奇地问,“这是……”

    月谣道:“太后。”

    云隐心中一沉。

    他知道文薇和月谣的感情之深,亲如亲姐妹,这一次攻伐太华城,他一直猜测月谣会怎么处理齐文薇,也许会当做普通叛党杀了,也许会私下里放了,他更倾向后者。因为他了解月谣,人人都说她冷心冷肺,但她其实相当珍视身边的人。

    但他猜错了,文薇真的死了。

    听说齐氏宗亲全部被斩首,尸体在荒原上烧了三天三夜,连埋都没人埋。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母亲是打算如何安置太后娘娘?”

    齐氏叛国,文薇这个太后,怕是死后不能入先王王陵了吧?

    月谣望着前方,眼神有些空洞:“与先王合葬。”

    但她没有立刻安排此事,而是寻了民间手艺高超的匠人,用秘法将文薇的尸体保存在冰窖里。冰窖里寒气嘶嘶冒着,即便是盛夏,走进去时也叫人冷到骨子里。与文薇一道被安置在这里的,是息微的尸身。

    两个她曾最亲最信的人,全都躺在了这里。

    月谣坐在息微身边,轻轻抚摸他的脸庞,依旧那么白皙、光滑,只是非常僵硬,像一块冷冰冰的玉。

    她说:“息微,我为你报仇了。我杀光了齐氏宗亲……他们尸骨就在野外烧了,没人埋,连野狗都不会去吃……你可以安心了。”

    “但是兰茵死了,我不知道当初让她去太华城,让她做个细作是不是正确的决定。她真的爱上齐鹭了……当初为了我欺骗齐鹭,她应该很为难

    吧……女人啊,真是容易动情。下辈子,希望她会和齐鹭好好的吧……好好地过……”

    她深深地叹息,眼泪沿着脸颊滑落,滴在冰窖里,一下子就凝结住了。她右手捂住自己的脸,声音哽咽了,“姐姐也死了……她的血流了一地,擦也擦不干净。她就在我面前……一点点咽气,她恨我,她那么恨我……可是我该去恨谁?息微……我觉得好累啊,我想停下来,可我停不下来了。真的,好累啊……”

    云隐站在冰窖外,里边的声音隐隐约约透出来,像是绵绵的雪碴子,扎得他心疼。

    他看着自己手,才十岁孩子的手并不大,撑不起一片天空,也挡不下全部风雨……

    近日来帝畿内外到处都是流言,真正攻下太华城的不是王师,而是无数凶兽和地底下涌出来的幽冥鬼军,这更给月谣的形象增添了一丝妖邪诡谲的气息,提起她,人们是惧怕多于尊敬。华胥晟迫于压力,不得不下旨将太华城更名为白云城,云隐为城主,诏书当朝下达,震惊朝野。

    且不说太华城更名易主的事过大,光说云隐不过十岁稚童,怎能担得起城主如此大的职责?!

    然而没有人开口反对。

    云隐就候在无极宫外边,尚显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凝重老成,迈着庄严的步子走进去,伏在华胥晟面前,双手举过头顶,接下了圣旨。

    宋思贤死了,新的大冢宰没有选出来,月谣就是实际上的百官之首,站在众官前方,看着云隐接过圣旨,谢恩,而后回到自己身边,冰冷的目光稍稍柔和了几分。

    这一幕落入华胥晟的眼睛里,他暗暗捏紧了拳头。

    前日有人上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