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章 微妙变化(1/3)
    少妇的眼睛复杂地看着女子,没有吱声。

    羽西轻轻咳嗽了一下,这是一个习惯性毛病,每次遇到棘手的难题或者美貌女子,他的*病准犯。

    女子噤若寒蝉地说,"还不是迎合我老公的癖好,俺悄悄去那三流医院修复的*膜。"

    少妇也感到蹊跷,都结婚的人了,还好那一口,简直不可理喻。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羽西听完女子的诉说,内心不仅涌上一种悲悯,也许,女子有不得已的苦衷,近年来,婚姻中的家庭暴力,层出不穷,还有的男人怪癖,用一些异物塞进女子的下边,造成严重发炎。妇科病造成不少女子生不如死。

    或者,眼前的女子就是这一类人中的一个。

    一列车员推着餐车经过羽西这一排,餐车上卖有新炸的肯德基汉堡,羽西的肚子咕噜噜叫,从出发到现在,只是吃了一碗米粥,一只馒头,早就饿了。

    "来两份汉堡,要前边两个。"羽西礼貌地站起身,对推餐车的女孩说道。

    两份汉堡,一份给了少妇,"呐,喂孩子吃吧,别饿着他。"羽西将汉堡放在少妇面前。

    少妇很意外,"嗯?为什么对我们娘俩这么好?"

    羽西嘴里不由切了一声,"姐,我是买给孩子吃的,你不要自作多情好不?"

    说完,羽西拿起汉堡,左右开弓狠狠咬了一口,还没等下咽,旁边的女子立即过敏似的,哇哇吐起来,惊得羽西一高跳起来,"哎呀,你这是妊娠反应吧。"

    羽西从包里找出纸巾,擦拭着椅子上的呕吐物,不满地说道。

    "我说妹子啊,你就是怀孕了。不怀孕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反应。"少妇换了一个姿势,把儿子的头放在腿上,腾出手,扇着刚才女子呕吐的臭味。

    女子有点坐不住了,怒气冲冲地说,"医生小哥,你不要胡说八道哈,我怎么能怀孕?我家男人出去办事,已经有半年没在家,我怀啥孕?"

    羽西冷冷地说,"这个问题不该我回答,要你说才对。少妇怀里的孩子醒了,嚷嚷着要撒尿。少妇在背包里掏出一卷卫生纸,又捏出一张试纸,"给,妹子,是不是怀孕你去卫生间试一试不就真相大白了?何必在这里吵吵把火,显得没有素质。"

    女子的怒气也消散了一大半,试纸的确管用,她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就是用试纸测出来的。

    接过少妇手中的试纸,女子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走过羽西身边,去了洗手间。

    少妇和孩子先回到座位的,一只汉堡就收买了这个四五岁的小家伙,他边吃着汉堡,边用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看着羽西。

    羽西不仅心疼起这孩子,如果有机会,一定请师傅嵩山为孩子医治一下,可惜,少妇不买他的账。

    少妇见孩子对羽西一点不认生,也生有几分好感,人心都是肉长的,她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就主动和羽西扯起了话匣子,"小弟,你这是从哪来,到哪去啊?"

    羽西毫无隐瞒,说,"我在莫西城中医研究室,跟着师傅嵩山学中医,一学就是三年,师傅昨天说,久居深山,不经历世态炎凉,以后遇到挫折就能跌倒,此番,你还是出去闯闯吧。记住,路是自己走出来的。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明白吗?

    师傅的话句句扎心,我只好和师傅和中医研究室,依依惜别。"

    少妇说,"噢,原来这样啊,那你到底要去哪里?"

    羽西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说,"师傅说过,汉城是一个十分富庶的地方,车水马龙,那里也出现一批名医,我要去拜访,努力向他们学习,提高自己。"

    少妇眸子露出一丝惊喜的神色,"哎呦呵!真是无巧不成书,我也是在汉城下车,你我同行呢。"

    羽西简单的嗯了一下,对于这个有些势力的少妇,他比较反感。

    说话间,女子一脸苦大仇深的回来了,一只手捂着*,很痛苦的样子。

    羽西很聪明,一看便知。他的目测没有错。

    果然,女子咕咚坐在椅子上,近乎嚎啕地说,"怎么会?怎么可能,天方夜谭吧,他都走了半年,我和谁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