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8章 鬼木子(1/2)
    一阵热风袭来,羽西突然浑身*,第二关心纲经所关闭的穴位在涌动,忽冷忽热的血流,在脉搏间上窜下跳,汗珠子吧嗒吧嗒往下落,羽西预感到,师傅说的有缘人,快出现了。

    可为什么是这种方式?中医研究的最高境界,就是将医术与心纲经的精髓,有趣的融为一体,提高中医学术的功用,走出书本里的狭隘空间,把医术文学易经学哲学还有儒道两家的思想,都贯穿起来,达到以文治标,以医术固本的目的。

    "啊?羽西,你……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还出了这么多汗?"伊利吓了一跳,本来想好好答谢羽西。

    找个好一点的饭馆,吃一顿,今天多亏了羽西,帮了大忙,感恩之心,不能没有。

    可羽西突然发生的症状,把伊利吓懵了,羽西说,"我的失心疯又犯了,伊利你快……快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我……要治病。"

    伊利说,"我家就在这里不远,也就四五里路,坐我车吧。"

    一辆林肯车,雪白的颜色,长身子,精神的泊在一家超市外面。

    "你能开得起这么昂贵的车,怎么还去ktv唱歌?纯属娱乐,还是其他原因?"羽西惊诧地问道。

    从伊利的气质和穿着就可以判断出,她不是一个穷苦孩子,她的手纤细柔软,白玉无暇,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女孩。

    手上必然有劳动留下的痕迹伊利没有,她周身都是书卷气,还夹杂着一种熟悉的味道,中药的味道,羽西敢肯定伊利和草药有着缘源。

    "我到ktv玩,完全是消磨时光,同时,也是爱好唱歌的缘故。"

    羽西竟然有些支撑不住了,内寒外热,冷湿无法协调的工作,如果不用琵琶鹭银针,第八针十八,二十八针烧制以后,*身体的各个穴位,逼出这股流动的寒意。

    羽西的仁通二大主脉,也会开始通畅,由此一来,心纲经第三关很快会突破,气滞血不畅,加上刚才在ktv喝的红酒,酒精起了作用,所以,羽西被冷热湿俾燥得,血脉补偿,啊的一声扑进了伊利的怀里。

    "羽西,你你你这个臭男人干嘛捡我便宜?"羽西一头倒在伊利的怀里,嘴巴正好碰在她的塑胸上,"快……带我去河边。"羽西迷迷瞪瞪说道。

    伊利来不及多想,将羽西好不容易拖进车厢,发动车子一踩油门飞了出去。

    羽西说的河边,可以认为是有河流的岸畔,那里环境优美,潮湿度高,又有流动的水质,问题是与羽西的病有什么关系?

    哎呀!这个人,比猪罗还沉,遭了伊利一身汗。

    她握着方向盘,将车速达到了一百迈,在汉城的柏油路上离弦的箭一样射去,哎呀只有回鬼谷里,因为鬼谷里就有一条终年奔腾不息的沂河,更主要的是叔叔懂医术。

    车子驶进鬼谷,停泊在一条河的岸边,伊利一路喊着,"木子叔,木子叔,快救人啊!"

    正盘腿坐在一棵杨柳树下,打坐修禅的鬼木子,大老远就听到伊利被狼撵了似的喊叫,他竖起右手食指掐指一算,"哎呀!有一股紫云星图集聚在鬼谷上空,哈哈,莫非来了一位世外高人?"

    鬼木子收了灵气,站起身顺着伊利的声音迎了过去,鬼木子的步伐很快,身影须臾一晃,就窜出几十米,经典的迷踪步。

    "咋了,你这丫头,就改不了疯疯癫癫的毛病,大姑娘就要斯斯文文,举手投足温文尔雅书卷气浓,你啊够呛找到婆家,就是我也看不上得得瑟瑟没个正性的人。"

    伊利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擦汗,一边说,"鬼木子二叔,我……我拉回一个人,他……他病的不轻,你……你快去看看呗。"

    鬼木子是有名的汉城中医四怪之一,真名伊相学,因为他在中医上的见树,被汉城医学界尊称鬼木子。

    他使用四十八只五厘米长银针,针针到位,次次针灸医病救人,能将垂死的病人,救活,服毒自杀的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针灸放毒,起死或生,所以,汉城医学界称呼他中医四怪。

    十年前,鬼木子离开汉城医学界,隐居在鬼谷,改名鬼木子,从此不再涉足医学界,为了一个承诺,他果然没有再出去行医,最远的地方,就是这条沂河以及河岸上的几座山脉,他去散散步,走一走。

    "咦?你这丫头,咋把一个男的带到这里了?又骗我治病,不干,就是不干。"鬼木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