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月儿(2/2)
如己出,他却屡有不逊,四处打压齐氏,制造事端,逼迫齐氏谋反。”

    这样一来,华胥晟除了狎妓,又添了一桩逼迫忠臣的恶名。不过人都已经死了,身后名这种东西,还不是由活着的人随意着墨。

    花解语在纳言司不肯伏罪,许真拿不住主意,便上报此事,恰好云隐也在,月谣问了他的意见,云隐迟疑片刻,说道:“既人证物证齐全,犯人不肯伏罪也无用,可直接结案。”

    月谣嘴角一弯,看向许真,许真会意,这便应是。

    他又说:“那花解语在狱中,一直说要见您。”

    月谣冷笑一声:“许真,朕听说花解语容貌昳丽,身姿摇曳,最是动人,不知你亲身感受后,滋味如何?”

    许真一脑门都是汗,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少做些知法犯法的事,这纳言司主事,你还想不想干了。”

    许真连连告罪,领了一顿罚才回去了。

    当夜,他便端着一壶鸩酒,直入纳言司牢狱,花解语原以为自己付出了身子,多少能引来月谣,她甚至已

    经做好了要与月谣同归于尽的准备,没想到却成了一道催命府。腹中绞痛,像是要将身体上下撕裂开来,她唉唉嚎着,美丽的容颜扭曲得像是被搅乱的水中倒影,很快便没了气息。

    许真背对她,略有惋惜。

    罢了,不过一场露水姻缘,如今还是尽快办好齐氏冤案最为要紧。

    那齐氏的冤案办起来并不难,尤其是人证,华胥晟贴身伺候过的宫娥内侍们都可以作证他曾对齐氏心生不满,那曾被派去作为监军的内侍虽死了,但他的所作所为也不是全然查不出。

    许真大张旗鼓地搜集人证和物证,民间议论沸反盈天,几乎都是为齐氏鸣不平的。

    只有一点难办,奉旨灭了太华城的人是月谣,杀光齐氏宗族的人也是月谣,这如何是好?

    最后许真思来想去,只能找出一个替罪羊,将灭族的罪名全加在那人身上,至于月谣,不过是一个夹在天子和忠义之间两难,最后被下属蒙蔽了的将领罢了。

    如此,正好可以解释她初登基便急不可耐地为齐氏平反的原因了。

    云隐看着许真递交上来的卷宗,心里不得不佩服他的才干,只可惜这些才干大部分没被用在正途上,难怪母亲怎么也不肯裁撤了秋官府,若是由这样的人一手把控刑罚大权,国家危矣。

    齐氏冤案既已平反,齐后便可风光大葬入先王王陵,太华城中那齐氏宗亲的尸身被付之一炬的那块荒原,也建起了宗祠。

    月谣坐在清辉阁里,门窗紧闭,屋子里白烛如灯,照亮了她的脸庞。因白烛光冷,更显得她面色青白憔悴。

    她已经半个月没有睡好觉了,一入夜,梦便纷杂凌乱,大多是过去的时光,光怪陆离又支离破碎,梦里的人笑着的、怒着的、怨着的、爱着的……就像戏台上唱着的戏一样,来来去去,勾着她难过欢笑。

    一醒来,那股肿胀充实的感觉便荡然无存,梦里有多欢乐,醒来便有多空落。

    她觉得自己病了,好像越来越燥郁,丁点声响都能让她大发雷霆,可一个人的时候,安静的空气就像让她置身在无边无际的汪洋,掐着她的脖子透不过气去,非得大哭一场才会舒坦。

    她趴在棺椁旁边。

    明日文薇就要迁入王陵了,棺椁已经封上,她亲眼看着她精致的容颜一寸寸没入黑暗,就像一醒来就再也寻不回的梦境。

    身上多了一层温暖,是清和将大裘披在她的肩上,她在他正面蹲下来,柔声地说:“陛下,您歇息吧。”

    “不要叫我陛下。”月谣眼神空荡荡的,直勾勾盯着地面,“叫我月儿。”

    清和深深凝视她,手抚上她的手背,像是一个母亲一般地温柔:“月儿……”

    那般地温柔婉约,像极了记忆中无数次文薇的呼唤。可再像,那也只是像而已。

    月谣闭上了眼,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滴落在清和的手背上,反射着白烛的光,像是一颗剔透的水晶,却一晃就不见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