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月儿(1/2)
    天气越发地冷了,大雪遮天蔽日地降下来,像是整个天空中的云团都垂坠下来,将帝畿兜头笼罩在冰天雪地里。

    今年的春节来得很早,也尤其地冷。

    清和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哈了哈气,拢紧衣襟,她推开清思殿的门,一股暖流顿时裹遍全身,差点冻僵了的手脚开始慢慢地回温。

    细韵流长的琴声像是少女温柔的触抚,绕梁不绝。月谣侧躺在榻上,浑身的骨头好像被谁抽走了,软绵绵的一点儿劲也没有。

    琴挑抬眼看了她一眼,复又低头继续抚琴。

    她的琴音往往能抚平人的内心,像是一双织女的巧手,将伤疤缝合,一点儿痕迹都不留。可今日不知为何,月谣心里像是藏了一块满是针尖的皂子,那琴声越是柔婉,就越是刺得人浑身燥郁。她忽的睁开眼睛,冷声道:“别弹了,出去。”

    琴声缓缓停住,琴挑起身行了一礼,抱着琴无声走了出去。

    清和估摸着她该渴了,适时奉上茶。月谣喜欢喝她的茶,浅浅酌着,心里的燥郁便慢慢降下去。

    恰此时门外有人求见,是方小壶。华胥晟被废了帝位,他也一并去了安乐公府。若无要事,他是不敢进宫的。

    月谣稍稍坐正了,清和会意,喊了声宣。

    方小壶脸色有些苍白,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说了两三次才将话说清楚。

    华胥晟自从出了宫后,一开始整日提心吊胆的,又心怀怨愤,总想着有朝一日要重回天子宝座,可他很快发现宫外的生活简直太滋润了,他想做什么,只要不会涉及朝政,底下人都会满足,后来甚至他还没开口,那些个新奇的玩意儿、珍贵的宝贝儿就跟流水似的往府里送,这些都是他在当天子的时候,都不被允许的,说什么玩物丧志。日子过得那么惬意,再大的雄心壮志慢慢也就消磨光了。

    宫外不比宫内,做什么都有人看着提醒着,如今得了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不由得想起前几年去过的花街。当初此事闹出不小的风波,他虽心里馋着,但也不敢太过放肆。如今倒是出入方便了,便时常时常地三五日不回府,冷落了花解语。

    他没了天子的身份,花解语竟也敢跟他吵起来,言辞犀利,回回跟刀子一样扎心。那晚两人又吵了架,一气之下花解语便在茶壶里投了毒,第二日一早侍婢们要伺候华胥晟晨起时,他已经凉透了。

    “朕有心让安乐公今后安乐一生,没想到竟会死在枕边人手里。”月谣浅饮茶,言辞之间满是扼腕。

    方小壶摸了两把眼泪,“小人伺候公多年,公死得冤,求陛下为公做主,严惩凶手。”

    月谣点了点头,好似对待一件寻常事情,“那就将花解语交由纳言司处置吧。”她对清和说,“宣许真入宫。”

    许真是她的心腹红人,此案交给他,定罪花解语便是板上钉钉了。而同样是掌刑罚大权的秋官府,自从月谣上位以后,却几乎成了一座空府,只管一些鸡毛蒜皮的小案

    子,大案要案几乎集中到了纳言司手里。

    可奇怪的是,人人都知道月谣厌恶大司寇,大司寇的地位和性命却不动如山。许真明里暗里不知道给月谣提醒过多少次,她都无动于衷。

    连云隐都来询问她。

    那日阳光正好,大雪后晴雪初霁,梅花枝头冒出一颗颗小小的花苞,虽未开花,已有淡淡的梅花香飘散开来。

    月谣抚着许真送来的一个粉玉髓摆件把玩,那摆件像是一株白菜,顶部圆润,月谣将一方镇纸放在上方,寻到平衡处,镇纸便悬在摆件顶部,左右微微摇晃,却没有掉下来。

    云隐看着那简易的衡器,忽然明白了。

    “刑罚大权,是国之公器,若集中在一人手里,便容易出现欺上瞒下,舞权违法的事情来。大司寇为人虽有诸多弊端,但不失为一个公正之人。他与许真,恰好是衡器的两端,谁也越不过谁。”

    “兵权、刑罚大权都是天子手里的利器,这两把利器若是有了自己的思想和主意,危及的便是天子本身。隐儿,你可明白了?”

    云隐垂眸,“是,孩儿明白。”

    月谣却望着玉髓摆件出了神,略有感慨,“只可惜这个道理原先我并不明白,不懂藏拙,白白走了那么多弯路。”

    华胥晟的死,虽对外宣称已查实,是花解语所为,可落在有心人耳朵里,分明是月谣杀人灭口。其实就连云隐都不相信,华胥晟会是花解语杀的。

    “母亲,如今外边流言纷纷,都说安乐公是您毒杀的……孩儿还听说,有人为花解语喊冤。”

    月谣身子微微一歪,望着窗外梅蕊寒香,低声说,“民言是堵不住的,它就像流水,沟渠挖向哪里,它就往哪里流。”

    云隐道:“母亲的意思是,引导民言?”

    “齐氏对大虞忠心耿耿,却落了个身死族灭的下场。嫡母齐后视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