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大雪(1/3)
    ♂nbsp;

    琴挑身为月谣身边宠信的乐师,自有自己的一方宫殿作为住处,身边伺候的宫娥也不少,若非如今龙椅上的是一个女子,如此待遇,说是妃子也不为过。https://

    清和夜入悦仙宫,挥退一旁侍奉的宫娥,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是不是你!”

    琴挑正在擦拭琴弦,闻言微微一笑,宛若稚子无辜,“什么?”

    清和一把按住琴弦,琴弦发出低沉混杂的铮铮声音,像是一把利出的箭矢,一下子砸在箭靶中。

    “你的琴音,天下无人出其右。可抚人心,可乱情思……皆在你一双纤纤素手之中。你别骗我了,是不是你用心魔曲扰乱了陛下的神智!”

    琴挑看了一眼被她按住的琴弦,笑意减淡了。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她直直盯着清和,“无论是与不是,只要你与陛下一说,我都死无葬身之地。你会吗?师妹。”

    清和死死抿着嘴巴,内心挣扎。

    就是这样一双温柔似水的目光,从有记忆开始就注视着自己,像一汪温暖的甘泉,无时无刻不包裹着自己。可也是这样的一双眼睛,满是震惊和厌弃,逼得她离开师门。若非遇上月谣,今日又不知在何处流浪。

    她猛地松开手,“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的!”

    门被大力打开,寒风裹着雪子飘进来,吹得烛火剧烈跳动,像是夏日滂沱的大雨一样不安分。

    琴挑沉默地注视着,忽的莞尔一笑,恍若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擦拭琴弦。

    天未亮,禁卫便闯入了悦仙宫,安静而整齐,沿途经不起半点风雨。她似料到了这样的情景,着装完毕,正在抚琴,琴音美妙似天宫仙乐,可偏就是这样的琴音,能引人安心,也能扰人情志。

    云隐缓缓走进来,眉头略一皱。

    “琴挑姑娘,是你自己走,还是押你走?”

    琴挑抱起琴,缓缓地说,声音像蒙了雾的清泉一样动听,“我自己走。”

    云隐眼睛微眯,不留一丝情面:“琴留下,人走。”

    琴挑一双明目淡淡地落在云隐身上,半晌,沉默地放下了琴。那禁卫井然有序,将她围得跟铁桶般插翅难飞。

    纳言司在许真手里,有上百种酷刑等着她,别说她只是个柔弱的姑娘,就算是一身武艺也未必熬得住。

    云隐坐在上首,亲眼看着鞭子抽打在她身上,衣料尽破,血痕交错,美人大汗淋漓,却是一声不吭。他眉头微皱,似乎不太喜欢这样的场面,但此人危及月谣,他不能姑息。

    天已经快暗了,眼看琴挑已经受不住晕过去,云隐也不想将人弄死了,便让人停手。

    “让她养几日,待伤好后再刑讯。”他走了两步,忽然想到什么,神色凝重,特意点了许真的名,道,“琴挑虽然获罪,许大人可记得要洁身自好,切莫不小心自己也沾染了罪气。”

    许真脸色一白,连连称是。

    纳言司在他手里,那些个女囚,相貌上乘的,多少难逃他的魔爪。就连当初天子宠妃花解语,也一并被他玷污过。

    可见许真此人,实打实的是一个真小人。

    他入宫去看望月谣,却见清和跪在清思殿外,嘴唇微微泛青,浑身冰凉,可见已经跪了一整日。

    “清和姑姑,这是……”

    清和脸色青白,似有些摇摇欲坠,紧咬着下唇,强令自己清醒些。

    “殿下……婢子愿用性命换琴挑一条生路。求殿下看在婢子这些年侍奉陛下的份上,为婢子说几句吧……”

    云隐困惑,“昨夜还是清和姑姑揭发了琴挑,为何又要为她说情?”

    清和垂下眼帘,许是寒风中跪得久了,语气里隔了一层冰霜压就的颓望,“她对婢子有过救命之恩,虽一时糊涂,却婢子也不忍她就此丧命。婢子知道谋刺天子是死罪,甘愿一命抵一命。”

    此事云隐不可能做主,就算能做主,他也不会给琴挑求情。

    月谣斜坐在榻上,上面摆了一张小桌子,堆了几本折子。手边惯常会有的清和的茶变成了一小碟酥炸点心,且已经凉透了,冒出几丝油腻味来。

    房间里安静极了,熏香清冽沁人,有几分梅花混杂着薄荷的味道,甚是提神。

    月谣的气色好了一些,只眉头还微微锁着,似乎不大爽利,偶尔还会停下来深吸几口气。

    云隐将琴挑在纳言司的情况说了,月谣嗯了一声,放下折子,目光看向云隐,但见他年少稚嫩,但行事

    已经有了成年人才会有的稳重,胸中那股燥郁稍微退了些。

    “昨夜你也几乎没睡,怎么还来母亲这儿?累不累?若是累了,去里边睡一觉吧。”

    云隐寻了个榻上空的位置坐了,摇头说不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