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3章 旁枝斜逸(1/2)
    面对着羽西的挑衅,占武和白天同时拔出腰间匕首,"你想袭警,告诉你这里是警局不要胡来啊!?

    羽西说,"哎呦,警察同志,你有没有搞错,我戴着手铐耶怎么袭警?谁信?你们是贼喊捉贼啊!"

    白天呲牙咧嘴的说道,"王岗大哥说你非法行医,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狡辩的?你就认罪伏法吧,免得皮肉受苦。"

    羽西斜着眼,"怎么你们还要行刑逼供?我没有错,为什么要伏法?"

    白天亮了亮手里的匕首,"你信不信我捅你一顿,叫你尝尝流血的滋味?"

    羽西说,"那就来吧?别看我手上戴着铐子着,照样不怕你们这些把戏。"

    白天掂了掂手里明晃晃的匕首,一步步逼近羽西,"住手!你想干什么?"一个身影闪到跟前,粗壮的大手给按住了白天。

    "白天,占武,你们太过分了,这是在犯法啊!犯法有法律制裁,你俩这是设立私刑!"

    "付伟老哥,你咋啥都懂,可偏偏揣着糊涂装明白呢?"白天被老警察付伟按住了拿刀的手。

    "臭大爷的,我说你就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马上就要退了的人。"占武鄙夷地说道。

    付伟是新华派出所的老警察了,秋天就要退休了,他义正言辞地说,"我就是退休了,也要捍卫我头上戴着的帽徽,人民警察不为人民,那要你来做什么?"

    白天的手腕被付伟掐的生疼,匕首啪嗒落在地上,付伟这才松了手。"你真的是找不自在,王岗的人你也敢冒犯,活的不耐烦了。"白天恶狠狠地威胁道。

    付伟说,"我吧,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别人指着我的脊梁骨骂我不是人丧良心,白天占武,你们放心大胆冲着我来,我要是眨巴一下眼珠子,都是你俩生的!"付伟伶俐地说道。

    "就是,你们没有权利动用武力,这叫什么?这叫侵权,我返过来告你滥用私刑,你俩都得完犊子。"羽西说道。

    "你……你,老杂毛,你给我等着!"占武气呼呼地说道,派出所的人都知道,付伟是个热心直肠子爱打抱不平的人,两个人嚣张的气焰,立时被浇灭。

    "哈哈,老哥谢谢你喽,给我解了围,咦?你最近腰间盘突出了?"羽西问。

    "嗯?你咋知道的?你会算命?"付伟好奇地问。

    "哈哈,老兄我学过中医,你的腰间盘突出有六年病史了,不是我吓唬你哈,要是再不诊疗余生你可就要在轮椅上过了。"

    "哎呀!小弟弟这么严重吗?我可怕摊巴在轮椅上。"付伟问道。

    羽西说,"那还有假?这样吧,等有机会,你到第一人民医院找我,我给你针灸。"

    付伟惊喜地说,"真的假的?你真能治好我的腰间盘?"

    羽西说,"我不会口出狂言,事实为依据,等治好了你的腰间盘,你再感谢我也不迟。"

    "哈哈,羽西你是摩羯座,富贵之人以后前程似锦啊!"付伟掰着手指,嘴里咕咕念念一会儿。

    羽西很好奇地问,"付叔叔,怎么你会八卦易经?"

    付伟点了点头,"嗯,一点点,跟我爹学过几年。"

    "哎?你会算,给我算一下,我的贵人在何方?我需要找到我的贵人。"羽西甜腻腻地对付伟说道,这两个人好像久别重逢的故友。

    付伟白了羽西一眼,"喂!看你小子就不像坏人,他们抓你来吃饭呐?"

    羽西吹吹手上落着的灰尘,"还不是栽赃,说我无证上岗行医,我不就是给一个小孩子针灸,完事那孩子病就好了?"

    付伟在公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