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章 反转(1/2)
    羽西收好三十六枚银针,这才微微吐了一口气,扫了李斌父女一眼,此时的李成,在忍受了三天三夜的病痛折磨后,人憔悴的可以。

    羽西的银针刚好拿走了他体内积郁的寒气,胃就像一个涨得鼓鼓的气球,被银针疏导得到了释放,他有了饥饿感,坐起身他仔细地审视面前这个给自己带来舒畅感的年轻人。

    "爸,你胃不难受了?胸口也不闷了?"李斌问道,他和妹妹李连芳左右围着父亲。

    李成说,"不疼了,不疼了,这还能有假?去,小伙子叫啥来着?谢谢你,谢谢你,让我老爷子终于能吃一口东西了。""爸爸,他叫羽西,今年二十二岁,年轻有为是个天才呢,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李连芳急忙接过父亲的话茬。

    "噢,羽西羽西,很诗意的名字,我就是想知道,你小小年纪怎么有恁高的医术?"李成眯着眼问道。

    有宾馆的服务生,送来一杯热乎乎的豆浆,一杯牛奶,李斌接过豆浆杯子,坐在老爷子的床前,柔声说道,"来爸,喝豆浆。"李成拉着羽西的手不肯松开,李连芳说,"哥,还是我来吧,你有事就回去吧,这儿有羽西我和孔君就行了。"

    李斌也确实着急回去,他说,"那行,对了羽西先生,你说我爸的病能彻底根除吗?"

    羽西说,"按照目前的情况看,老爷子的肝脏脾问题不会太大,因为几年前他做过胆切除,当时没有更好的巩固病情,所以,造成他一吃饭就不愿下咽,不吃还饿,吃了就腻歪。

    中医理论上说,通者不痛,疼着不通,这里面也有风寒湿俾的原因。"

    李成老爷子眼睛有了光泽,他激动的说,"哎呦!羽西你说我的内脏会恢复正常运作?"

    羽西微笑着说,"对对,老爷子,造血功能和脉络通畅,你可以和其他健康人一样,打打球,骑骑车,游游泳。"

    李成说,"那能抽烟喝酒不?我这辈子,就好这两样,胆切除后,我就在没碰过烟酒。"

    羽西说,"当然可以,不过,不能多喝,小酌一杯还凑合。"

    老爷子抓过连芳手里的羹匙,自己津津有味的喝了起来,"儿子,听好了,我的身体要是完全被羽西治好了,我收他做义子!"李斌连连点头,"爸,只要你开心,我没的说,我回单位看看,爸,你好好呆着啊!"

    从李成老爷子一骨碌坐起来,嚷着饿了那一刻起,相雨的一张脸火辣辣的难受,他的医术和经过他手治愈过得患者也是成千上万,光学术论文大奖,在国际上也是好多次。

    做梦没想到会栽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传出去再怎么在社会人混?

    他的脸是红一阵,白一阵,不走还待何时?相雨含着泪花望着张楠院长说,"老战友,我宁可战死在沙场上,也不愿屈辱的活着,我……告辞!"

    相雨朝外头也不回的离去,李斌紧走了几步,追上来,"相老师,还是留下来,吃一顿便饭吧,为了我父亲,您千里迢迢来到汉城。

    我做为副领导,还没进上东道主之谊呢。"

    相雨抹了一把眼睛,摆摆手,"罢了,罢了,老朽还有何颜面吃这汉城的一粒米,一口菜?后会无期!"李斌本想让司机去送他,被相雨拒绝了。

    看着相雨决绝离去的背影,张楠五味杂陈,但他认清了一个事实,年轻的实习生羽西,绝非等闲之辈,他也许就是社会上疯传的鬼魅神医?在商场职场官场混迹久了的人,最会变通,当他们领教了羽西的神奇医术后,纷纷倒戈相向,尤其是张院长,他对羽西投去了温存欣赏的目光。

    外科室的黄主任很好奇地问,"羽西,这么多的西药加西式疗法为什么都败在你那三十六根银针下?"

    羽西波澜不惊地说,"中医疗法博大精深,流传了上下五千年,在时间上就胜过西医,还有啊,你们别小看这枚小小的银针,它的构架与设计由表及里都是根据人身体的脉象生命特质所需,进行的设计,不是一根针那么简单。"

    羽西轻轻捻起一根银针,"你们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