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二章 传位(1/3)
    ♂nbsp;

    阶前寒光凝辉,如玉似镜一般。https://连日的大雪终于散了,朦胧淡云之间探出一轮明月,白如玉盘,竟是个团圆之夜。

    窗前月光清冷,落在地面上,如降下一层银霜……更漏声起,幽幽然的,在这个深宫禁院里,显得那么孤冷。

    三更天了。

    偌大的内室燃了安神的熏香,却仍是无法让人安眠。烛火三三两两地跳动着,照不明一室的寂静。

    “清和……”帷幔内传来呼唤,十分随意且信任的。

    然而闻声而来的却是一道陌生的回应,新提拔上来的宫娥束手侍立在珠帘外,轻声细气地问:“陛下,可有吩咐?”

    月谣掀帘的手顿住,喉咙里干渴如火在烧,整个人却像被浇了冷水,一下子凉下来。

    “没事……下去吧。”

    宫娥无声退去,脚步声压在寂静中,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发出。

    忽地,似有什么东西软软地摔在地上,然而那声音太轻了,就像一缕轻烟一样,让人察觉不到。

    宽大的龙床温暖且轻软,她坐在上面,歪头靠在里侧,被子滑落到了膝盖,凉意密密麻麻地渗透进皮肤里,她却浑然不觉得冷似的,像一尊没有灵魂的木雕,呆呆地睁着眼。

    一缕长发落下来,遮住了眼睛,昏黄的光线透过半透明的帷幔照进来,将被衾上的金线龙纹清晰照亮。

    这是天子才能盖的被衾,她穷极一生想要得到的权势、地位,终于有一日全部得到了。

    可是身边的人,是再也回不来了。

    就像走在一条漆黑的路上,以为尽头就是黎明,却越走越黑,越走越冷……她用无数人温暖的鲜血,换得了一手冰冷的权力。

    这条路,她走得太远,远得忘记了心底真正奢望的——

    不过是一方不大的院子,三两好友、亲密爱人,几杯淡酒,花好月圆。每日晨起云雾海,暮见林上月。没有那么多的歧视和仇恨,人与人之间有的只是关怀和温暖。

    可是现实容不下她这小小的心愿。

    仇恨、怨忿……慢慢地织出一张密密麻麻的网,将她密不透风地包裹,带着她越走越远,看不清前路,亦无回头的余地。

    她后悔了……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听得更漏声声,却无眠。她深深地后悔着,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她深深地吸气,捂着脖子,似只有这样用力按着,才能呼吸畅快了。

    偌大的寝殿,只余下她用力呼吸的声音。

    月儿从云堆里一跃而出,明辉流泻下来,整个房间光华流转,犹如凝了一层淡淡的银衣。也照亮了寝殿内不知何时多出来的身影,在他身后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帷幔被人无声掀开,宽大的龙床微微陷下去一部分,紧接着一股寒意便窜了进来。

    月谣眼神空荡荡地落在前方,眼泪无声地垂落,似被谁抽干了灵魂,完全不会思考了,任由那突然闯入的人轻轻掰过自己的肩膀,靠在他的身上。

    那样子与寻常阴沉冷静的模样相去甚远,竟有几分疯癫之状。

    唇边多出一杯热水,姬桓一句话都没说,似乎知道她哪里难受,温柔地喂她喝水。

    他将她整个人圈在自己怀里,这个姿势暧昧极了,只要他稍稍低头,就能亲吻到她的额头。月谣喝得急,呛到了,整个人蜷起来,用力地咳嗽,脸颊迅速发红,终是透露出一丝人气来。

    里边那么大的动静,外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姬桓轻轻拍她的胸口顺气,也就是这一刻,她才流露出一丝寻常女子该有的柔弱。他轻轻顺气的手慢慢地停住,目光裹上了一层灼热。

    因她方才剧烈的咳嗽,衣襟微微开了,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里边细腻的皮肤,像是被半透明的纱遮住的白玉珠,虽朦胧却欲语还休。他喉结上下一动,原本只是顺气的手伸了进去,触感竟一片微凉,像是抚摸一块浸在冷水的里玉,光滑且细腻。

    他另一手原本只是环住她的肩膀,此刻猛地托起她的头,头一低便吻了下来。

    月谣本不太清明的理智终于回笼,闷哼

    一声便去推他。

    他的内力很深,已至上元无量境,与她不分伯仲,更何况她整个人都被他禁锢在怀里吻得发软,力道更是卸了几分,这一掌下去,犹如打在一团棉花上。

    肩头陡然一凉,还不及反应过来,她便被他重重推倒在床,衣衫扯裂开去,冷气一下子爬满了上身。寒夜清冷,他火热得身躯贴着她微微发冷的身子,成了她能触及的唯一热源。月谣推不动他,想斥他滚开,可一张开口,他的舌便伸进来与她交缠在一起,任她如何躲避,也只能被困在他的方寸之间由他纠缠。

    胸中那股燥郁之气,似被一股霸道强势的炙热之气冲击,慢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